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憶都市的夜之晝與咒

2016/09/23

昔日自稱「小媳婦」的文化局局長謝佩霓力推「白晝之夜」活動(攝影:梁家瑋)。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報導

重點必讀
2016/09/21矯飾的金權城市 「恐怖份子」反制 重尋文化價值
2016/09/21矯飾的金權城市 「恐怖份子」反制 重尋文化價值

文資會議討論三井遷移與否時,市府不斷高舉「北門價值」;搶救北北三成員林奎妙表示,4月時,北門週邊挖到遺構,當時都發局對此大肆宣揚,想要以此突顯北門的重要,證成三井倉庫遷移的正當性。但從三井倉庫遷移案通過至今,發掘到遺構所挖掘的坑洞,完全沒處理,也沒進行保存,現在已變成一個垃圾場。她痛批,「整個北門遺址、北門計畫,到底是為了『文化』還是『西區門戶計畫』?」

閱讀全文:

台北市文化局力推、文資團體反制的「2016白晝之夜@台北」將在10月1日舉辦,主路線以北門為中心,向北沿塔城街到迪化街市,向南則沿重慶南路書街至二二八公園、台博館,文化局表示,忠孝橋引道拆除後,台北西區有了新的生命色彩,白晝之夜以此區域為展演舞台,希望透過光雕演出等方式,給此區域新的城市魅力。

白晝之夜舉辦的西區,也是接下來將面臨大規模「都市再造」的場域,爭議多時的三井倉庫已套上白布,隨時準備搬遷;台北西站僅營運到9月28日,年底前將進行拆除;文化局舉行白晝之夜開跑記者會的北門郵局,後方也將進行大規模都更,花300億蓋雙子星「CHP Tower」(中華郵政之塔)。而這,都是台北市政府「西區門戶計畫」的一部分。

「白晝之夜只是在為西區門戶計畫妝點門面」,文化評論人吳牧青說,白晝之夜最重要的精神是讓大量私有化、商業的空間,透過白晝之夜重新開啟,但市府現在的作法,只是使用西區門戶計畫為中心的幾個本來就開放的廣場,或讓公家機關開得比較晚,這樣的活動,在任何一個時段,透過公部門的力量去整合都太簡單了,根本不需要打個白晝之夜的名號,「你打著這個名號卻連模仿的基本工都做不足」。

吳牧青說,市府的白晝之夜僅是為了包裝市政府未來的都市發展政績,再添加一些藝文展演的康樂活動而已。傳統十月份就是藝文展演的旺季,本來就有那麼多展演活動,白晝之夜只是另外花錢辦一個活動,連舊有活動的整合都談不上,更不用說跟非公共場域的、非公家的、民間的整合。明年燈節也是以北門為中心,現在只是提前用文化局、打著白晝之夜名號,做個政績宣導的活動,雖說找了不同的領域的藝術家,但這發包出去就辦的出來的,這樣的活動,「真的只是一個文化政績報告」、「被政績報告的文化活動」。

關於文化局在歷史文資因開發計畫大量毀損的西區辦理活動,吳牧青說, 「這是非常諷刺的」,藝文活動和文資保存應該並重的,兩相對照只能說更加諷刺;台北文資環境守護聯盟蕭文杰則說,白晝之夜雖在北門、北門郵局舉辦,但市府僅呈現「我想要讓你看到的」,如三井倉庫在活動中就沒被看到、白晝之夜使用北門郵局做光雕,但市民不會知道後面要都更、蓋高樓。

蕭文杰說,白晝之夜僅是「行銷市政所做的娛樂性活動」,文化政策談到要有參與,市民無法透過白晝之夜更認識自己的文化,也不會從中了解到城市發展脈絡。因此,文資團體自發舉辦市民場的「白咒之夜」,希望能從過程中,讓市民更了解古蹟、歷史建築,重新了解「原來這東西這麼棒」。

白晝之夜概念始於2002年巴黎,固定於10月第一個週六舉辦,至今有超過120個城市響應加入,因時差,台北將是10月1日第一個開放白晝之夜的城市,活動從10月1日晚間六點至10月2是凌晨6點,將有超過50組藝術作品與演出;文資團體自發辦理的「白咒之夜」則是10月1日下午4點開始,從已拆除的舊市議會出發,途經三井倉庫、台北西站、北門郵局,並於7點舉行流動論壇。

白咒之夜-城區文資慘案與流動論壇(資料來源:台北文資守護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