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更新:2019/9/20 pm5:30
 
2019年新增月定捐×12個月
 
2019年單筆捐款

 
 
43.57%

187,464

456,271

進度:643,735

目標:1,477,336



環委大換血 兩段環評史 看環運與民進黨的分合循環

2019/08/20

焦點事件記者王子豪、孫窮理

2018年10月3號,環評大會審查「三接」,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缺席,署長李應元任主席,與環委溝通。(攝影:梁家瑋)

第12到第13屆環保署環委換屆,創下兩個「史上第二」,而「史上第一」,則是在上次民進黨執政時創下的;參考:〈環委大換血 創下兩個「史上第二」

7月31號,環保署公布第13屆環評委員名單,僅有一人續任,「換血」幅度,史上第二;而幅度最大的一次,是在2005年,第5到第6屆,沒有人續任;兩次都發生在民進黨執政期間。

2005,環運入環評 民進黨拋出橄欖枝

2005年6月,環保運動出身的張國龍任環保署長,7月環委換屆,將同為環運背景的詹順貴、李根政、文魯彬、徐光蓉、鄭先祐…等人延攬入環評會,這是歷史上,環保署與環運在環評上最大的一次合作,在此之前,民進黨與環團的關係,並不和諧。

2001年2月,核四復建,3月,郝龍斌取代也有環運背景的林俊義,出任環保署長,同年8月,陳水扁針對桃園廣輝電子環評說出重話,表示「這塊石頭要搬開」、「叫我跪下來都可以」(參考)、經發會中,多數決要求移除環評否決權、改為諮詢性質(參考),接著郝龍斌的「一縣市一焚化」政策,引起了全國反焚化爐運動的烽火…

2005年,環工系統出身的張祖恩下,張國龍上,大有民進黨與這些「昔日社運夥伴」拋出橄欖枝的味道;環運出身環委的加入,使得第5屆環委中,雖然還有7名3333-101僅任一屆、尚有續任資格的學者,沒有續任。不過,這樣的布局,換來的不是和平,反而是日後的決裂。

2006年1月,蘇貞昌任行政院院長、蔡英文任副院長;在張國龍續任署長的環保署,布下一顆重要的棋子,那就是「蘇系」色彩強烈,曾任蘇主政的台北縣長環保局長張子敬,出任副署長。

2006,蘇內閣 直觸環運人士底線

這一年的2月,蔡英文主持行政院財經小組會議,點名中科三期后里基地、台塑大煉鋼廠(台鋼)等開發案,有「6,000億投資卡在環評」(參考)。2月27日,發生蔡英文致電給環委文魯彬,說「案子很重要、要委員多幫忙」(參考參考),關說事件成為「社運夥伴」與民進黨政府間關係間的第一道裂痕,到了7月1號,中科三期環評以10比8通過,環委鄭先祐當場請辭,開下決裂的第一槍(參考)。

這時民進黨政府遇到的問題,是陳水扁弊案開始連環爆,原本就是開發導向的思維,碰上政治危機,想要在「拼經濟」的成績下挽回,在遍地紅潮的「百萬人民倒扁」運動下,2006年10月,蘇貞昌宣布啟動「大投資、大溫暖」計畫,其中重點有環評中的台鋼、國光石化等高污染重大開發案。

在危機下,蘇蔡內閣開始逼向已經被安置在環評體制內,「社運夥伴」的底線了。

2007年3月19日,第6屆環委在第4次專案小組審查時,建議台鋼進入「二階環評」3333-004;3月底行政院財經會議,蔡英文再撂狠話「不能忍受企業界申請環評,時程的不確定性竟這麼高」(參考),行政院(參考)高分貝「指導」,要求簡化程序、限縮審議範疇、快速通過環評。更進一步宣稱雲林離島工業區早在1995年已通過二階環評,因此台鋼、國光石化可免環評,本次送審僅是「以昭公信」。

4月初,雲林民代點名5位環委「有預設立場(反對台鋼與國光石化)」應迴避這些環評的審查,4月底被點名的環委則發表新聞稿,表示願意理解經建部門決策背景,納入參考,但不能犧牲審查品質、損及環評職責(參考);5月陳水扁表示「環保不能從經濟發展中抽離」,府院高層屢屢直接對環評放話,衝突已一觸即發。

