白晝夜喧嘩處 西區門戶 不見來時路

2016/10/01

北市府舉辦「白晝之夜」活動,北門前萬頭攢動,畫面右上方的三井倉庫已經白布蓋住,漸漸消失於人群之中(攝影:孫窮理)。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報導

已經成為一片「扇形草地」的台北市議會舊廈(攝影:孫窮理)。

由台北市政府主辦的大型都市藝術展演活動「白晝之夜(Nuit Blanche)」,10月1日晚間起,在台北市各公共空間展開,其中以北門、博愛路、延平南路街區為舞台的「北門回到未來」主題,於晚間7:00進行「煙花宇宙」光雕藝術演出,參觀人潮擠爆北門廣場;而以此為軸心的台北城重大歷史建築:三井倉庫、北門郵局、國光客運台北西站及台北市議會舊址等,卻在市府「西區門戶計畫」下,一一受到威脅,文資團體下午開始,也同步舉辦「白咒之夜」,以導覽等形式,向參與民眾說明市府都市發展及文化政策的荒謬性。

前情提要
2016/09/23失憶都市的夜之晝與咒
2016/09/23失憶都市的夜之晝與咒

關於文化局在歷史文資因開發計畫大量毀損的西區辦理活動,吳牧青說, 「這是非常諷刺的」,藝文活動和文資保存應該並重的,兩相對照只能說更加諷刺;台北文資環境守護聯盟蕭文杰則說,白晝之夜雖在北門、北門郵局舉辦,但市府僅呈現「我想要讓你看到的」,如三井倉庫在活動中就沒被看到、白晝之夜使用北門郵局做光雕,但市民不會知道後面要都更、蓋高樓。

閱讀全文:

「白咒之夜」活動,約有百餘人參與,下午4點,從已於今年(2016)2月間,遭市府閃電拆除的市議會舊大樓開始,途經7月份,遭台大醫院拆除到一半,文史團體抗議後,才再會堪送審的舊館鍋爐房;之後來到在「西區門戶計畫」中,被規劃在「下沉廣場」範圍內、即將在年底拆除的台北西站;再到現在已經被鐵圍籬及白布覆蓋,隨時準備拆除的三井倉庫。最後來到北門前,對面的市定古蹟北門郵局將進行公辦都市更新,後方興建可能高達50層的「郵政雙塔」…

昔日的台北西站。

興建於1954年的國光客運台北西站,已於今年9月28日停止運作,這一棟60多年來,這一棟承載南來北往遊子的建築物,未經任何文資評估,便將遭到拆除,文史工作者凌宗魁說,凌宗魁說,西站的建築,呈現「現代主義」簡約、以實用性為思考的特色,雖然一般人會認為,這樣的建築有什麼好保留?但它卻具有其時代性與歷史的價值,「搶救北北三」的林奎妙說,市長柯文哲在市議會答詢時,已經講白,西站涉及未來其北側雙子星大樓的「體面」,市府對商業與開發,早已壓過歷史與文化資產的興趣。

承包拆遷三井倉庫的廠商,於計劃書中列出拆除經驗的照片,其拆除的建築物,正是樂生療養院王字型大樓第一進(攝影:孫窮理)。

而在三井倉庫50公尺之外,未來堆置拆除後遺構的鐵皮棚架已經搭好,未來將在這裡「異地重組」;凌宗魁說,市府的計畫,變來變去,未來如何還很難說,而現在這個只有頂蓋的開放式遮蔽結構,未來就只是讓人「透明地」看到遺構一天天在毀損;而市府經過數度流標後,協調由具拆遷古蹟經驗的符宏仁建築師事務所承包,在他們的計畫書裡,可以看到該事務所以水刀切割拆遷古蹟的「經驗」,就是樂生療養院王字型大樓的第一進,「感覺像找了殺了自己好朋友的人,又來做這件事…」

6點多,一行人穿越「西區門戶計畫」的長廊,來到終點北門,面對變換著怪異七彩投影燈光的北門郵局,難以想像未來插天而立的50層巨廈從老房子背後立起來的樣子,此時,四面八方準備參加市府「白晝之夜」,觀賞「煙花宇宙」光雕展的人潮開始聚攏,百來人的「白咒之夜」隊伍,很快地便要消融在人潮中,林奎妙拿起大聲公,讓想吃飯的去吃飯,別忘記7點15分,再到三井倉庫後聚攏,參與「流動論壇」,繼續細數這個都市即將消失的記憶。

「白咒之夜」導覽的最後一站:北門及北門郵局(攝影:孫窮理)。

如泡沫般消失的都市記憶(攝影:孫窮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