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址、外觀、建材都不對 新北投車站真的「回家」了嗎?

2017/04/01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

新北投車站開幕活動。(攝影:侯百千)

相關報導
2017/04/01新北投車站風光開幕 「違建」與否成爭點
2017/04/01新北投車站風光開幕 「違建」與否成爭點

今日(4/1)是新北投車站101歲生日,台北市政府舉辦「新北投車站再現風華」活動,慶祝車站重組完成、正式開放,但被文資團體踢館,認為車站選址過程充滿瑕疵,最終落址於七星公園中,但除非有文資身分,公園用地不能興建建物,在車站施工粗糙、建材保存不良、七成以上皆為新造情況下,市府要如何「搓」出一個文資? 文資團體認為,今日應更正為新北投車站的「冥誕」。

閱讀全文:

今日(4/1),是新北投車站101歲生日,也是車站「回娘家」的日子。北市府於七星公園中將車站「重建」完成、門排訂為「七星街一號」,今日開始正式對外開放,並將舉辦一連五天的開幕歡慶活動,但這棟聳立於公園中的建築物卻也遭文資團體批評為「樣品屋」、「鬧劇」。為何如此,須從北市府對車站一連串的規劃問題、髮夾彎開始談起...

新北投火車站1916年建立,是北淡線最後一站,車站和月台間T字型,代表列車終點站;1988年,北淡線停止營運,新北投火車站走入歷史,隨後拆遷至彰化台灣民俗村;20多年後,新產權人日榮公司同意將車站無償捐贈台北市,但接下來就是如何重建、重建在哪的問題。

新北投車站重組位置比較圖。(圖片來源:陳柏翰)

車站放在哪? 「來表決要不要表決」

最初引起紛爭的是重建地點,郝市府時期以「影響交通程度最低」為由,決定將車站重組於離原址50公尺遠的七星公園中(「D案」;比較圖中藍色位址),文資團體則認為,重建應建議貼近原址;市長柯文哲上台後,最初仍維持原有「D案」決議,之後北投青年陳柏翰與相關學者共同研擬,提出能兼顧交通與貼近原址的「原址微調案」(比較圖中紅色位址),並成功說服市府對原址微調案進行可行性評估。

相關報導
2016/02/07新北投車站重組 逆轉現契機 回家路長 從頭說起…
2016/02/07新北投車站重組 逆轉現契機 回家路長 從頭說起…
陳柏翰強調,若是想要新北投火車站有歷史建物的身分,「必須有歷史上的意涵跟相關的空間文化在上面」。他說,如果建築物要在歷史上有定位,它在某種程度要與歷史上的元素有關。但將車站移至公園後,無法重建月台跟鐵軌,不僅不算鐵道文化,車站和歷史的關聯變成僅限縮到車站本體的尺寸與形式。而在失去月台、軌道後,車站跟地景又沒有呼應,它要如何取得文資身分? 「是不是還有歷史的價值和定位?」。
閱讀全文:

去年(2016)2月2日,北市都發局召開重組公聽會,局長林洲民表示,柯文哲對新北投車站重組的立場是「不要做59分,要做95分」,北市府希望以科學評估「原址微調案」的操作可能性,將於3月進行為期兩週到一個月的交通模擬測試,測試後再重啟討論。

2月時,許多人都以為新北投車站「真的能回家」,但在副市長陳景峻接手後,一切豬羊變色。原本林洲民希望3月進行原址微調案的交通測試,但到4月中,北市府卻在原址微調案及微調D案(比較圖中A+D案)處擺放大型模型,兩案同時進行評估。