2007,從決裂到熱戰

在這樣的氣氛下,2007年5月20號,蘇內閣總辭,張俊雄接行政院長,張國龍離開了環保署。不過,有一個人留了下來,那就是張子敬,新署長陳重信曾在美國食藥局、環保局任職,卻幾乎沒有國內學界、官僚及環運的關係,張子敬扮演著更重要的角色。

張國龍走後,第6屆環委任期剩下不到兩個月,陳重信對台鋼案以拖待變,不再排審,讓專案小組進入二階環評的結論,無法進到環評大會決議,詹順貴憤而在6月辭去環委;7月19日,第6屆環委任期內最後一次大會,詹順貴與徐光蓉在環保署門前靜坐、文魯彬撕去《環評法》與《環境基本法》,民進黨與「社運夥伴」的關係,完全破裂(參考參考)。

8月環委換屆,鄭先祐、詹順貴已辭,李根政、文魯彬、徐光蓉,以及與環團同步的周晉澄等人,不意外的不在續任名單上;體制內的石頭搬開,陳重信對體制外的雜音更加不假辭色,不僅將環團驅出環評會的旁聽席,也對記者動手。

8月10號,第7屆環委上任後第一場環評大會,環保署一改過去開放記者全程在場旁聽的方式,要求離席;最後雖然同意環團與記者另闢會議室、開直播旁聽,但在決議階段將消音。自由時報記者周富美不願離開,被環保署暴力驅趕,並事後發函,指稱他妨礙公務,周富美被自由時報轉調內勤,最後憤而離職(參考參考)。

10月1日環評大會,決議台鋼案退回專案小組,等同推翻第6屆委員進入二階的審查結論;在爭議下,張子敬站上第一線,對環團撂下狠話,「不配合的話,下次只好在門口擋駕了」。而張子敬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事件,是隨後在2008的3月3號,在他擔任主席下,強勢主導,沒有表決,就將爭議極高的「蘇花高」環評,在專案小組會議強行通過(報導環團的批判)。

你知道嗎?

台塑鋼廠在台灣環評延宕,最後在與馬政府「棄台鋼、保六輕五期」協議下,到越南投資,也就是今天造成嚴重污染事件的越鋼。〈台塑大煉鋼廠(台鋼)怎麼從台灣到越南去的?

最後,雖然陳重信還是踩了剎車,在民進黨幾乎沒有任何勝算的總統大選(3/22)前,3月15號環評大會,凍結蘇花高、讓國光石化進入二階環評。在政黨輪替後,蘇花高終在化身「蘇花改」後,於2010年通過,台鋼在台塑與馬政府協議「棄台鋼、保六輕五期」下出走,而國光石化、中科三、四期,則在國民黨時代,沈世宏主政的環保署內外熱戰。

2018,歷史重演

12年過去了,第12到第13屆環委換屆,又再發生「大換血」的情形,這一次和上一次,給人強烈的既視感,可能是事情還是繞著詹順貴、蔡英文、蘇貞昌、張子敬,這幾個名字轉阿轉的。

2016年5月,蔡英文就職,行政院長林全找李應元任環保署署長,詹順貴任副署長,他寫下「艱難的決定」一文,解釋為何進入體制,並以「修改環評制度」為最主要目標,2017年7月,在環保署李、詹體制下,吳義林、鄭明修、王价巨、劉小如、李克聰、王文誠等6名新任環委,以及曾擔任過5屆環委的文史專業學者劉益昌也重新歸隊,這7個人,雖非環運人士,但除後來唯一留任的吳義林外,皆非環工專業背景。

林全內閣剛過一年,2017年9月,賴清德上台,「詹版」《環評法》草案連環保署的門都沒送出去,2018年初,深澳電廠環評,詹順貴投下關鍵一票,決定通過,引發軒然大波。

風波未息,2018年底,「三接」再掀起更大的爭議:即便專案小組已作出「退回」的建議送進大會3333-003,行政院強烈表達一定要通過,鄭明修等環委兩度以退席、缺席抵制,造成流會。10月5日,賴清德丟出「深澳換三接」;10月8日環評大會再審,詹順貴發表辭職聲明,繼2007年6月那次辭環委11年4個月之後,再次以這種方式,離開了環保署。最後「三接」在8名3333-103環委沒有出席下通過。

