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資一再歸零 中榮派遣工北上抗議 退輔會不願承諾

2017/01/20

派遣工會至退輔會抗議。(攝影:梁家瑋)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報導

去年(2016)12月20日,台中榮民總醫院的派遣工又換新「雇主」了,雖說換新「雇主」,但派遣工一直在中榮工作,最長已有二十多年,年資卻都無法累計;中榮派遣工所組成的派遣工會去年12月19日要求中榮、新派遣公司威務協商無效後,今日(1/20)北上抗議,要求中榮主管機關退輔會應介入、負起責任,但退輔會僅一再跳針說「要在法律許可範圍內」、「《勞基法》不是退輔會範圍」而不願給承諾,或表示退輔會立場。

目前中榮有500多位派遣工,其中319位去年12月20前屬於萬成公司,20日後變成威務員工,不變的是,派遣工一直在中榮工作,但每三年一次「換頭家」,卻讓派遣工的年資歸零,影響到特休、資遣;工會顧問鄭中睿指出,派遣工所負責的「傳送業務」(資料傳遞、換床單等),過去由醫院直接聘僱的技工工友負責,1990年代中,政府縮減員額,中榮將業務改包給退輔會旗下的「榮民技術勞務中心」,勞務中心等於是退輔會自己開的派遣公司。

鄭中睿說,2008年起,因相關單位批評中榮將業務包給勞務中心是自肥,傳送業務改民間廠商承包,中榮每三年換一次外包公司,造成派遣工年資三年一歸零,完全無法累計,屬於威務300多名派遣工,就算年資都以1年計算(最高者到22年),全體派遣工損失2100天特休,折合薪資147萬元。

依照行政院頒佈的「運用勞動派遣應行注意事項」,派遣公司更換時,若派遣工於同公家機關繼續提供勞務,新派遣公司應合併計算過去年資,但中榮卻在3年前(2013)開始將標案內容從「派遣」改為「勞務承攬」,現在跟威務簽的同樣是承攬契約;鄭中睿指出,當工會想跟中榮、威務協商時,中榮一再稱威務是外包公司,中榮只能從旁協助。

相關報導
2016/12/21台中榮總換約 特休泡湯? 勞動部:「真派遣」應累積計算
2016/12/21台中榮總換約 特休泡湯? 勞動部:「真派遣」應累積計算
許多榮總派遣工在醫院工作1、20年,但每3年就要換一次「法定頭家」,年資永遠無法累計。雖行政院有規定,派遣工於同一公家單位連續工作時,特休年資須合併計算,但榮總卻在近3年將其與承包公司間的契約從「派遣」改為「承攬」,目前榮總派遣工是否仍為「派遣」,引發爭議;勞動部對此表示,是否為派遣不單以名目為準,若榮總仍有指揮監督之實,仍須依法累計派遣工過去年資
閱讀全文:

但中榮真的是承攬、不是派遣? 承攬與派遣最大的差異在是否有「指揮監督」,本社記者過去報導已指出,在上一個「派遣公司」萬成的時代,確實有指揮監督,而勞動部專委黃琪雅也說,標案就算是承攬,若有指揮監督,特休年資應累計;當時中榮總務處主任吳秀卿也強調,新公司業務將完全符合承攬規範,但工會理事長劉文棟今日明確的表示,就算「頭家」換成威務,派遣工所做事情跟過去完全一樣,沒有任何改變,同樣有指揮監督,同樣是「派遣」無誤。

「希臘神話裡,薛西弗斯把石頭推到高峰後,他又落下來,就像我們工作人員,年資一直重複的被歸零」,來聲援的台北市產業總工會理事長鄭雅慧說,中榮在退輔會底下,退輔會可讓退役預官兵有好的照顧,但在雇主層面,卻一直欺負、對待勞工,他有責任、義務介入,而不是讓派遣工永無止盡的年資歸零。

但退輔會出面的就醫保健處副處長黃鴻基卻僅說,退輔會會跟中榮溝通,要中榮在法律許可範圍內,找威務進行協商;當工會詢問他如何看待年資、特休、行政院注意事項時,黃鴻基一再表示《勞基法》、《勞基法施行細則》不是退輔會範圍,「要按照法律規定,政策原則就是這樣」;工會最後表示,工會已向台中市勞工局申請勞資爭議調解,要求威務、中榮與威務進行協商,希望退輔會調解前能介入,讓調解有個圓滿結果。

派遣工會至希望退輔會給承諾。(攝影:梁家瑋)

退輔會處副處長黃鴻基一再強調《勞基法》不是退輔會範圍。(攝影:梁家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