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530方案毀家園 十年後樂生再交吳澤成手

2017/12/16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報導

院民用鐵鎚拆毀「謊言之橋」道具。(攝影:梁家瑋)

你知道嗎?
樂生大平台方案是什麼?請參見:〈十年生死兩茫茫 樂生大平台 許諾成空?〉10月份的抗爭〈一騙二騙三再騙 大平台變不見 擋陸橋 樂生抗爭升高

2007年3月,樂生保留最後關頭,在樂生院民、樂生青年強烈抗爭下,當時行政院院長蘇貞昌承諾「盡全力保留樂生」,並指示行政院政務委員、工程會主委吳澤成負責此事;2個月後的5月30日,縱然在樂生自救會強烈抗議、工程師王偉民指出有安全疑慮的情況下,吳澤成仍拍版「 保留40棟、拆遷重組9棟」的530方案;隨著捷運工程的進行,樂生院果然如當初王偉民所說的,產生走山、龜裂危機,經過搶救,也僅留一個斑駁、滿生傷痕的樂生,對許多院民來說,重建樂生,已是餘生的渴望。

2016年12月,國發會協調會上,國發會副主會曾旭正指示重新恢復樂生門口的「入口意象」,應朝院民希望的「大平台」方向進行,當時在場的捷運局、捷運公司,也都表示工程可行,要再討論細節;當天在場的律師蔡雅瀅說,協調會的參與者都因樂生對立已久,當天談到最後,政府已同意往大平台的方向做,當時她覺得非常感動,好像樂生造成社會撕裂了這麼久,傷口終於要癒合,還活著的院民也有機會看到傷口癒合的過程;「沒想到,好像夢一場一樣,你以為這些地方就要恢復了,醒來又回到原本的樣子」。

今年(2017)2月,捷運局開始照舊的陸橋案施工,而此案進入行政院後,由政委吳宏謀負責,在吳宏謀完全不作為的情況下,捷運局將陸橋一步一步的完工,依捷運局新莊機廠工務所主任施勇伸說法,目前施工已超過80%以上,結構將於明年(2018)2月完成;而在樂生的「最後關頭」,事情又有新的變化,吳宏謀接任港務公司董座,宜蘭縣代理縣長吳澤成則再度回鍋擔任政委,繞了一圈,樂生又回到他的手上。

「歷史的荒謬」,樂青林秀芃說,一切的事情似乎又回到十年前,政委又回到吳澤成,當時就是他擔任工程會主委來協調樂生,而大平台也是十年前就有提過的方案,但樂生現在也只能看吳澤成的態度,對樂生來說,可能這個月就是最後關頭了,捷運局在陸橋橋墩完成後,11月3日一天之內吊掛好鋼樑,橋型已出現,剩下綁鋼筋、灌水泥、舖橋面,一切就完工了。

若照政府現在的規劃,「入口景觀」(陸橋或大平台)與後方建物的重建、修繕是兩個計畫,除了陸橋方案外,後方建物照政府規劃,將於今年底完成調查,2022年完整院區重建;但大平台案規劃者劉可強指出,若使用陸橋案,九棟「重組建物」之一的中山堂將無法原地重建,因陸橋案僅在王字大樓前保留一個小小的平台,原來中山堂處將完全懸空,沒有地基可重建,目前捷運局準備將中山堂移新的明挖覆蓋平台上。

林秀芃則說,當初530方案僅承諾拆遷重組,沒有談到原地,但只有原地重建才能恢復樂生院過去配置,重建才有意義,中山堂是第一關,中山堂是院民公共集會的場所,也是樂生巡守隊、樂生保留運動的活動區,若連入口重要的中山堂都無法恢復,後面其他建物要在原地重建將非常困難。

對樂生來說,時間是不等人的,如果在這個月無法讓捷運局讓步,陸橋停工、拆除,後續的大平台方案,甚至樂生院區原地重建根本不可行;今日(12/16),樂生保留自救會、樂生青年聯盟再度聚集陸橋工地外,以綁著重建樂生布條的鐵鎚敲破手製「謊言之橋」,並將謊言之橋殘骸扔進工地。接著,樂青高舉不義遺址碑牌,帶著碑牌走到樂生舊大門前;林秀芃說,政府剛通過《促轉條例》,要處理過去威權體制下的不義遺址,但上台後,自己就蓋了第一個不義遺址━樂生療養院陸橋;「我們不要這個東西,你一定要拆橋」。

院民藍彩雲帶著被拆除的「貞德舍」名牌來到現場。(攝影:梁家瑋)

院民及樂青要求拆除陸橋、建立「大平台」。(攝影:梁家瑋)

樂生院民十幾年來,聽了多少謊言?(攝影:梁家瑋)

劉可強指出,九棟「重組建物」之一的中山堂將無法原地重建。(攝影:梁家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