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更新:2019/9/20 pm5:30
 
2019年新增月定捐×12個月
 
2019年單筆捐款

 
 
43.57%

187,464

456,271

進度:643,735

目標:1,477,336



事件頁》韓國Hydis工人來台抗爭

韓國工人試著以行動力,追上跨國流動的資本,並串起了台韓工人的連結;而台灣工運界,組成「聲援連線」,協助韓國工人數度來台,跨海抗爭,拉出階級的認同來挑戰國族的界線。Hydis的幾經轉手,說明了國際資本的自由流動;而台灣的公部門,如警察地方分局、移民署的介入,則呈現了勞工跨國抗爭的不自由。

Hydis是韓國一間製造顯示面板的工廠,為韓國現代集團出資創立,並在1998年研發出FFS技術並取得專利。FFS是一種液晶顯示器的廣視角技術,讓使用者可以在較大的斜視角度使用時,液晶顯示器也不至於顯色失真。2003年中國京東方公司收購Hydis,但京東方公司只是覬覦Hydis的技術而無心經營韓國工廠的生產線,透過將製程轉移到中國生產線的方法,取得相關技術,並在2006年宣布破產。

2008年台灣永豐餘旗下的元太科技收購了Hydis工廠。適逢如智慧型手機等行動手持裝置開始普及,Hydis擁有的FFS專利作為最主要的廣視角技術之一,成為炙手可熱的專利技術。但元太科技入主Hydis後仍無心經營生產線,透過授權FFS專利給LGD、夏普、華映、友達、群創等其它面板廠,獲取權利金的業外收入成為Hydis主要的營收來源。而這些與Hydis生產線有競爭關係的面板廠,也反過頭來讓Hydis更難有業內的收入。

2013年初,Hydis生產線一度停產,而後開始大規模的人事精簡計畫,2013一年內精簡了一半的人事,從近900人降至400多人。2015年年初,元太科技宣布要關閉Hydis的生產線。

但Hydis工人不願接受優退方案,並認為若加上FFS專利授權金,Hydis並不是沒有獲利,而且在專利技術的優勢下,若好好經營,生產線應該也能獲利。除了在韓國當地抗爭之外,Hydis工人也決定來台,希望能和母公司元太科技或永豐餘的老闆直接協商。台灣方面則由台灣人權促進會、台北市產業總工會、中華電信工會、全國關廠工人連線等團體組成台灣聲援Hydis連線與韓國工人接觸。

Hydis工人在2015年四次來台,同時抗爭強度一次比一次高。2月第一次來台,以發傳單、晚會、苦行等方式陳情;3月第二次來台,在回國當天早上短暫進佔永豐銀行。3月31日為元太科技預定的關閉生產線日期,不同意自願離職者多數被解僱,僅留下少數看管廠房機器的人員。

5月發生了韓國金屬工會Hydis支會會長裴宰炯自殺身亡的事件。在Hydis停止生產線後,便將廠房與機器出租給其它公司使用,而包括裴宰炯等少數尚未被解僱的員工則負責看管。5月1日,hydis工人前去參加勞動節遊行,資方聲稱 ,由於工人離開崗位,導致廠房機器異常產生高額損失。資方主管與裴宰炯私下會面時,要求Hydis工人停止抗爭,否則將就廠房損失向工人求償。裴宰炯5月6日失蹤,並在5月11日被發現上吊身亡,並在留下的遺書中自責於自己的運動決策失誤。

5月底,裴宰炯遺孀與Hydis工人第三次來台,並在永豐餘董事長何壽川家、總統府前、永豐餘集團公司董事會等場合發生激烈衝突。6月9日,台北市中正一分局以蛇籠圍補8名韓國工人,交送移民署後8人被強制遣返回國,事後中正一分局的逮捕處分,被地方行政法院撤銷;6月12日,未被逮捕的韓國工人李尚彥手持委任書前往永豐金控股東會,被警方現場逮捕,當晚開庭法院裁定逮捕不合法,當庭釋放。

即使在事後,移民署的強制遣返、警方的逮捕、與檢方對台灣聲援者的事後追訴等,多數被裁定不成立或無罪,但仍然對Hydis工人的抗爭造成重大的打擊與威嚇。2015年下半年之後,

許多韓國工人被列入黑名單、被限制入境;而順利入境的韓國工人,也被嚴密的跟監、追蹤,只能選擇採取柔性的陳情活動。Hydis工人在韓國當地持續地進行抗爭,並透過司法或協商尋求出路,而在台灣的活動則逐漸趨緩。

2018年2月,Hydis工人接受法院的調停,雖然無法撤回Hydis關閉生產線解僱工人的命運,但接受資方補償與撤銷民、刑事訴訟的辦法,關廠事件告一段落。8月,被台灣限制入境的韓國工人,限制入境三年期滿,再度來台,與過去的聲援者致意。

最後更新:2018/8/27(王子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