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

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更新:2019/2/19 pm3:30
 
2019年新增月定捐×12個月
 
2019年單筆捐款

 
 
20.94%

137,664

167,444

進度:305,108

目標:1,457,272



華航機師罷工》網路謠言一次說分明

2019/02/11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報導

華航機師2月8日開始罷工,網路上傳出許多對罷工的質疑,其中包含許多誤導性說法但廣為流傳,本篇報導整理各項爭點以及回應:

罷工訴求到底是什麼? 有沒有酒測?

去年(2018)桃園市機師職業工會與華航進行調解,調解破局後罷工投票成功,但在桃園市政府協調下雙方達成協議、未展開罷工;調解時機師工會提出包含變更勞動條件需與工會協商、第13個月全薪、酒測懲處需更精確等21項訴求,工會律師劉硯田表示,協商時達成多項協議,包含勞動條件變更需與工會協商、飛行品質監控、第13個月薪資先以飛安獎金支付、辛勞加給等。

工會常務理事陳蓓蓓表示,除達成協議部分外,其餘項目華航與工會協議將持續協商,工會則同意一年協商期,但工會後來卻發現華航完全沒有想到談,我們維持誠信來協商,公司卻沒有,除此之外,公司還在背後做手腳,連當初協議的部分都未遵守(此處討論詳見下一部分),最終才會將工會最關心的五項列為列為罷工訴求,展開此次罷工。

工會目前訴求包含五項:改善疲勞航班、保障國籍機師工作權、禁止對工會會員秋後算帳、撤換破壞勞資關係之不稱職主管、第13個月全薪且會員專屬(禁搭便車條款),華航、工會、交通部的三方協調會議也僅針對這五條協調。

那酒測呢? 劉硯田說,酒測確實在過去21項訴求中,但這不是工會重點關心的,工會早將交鋒聚焦在更核心的議題,酒測議題去年就擱置了。他指出,就算是工會關心的酒測問題,也不是飛安議題,而是懲處爭議,工會同意吹氣零檢出、有數值就不要飛,但不能光用吹氣決定懲處判準,因為吹氣儀器有誤差可能性,希望吹氣驗出後能再進行抽血,再由抽血結果決定是否懲處。

機師為何一年冷凍期未到就罷工?

去年協商時,公司同意勞動條件變更需與工會協商、飛行品質監控、飛安獎金、辛勞加給(額度雙方約定另行協商)等,工會則同意一年暫緩罷工與公司協商。陳蓓蓓說,工會原本答應一年是希望好好跟公司談,但公司許多舉動不僅不符當初期待,更是違反承諾。

劉硯田說,去年雙方協議時,華航同意發放辛勞加給,金額由雙方後續協商決定,沒想到後來協商華航卻不認帳,認為寫在協議裡的辛勞加給不在談定範圍,甚至表示有飛安獎金就不用給辛勞加給。

陳蓓蓓說,雙方協議變更勞動條件需與工會協商,但華航卻未遵守協議,如華航片面更改投票日薪資計算方式,甚至私下打壓工會,如公司寫信給員工,要員工不要加入工會、工會給的公司都會給,另外公司又給「自願承諾不會加入罷工」的機師發放7千5百元餐券;「你到底要談,還是要把我們拉下來暗下毒手?或是單純想拉長準備罷工應對方式的時間?」。

劉硯田說,華航連已經談好的都變卦,不知道再談下去的意義為何,資方說工會違反一年協議,但事實是華航先違反協議。

長榮機師李信燕代表機師工會協議是否有問題?

了解台灣的工會型態

什麼是產業工會、職業工會、企業工會?〈台灣的工會型態有哪些?

台灣工會組織分為企業工會、產業工會與職業工會,企業工會會員為同一企業之員工,產業工會指的是相關產業內勞工組成的工會,職業工會則是由具有相關職業技能的勞工組成的工會;機師工會是由機師組成的職業工會,只要是機師,不管是華航、長榮、星宇等都能加入機師工會。

政大法律系副教授林佳和指出,機師工會理事長李信燕是職業工會代表人,他代表工會出來協商,等於職業工會委任他,就跟委任律師一樣,在法律上完全沒有問題,跟他是誰的員工沒有關係。

林佳和說,《團體協約法》第8條規定,勞資協商的勞方代表為工會會員,若要委任會員以外的人,需資方也同意,有時資方會以此擋工會委任律師,但在此同時,資方委任律師卻不用勞方同意,這是法律上的瑕疵,但機師工會沒有這方面的問題,因爲李信燕當然是會員,當然能代表工會協商,若華航擔心洩漏商業機密,雙方可另外約定保密義務。

國民黨工介入罷工?

網路上有消息指出,參與機師工會罷工的機師工會、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研究員陳柏謙為國民黨黨工,亦有網友更以此指稱機師工會罷工為國民黨在背後操弄。

「指稱我是國民黨是對我人格的最大侮辱」,陳柏謙表示,他的祖父在白色恐怖時期被國民黨迫害,關很久出來後喪失行為能力,所有家庭負擔由奶奶一肩扛起,因為這過去,家族反對任何成員涉入政治,他從來沒有國民黨籍,怎麼會是國民黨工。

陳柏謙說,他從大學開始參與學運,一開始進行校內議題倡議,因緣際會接觸關廠工人,開啟對勞工議題的專注,畢業後因對勞工議題的興趣,加入中華電信工會擔任研究員,歷經2004罷工投票、2005罷工失敗,到了2008年則和朋友一同成立青年勞動九五聯盟,2009年至2013年他在國外唸書,但2013年回國後就加入高教工會開始進行高教議題的倡議。

陳柏謙說,他的社運經歷跨越國民黨執政、民進黨執政時期,每次運動都是跟當時執政黨站在對立面,他也完全沒有參與過任何政黨活動。

工會真有擋協商會議直播?

華航、機師工會2月9日於交通部進行三方協商,協商進行中,有媒體指稱華航向交通部次長王國材提出直播的要求,但此要求遭工會拒絕,後續於社群媒體上許多鄉民質疑工會為何不准協商直播、是否心中有鬼。

交通部表示,此次華航勞資雙方與交通部代表出席的協商會議上,完全沒有討論到有關直播的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