11月下旬,民進黨選舉大敗,12月李應元請辭,2019年1月14號,賴清德也辭了,蘇貞昌回鍋擔任行政院長,而自從2006年1月,上一次蘇內閣,被安置在副署長位置的張子敬還在,13年的漫長等待,竟意外地等到了蘇貞昌回來,張子敬成為環保署自1987年,成立32年以來,第一個由副署長升任的署長,而他13年副署長的經歷,也創下環保署的歷史。

至此,蘇貞昌、蔡英文、張子敬,這個2006年的局面重現,蘇貞昌還是院長,副院長蔡英文已居總統高位,而張子敬則在環保署獨當一面,而詹順貴,都以辭職離開收場。

張子敬要給我們什麼?

在環保署當了13年副署長,終於扶正的張子敬。(攝影:王子豪)

張子敬上任,部分環委有了深澳、三接、大量的天然氣電廠、台積電3奈米廠…等案件審查經驗下,對開發單位慣常的提案、報告、回應方式,存在很大的不滿,雖然衝突沒有白熱化,各種拉扯,導致案件經常一審再審,進入第4次專案小組的「特例」一再發生3333-005


前情提要

從「福海風電」到「二林精機」案,請參閱:〈環評只評環境污染? 張子敬一句提醒 二林精機敗部復活

另,關於張子敬的「三點精進措施」,請參閱:〈當修法已成往事 張子敬要把環評帶往何方?

3月的「福海風電」案,是張子敬上任後,一個重要的指標。在環保署詮釋下,福海風電是因為環評會以「與環保無關」的理由決議不應開發,才遭到行政院撤銷的,張子敬把這個案例搬到環評大會的「二林精機案」上,認為環委討論計畫目的、土地炒作問題等,有不屬於環評審查範圍的疑慮,硬是讓案子敗部復活。

這種限縮環評範圍,要求回歸「環境」與「個案」的傾向,在之後的4個月裡,不只在環委對開發單位的要求受到限制,在審查階段的討論或詢問也常被阻止,限制在「環境」的範圍內。

在個案審查之外,張子敬表態確定不修《環評法》,本來已連行政院都送不進去的詹版草案,胎死腹中,取而代之的,是「三點精進措施」,張子敬強調「行政部門的分工」、「強化環委充分討論」以及「落實旁聽發言秩序」,大方向是這樣,但落實下來會如何?從張子敬走過留下的痕跡來看,都有些蛛絲馬跡。

所謂部門的分工,會不會像福海風電案所強調的,環評只審環保,別的事情,像是能源政策、土地炒作、產業發展、文化資產、原住民族…這些由主責部會管就好?而所謂強化討論,是不是如張子敬在2008蘇花高環評那樣,迴避讓環保署難堪的表決,直接決定?至於「落實旁聽發言秩序」就很白話了,未來,是不是像當年張子敬和陳重信共同導演的,在環評會驅趕環團與媒體的事件,又要重演?

新名單裡,14名民間環委,環工專業背景出身的從原來的4人3333-104,增加到了6人3333-105。這可能跟環評聚焦「環境議題」有些關係,至於環委「不聽話」才不續任的質疑,是不是表示新的環委「聽話」?這我們不知道,可能得日後,從一個個案例裡觀察。

合作與分裂的循環

在眼前的政治情勢下,國、民兩黨在「非核」的立場上清楚表態,不過,在「非核」背後,能源轉型的問題,卻非如此簡單,過快、過大的天然氣、再生能源設備的開發、減煤的期程…等,所帶來的環境衝擊,在充滿不確定性的能源政策下,勢必成為民進黨政府下一任(如果有的話)的重大挑戰,更何況,只要「大開發」的思惟不改變,「綠色執政」與環境正義之間的關係,便永遠充滿著危機。

兩次環委的「大換血」,都發生在民進黨執政的時期,並非偶然,而是這個政黨在環境議題上矛盾的體現:一方面希望藉著它環運脈絡的親近性,收編環運力量為己所用、片段收割訴求,為其政策擦脂抹粉;另一方面,缺乏真正的環境關懷與對應政策,而難以守住環團人士堅持的底線,終至合作破局,在民進黨第二次執政的第一個總統任期,又走完了一個循環。

至於如何走出這種循環的宿命,恐怕還是台灣環境運動在政治上所要深思的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