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

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更新:2019/5/21 pm5:00
 
2019年新增月定捐×12個月
 
2019年單筆捐款

 
 
29.74%

165,864

273,404

進度:439,268

目標:1,477,336



ㄔ亍行過雙溪谷 國際同步 眾口一聲反水庫

2019/03/19

焦點事件記者王子豪報導

雙溪水庫壩址預定地的導覽解說。(攝影:王子豪)

2019帶路博弈第一站

焦點事件「帶路博弈」計畫今年(2019)鎖定大壩與水資源議題,目前設定將前往印尼北蘇門答臘巴丹托魯(Batang Toru)水電廠,以及湄公河流域前往實地採訪,目前急需經費,希望踴躍捐輸,助我們成行:詳情〈2019帶路博弈第一站 盼踴躍捐輸助我們成行〉。

林中尋路:關於「帶路博奕」計畫〉、〈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目標說明
每月定額捐款〉、〈單筆捐款

「下一站,雙溪......」廣播響起,火車車箱內掀起一陣波瀾,有人回身整理背包,有人曲身重整鞋帶。方靠站,雙溪不大的二等車站月台上塞滿了人,緩緩的往車站口流出。車站外,是更多的人,滿滿的人潮從站口溢到站前大街,人海中的報到處,高束著大旗「反對雙溪水庫自救會」。

前情提要

去年(2018)反雙溪水庫音樂會「為土地河流唱歌」與雙溪水庫概況:〈情義相挺 命運共同 雙溪匯流處 那些反水庫的人

2017年,前瞻基礎建設編列了「雙溪水庫」項目,這個自1991年便盤繞在雙溪人心頭、一度停擺的計畫又再度現身。去年2018年3月17日,「雙溪反水庫自救會」舉辦了「為土地河流唱歌」音樂會,重振雙溪反水庫大旗,聚集了約八百人。今年3月17日,自救會則舉辦了「為河流ㄔ亍健走」的活動,才公佈3天,人數就超過1300人,主辦單位連忙停止報名。「怕米粉不夠吃啦!」時間逼近中午、忙著準備招待來客的阿姨轉頭又去忙了。

曾在NGO工作、最近幾年才回到雙溪經營社區營造的簡淑慧說,可能是因為這次有透過一些社區大學發散活動訊息,而近幾年例如新北登山旅遊節等,民眾對登山、古道的興趣提高,所以活動人數才會這麼多。站在丁子蘭溪匯入雙溪口附近的舊水廠頂,簡淑慧指向對岸介紹著「那邊是日據時期的行政公館,最早的古道是延著雙溪河岸走。後來發生過水患,古道才又往內陸遷。河流、道路是地方的歷史,也是先人生活遺留下來的痕跡」。回到雙溪的簡淑慧說,有些雙溪人認為有開發才能幫助地方發展,「但台灣那麼多水庫,除了蓋馬路、發回饋金以外,真的能幫助地方發展嗎?」簡淑慧認為,雙溪有古道、有歷史、社區營造、小農等,更已拿到近十張的有機認證,應該朝這個方向發展,水庫會破壞這些既有的東西,對未來有害無益。

由雙溪鄉親擔任的導遊,將來客們一批一批由車站一路帶往水壩址預定地。由雙溪車站越過牡丹溪來到三忠廟,這裡過去是可行船的渡口,被牡丹溪與平頂環抱著匯聚成雙溪到貢寮出太平洋。順著雙溪往下走2公里,支流丁子蘭溪匯入雙溪,往丁子蘭溪上溯幾百公尺,就是雙溪水庫的預定地。每個導遊對雙溪有不同的認識,也有不同的故事;而在逐漸拉長的隊伍中,來客們一不小心就走上前一組隊伍、或是落在下個隊伍中,截取了不同導遊的故事片段,組合出了新的故事。

多年關心雙溪環境與治水問題的林曾文彥認為,許多道路、軌道、防洪堤的建設,不只直接破壞了生態,也是導致雙溪淹水問題愈趨嚴重的原因。「這道防洪堤好像隔開了雙溪和後面居民,但房子後面是山,大雨時山上下來的水來不急排掉,反而會淹水,所以政府又準備了抽水機。但你看,這一區全是防洪堤和山圍起來的窪區,抽水機怎麼可能有用?」林曾文彥又指向雙溪對岸「但這邊蓋了防波堤,對面的居民就會要想要蓋」。文彥大哥認為,大多的開發建設,沒有全盤規劃、沒有遠見,又會被私心、近利影響,語氣中有無奈有感慨。

健行活動穿過雙溪的青山和翠谷。(攝影:王子豪)

走進丁子蘭溪旁產業道路,一條雜草泥地的支徑向下到了溪谷,環境權保障基金會的林彥廷在溪邊向大家指示壩預定壩址的位置。林彥廷說,最早雙溪水庫有作為貢寮核四冷卻水的目的,但後來核四的計畫改為自己興建海水淡化廠,後來官方對雙溪水庫的目的也一變再變,從基隆用水、台北備援用水、到北部區域調度用水。雙溪的好山好水,反倒成了某種詛咒,對於相信水利開發的人來說,好像這麼優良的水源環境,不被開發就可惜了。林彥廷說,北區缺的其實是桃園、新竹的工業用水,應該透過海水淡化廠或是再生水廠來解決工業用水的問題,而不是在這個溪谷蓋一座95公尺高的水壩。

游大姐在丁蘭谷說明為什麼要反對水庫的興建。(攝影:王子豪)

家住牡丹里的游小姐,則在產業道路繼續往上路旁的土地公廟解說,指著溪谷對岸海拔更高處一根飄渺的紅旗,說明95公尺有多高,「那根旗子以下、往後的地方就是水壩的蓄水區,全部會被淹沒掉」。游小姐堅決反對水庫,語氣強悍、但仍強調與鄉民的溝通,「翻兩座山,也是熟人。你對我口氣差,三句我就聽不下去了。將心比心,對於支持水庫的人,我們一定要多溝通,讓他們知道我們為什麼反對」。「有些支持水庫的鄉親,其實也是以為對地方會有幫助、甚至是可以幫到外地。有長輩對我說,我們雙溪水好,不要那麼自私,要分給別人用。」游小姐說「我不是自私,只是如果我們使用天然資源沒有節制,再多的水、再多的電都不夠用」。

「請大家幫我們把訊息發送出去,反對興建雙溪水庫。」「好!」來客們紛紛出聲支持。在車站口,還有些人對報到的動線略有微詞,一路上,也不時有人會和導遊議論開發的必要性,不過隨著一步一步走出市區進山林,大家愈來愈習慣聊天式的導覽。眾口一聲的支持,與其說是支持反對雙溪水庫,或許是更單純的支持雙溪反水庫人們的堅持,以及要守護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