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後的相會 Hydis工人千里送「鐘」:孤獨是樹,團結為林

2018/08/29

焦點事件記者王子豪報導

3年後的相會,Hydis工人與聲援者。(攝影:王子豪)

「韓國到台灣的飛機,只要2個小時。但我們等了3年,才再次來到台灣。」8月27號晚上,台北,中華電信工會,Hydis來台抗爭分享會上,韓國工人說到。

2015年年初,台灣永豐餘集團旗下的元太科技決定關閉韓國子公司Hydis的生產線,工人展開抗爭,6月,遠道來台的「遠征軍」被遣返,直到今年(2018)8月,工人們的限制入境才陸續解除。

來參加分享會的,多是台灣曾經聲援過Hydis行動的人。氣氛,更像是同學會。

前情提要

沒有跟上韓國Hydis工人跨海抗爭這件事情嗎?請參閱:〈韓國Hydis工人來台抗爭大事記

現場播放照片,總是引來七嘴八舌的討論,「這是哪一場股東會?」,看到落髮抗議的照片,當時操刀的理髮師之一鄧18也在場,並笑問現場有沒有人要落髮?那一年的悲憤,已經化作今天點點滴滴的共同回憶。

Hydis工會會長李相穆起身,展示穿在身上的T恤,說一定要把它穿來台灣,2017年,台灣Hydis聲援者、青年版畫工作者廖心筠和台灣的版畫小組一起到首爾的露宿現場、當場刻板製作了這件T恤。

斗大的「鬥爭」兩字,穿在身上看起來,卻是反的;木刻版畫製版的時候,在版上的字要刻成反的,印出來才會是正的。廖心筠忙著解釋,因為早上工人會把布條收進帳篷,從外面看就是反的。經翻譯解釋後,李相穆說了句「還是難以理解啊」。

韓國人帶來了要送給台灣組織與聲援者的紀念品,「鐘」與一批「扇子」,不遠千里來送「終」、送「散」?嗯…那肯定是韓國人不了解這些東西在中文的意義。

在韓國人發送紀念品時,台灣人一邊自我伴唱起學校頒獎時,樂隊常奏起的耳熟能詳的頒獎音樂「舒伯特《軍隊進行曲》D.733第一首」,一邊互相問著「韓國人知道這是什麼音樂嗎?」。即使韓國人知道,大既也只會訝異台灣人真有古典樂素養吧!?

Hydis跨海抗爭,就是這麼一個充滿著各種超越語言、文化與空間隔閡的行動。

2015年6月,Hydis第三次遠征軍,工會幹部裴宰炯被資方逼死,抗爭者來到永豐餘前董事長何壽川家外搭設靈堂、總統府前慘烈的衝突,接著多人被遣返,也成為後續被移民署限制入境的藉口。

但這樣的衝撞,為裴宰炯遺屬爭取到慰問補償,也成為Hydis工會在韓國談判及訴訟的契機;Hydis工人先是向地方、中央的勞動委員會提出不當解僱,而後向地方法院提出不當解僱的民事訴訟。漫長的司法之路,才剛開始,便已花了3年。

民事訴訟二審法官提出調停方案,面對遙遙無期的法律救濟,工人們最後決定接受法院的調停。雖然仍然無法挽回被解僱的命運,但在資方撤回所有對工人提出的民、刑事訴訟的前題下,資方同時給付被分兩梯次解僱,自兩批被解僱工人的被解僱日2015年4月和2016年2月,到今年2月的薪資。Hydis工人的抗爭正式結束。

李相穆說,司法程序曠日廢時,而且法律往往不是站在勞工這邊,韓國的公司經常不理會相關法令「先解僱了再說」。小型工會很難獨立面對這些困境,因此他認為,團體間的合作相當重要,這次工會在Hydis抗爭結束後再度訪台,不只是要感謝台灣聲援者的幫助,更希望這份因緣不要斷掉。Hydis爭議終了後,工會便會解散,但李相穆說,未來將會成立裴宰炯追思會,承續裴宰炯烈士的遺志,並讓交流延續下去。

分享會結束後,擺出了簡單的餅乾與啤酒,大家私下敘著舊;現場沒有翻譯,但共同經歷抗爭的伙伴,也不需要翻譯,在對話中滿溢著超過語言能乘載的同志情誼。

李相穆拿起了鐘,遞到台北市產業總工會祕書長陳淑綸的手上,不忘搔了搔頭,說到鐘後面的勾子不穩,還是先別往牆上掛好了,在現場響的笑鬧聲中,等了3年,等到「同學會」,劃上句點,跨國工運的互相扶持,得來不易,唯有在一次次的行動裡,可以找到更穩固的連結。

Hydis工人,不遠千里來送「鐘」,長方形的鐘面上,用韓文寫著:

同行。孤獨的是一個樹,團結的是一座林。

台灣的「版畫小組」前往韓國參與活動時,前往Hydis抗議現場聲援,並現場刻印版畫印製衣服。(來源:版畫小組)

2015年6月12日,持委託書參加永豐金控股東會的李尚彥,卻被警方逮捕。當晚當庭釋放。李尚彥現在是KIA汽車的工人,並參與KIA的工會活動。

Tags: 

相關事件頁

超越零碎資訊,掌握事件脈絡,請到《焦點事件》的「事件頁」:

事件頁》韓國Hydis工人來台抗爭

韓國工人試著以行動力,追上跨國流動的資本,並串起了台韓工人的連結;而台灣工運界,組成「聲援連線」,協助韓國工人數度來台,跨海抗爭,拉出階級的認同來挑戰國族的界線。Hydis的幾經轉手,說明了國際資本的自由流動;而台灣的公部門,如警察地方分局、移民署的介入,則呈現了勞工跨國抗爭的不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