相關報導
2016/05/02來表決要不要表決!挾「民意」 北市府再推新北投車站遷移
2016/05/02來表決要不要表決!挾「民意」 北市府再推新北投車站遷移
發言結束後,陳景峻忽然表示「議程結束不代表這個案子就這樣結束」,接著將進行表決。文資團體抗議不符議程,陳景峻說,「這是行政裁量權」、「我要拿回去做建議不行嗎?」,並要「想要表決的請舉手」。但贊成表決的人數尚未清點出來,陳景峻看很多人舉手,就說「有贊成嘛」,直接針對新北投車站重組位置進行表決。現場大多數里長舉手贊成車站重組於七星公園中,陳景峻說,「公共議題要聽在地聲音」,他會將「北投人」的意見帶回去,請文化局、都發局用此結果做考量。
閱讀全文:

5月2日,市府再度召開公聽會,北投溫泉業者、里長皆動員參加,會議最後,陳景峻忽然以「來表決要不要表決」方式,強推車站重組於七星公園(微調D案),雖然陳景峻當時表示,只是將「北投人聲音」帶回市府,但後來都審會時,卻僅針對七星公園中兩案(D案、微調D案)進行討論,並成功確立北投車站重組於七星公園。

副市長陳景峻要參與者「來表決要不要表決」(資料照片;攝影:梁家瑋)

建材遺失、外觀錯誤...問題叢叢的「重組」

除位址爭議外,新北投車站的建料、外觀等,也有諸多問題。台北文資環境守護聯盟蕭文杰指出,新北投車站原來在彰化有文資身分,但從北市府迎回來後,卻沒有文資身分,市府要怎麼搞都可以,例如北市府將建材從彰化運回後,先放到社子島入口處,就發生建材遺失、損毀現象,若根據北市審計處報告,最終舊建材損壞比率高達62%,但市府卻沒進行任何懲處。

而在實際「重組」時,外觀、新建材亦有問題,蕭文杰說,市府號稱仿車站1937年造型重建,但高度不對、窗戶細部裝飾錯掉、屋頂排列方式也錯、榫接有問題、地磚更不對,廠商說要用觀音石當地磚,後來也不是,而原本車站木料用黃檜,新建材卻用含水量高的劣質木材。

去年10月,北市議員何志偉已指出,花兩千萬重組的新北投火車站,珍貴木料、建材卻隨意堆置、任憑雨淋。蕭文杰說,若是一般文資,會搭鐵棚架,不會讓建材直接暴露在外面,但當時車站建材卻在水中泡了好幾天,木料泡水就會膨脹,含水率會改變,現在榫接上去沒壞掉,但五年、十年後,可能要再大修一次,到時候應該已過保固期限了,「還是市民當冤大頭」。

文資團體以實際照片指出重組問題(攝影:侯百千)

觀光化的「新」車站

今日,這個位址、外觀、材料都有問題的新北投車站正式開張,許多民眾歡天喜地的參加新北投車站的生日;「生日已經離車站回歸本質非常遠」,曾發起原址微調案的北投青年陳柏翰說,車站生日活動,只是讓地方的財團、里長、樁腳開心,重要人物出席開心,一連串活動完全比照北投11月的溫泉季,所謂車站101歲生日,只是藉著車站生日、落成,讓商機可以在這個時間點發酵。

「大家在消費這個車站,利用車站回來這件事,想說哪邊有商機,哪邊有可以挖錢的地方」,陳柏翰說,新北投車站已完全觀光化,並與溫泉業者所經營的新北投文創天地結合,整個規劃「不是真的為了車站好,只是在消費、綁架車站」。

陳柏翰說,目前11月有溫泉季,4月有生日派對,之後可能又多一個節慶,再辦一次類似活動,等於把那塊公有土地,慢慢變成類似夜市的概念,「就是一個花園夜市,一直在這邊出現」。而對這樣的新北投車站,陳柏翰說,新北投車站超過七成建材是新材料,位址也不對,又被觀光綁架成這樣,「只是一個跟新北投車站一樣的建築物,在北投站起來而已」。

「新北投車站帶給我們北投人什麼 ,是不是北投人可以掌握的未來? 若溫泉業者與里長掛在一起,什麼是『北投人』?屬於『北投人』的公共利益還在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