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春遷出 文萌樓的下半場 鍾永豐的考驗

2017/10/20

今天(10/20)法院對文萌樓強制執行,日日春人員將剩下的物件搬出。(攝影:梁家瑋)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報導

10月20日,陰霾的天空飄下綿綿細雨,今天是日日春協會被迫搬離文萌樓的日子;在前幾天已將大多傢俱、照片搬離文萌樓,只剩少數別具意義的文物,上午9點,日日春在文萌樓前舉行最後的記者會,要求台北市文化局局長鍾永豐落實公益,從投機客手上徵收文萌樓;9點半,法院預計強制執行的時間,日日春至屋內卸下最後的照片、牆上的時鐘、門口的「文萌樓」招牌,「日日春在文萌樓」暫時劃下了一個分號。

你知道嗎?
過去重要的公娼職業所、也是台北市反廢娼的根據地文萌樓,近年在投機客意圖利用古蹟「容積移轉」獲利下,面臨迫遷威脅,這個事件的過程與意義,請參見〈反廢娼運動20年 日日春與文萌樓的最終一戰

「我們離開後,文萌樓就是進入下半場了」,日日春協會秘書郭佩妤說。

搬離,不代表爭議的結束,沒了日日春,文萌樓這個市定古蹟該如何維護、保存、彰顯妓權精神,完全回到文化局的手上。今年(2017)5月16日,日日春敗訴定讞、需強制遷出後,文化局不是毫無作為,6月8日,文化局帶文資委員會勘,認定屋主林麗萍管理不當,並列出8大改善事項,限期林麗萍2個月內改善,提管理維護計畫、修復再利用計畫,否則將開罰,甚至徵收。

9月初文化局再度會勘,認為屋主毫無改善,計畫也沒交,開罰50萬元;10月12日,當日日春強制執行日期確定後,文化局表示,按程序,屋主若11月仍不處理,將進入徵收程序。副局長田瑋說,如果沒有達到要件就徵收,屋主可以對文化局提告,因此雖日日春很急,但文化局仍需照程序處理。

然而,到目前為止的程序,在2014年時,前文化局長劉維公任內已走過一次,後來因為換人執政,以及林麗萍對文化局未補管理維護計畫的裁罰,提起行政訴訟而停擺,現在文化局局長換人當,反美濃水庫出身、擁有豐富社運經驗鍾永豐是否會繼續走下去,確定文萌樓收歸公有、使古蹟不至於成為投資客套利的工具?

峰迴路轉的文萌樓徵收

依《文化資產保存法》第28條,若古蹟、歷史建築等文資因管理不當而有滅失、減損價值之虞,主管機關可要求管理人限期改善,屆期未改善,主管機關最重可強制徵收。

2014年,距2011年地產投資客林麗萍購得文萌樓已過三年,在日日春不斷抗爭下,文萌樓劃出都更範圍,而劉維公也在5月5日開始要求林麗萍提計畫,到了10月,林麗萍未繳交計畫,文化局遂罰林麗萍30萬;10月24日,劉維公承諾日日春,若林麗萍無完整古蹟維護計畫,將強制徵收文萌樓,並表示「這政策是不可逆的」。

但劉維公的說法卻遭柯文哲團隊「打槍」,先是柯文哲競選總幹事姚立明表示,「沒有甚麼是不可逆的,除非生孩子」,後經日日春選前三天堵柯文哲,柯文哲政策總監張景森親訪文萌樓,建議改採「公辦都更」方式解決文萌樓爭議;市長柯文哲當選後,雖照承諾推文萌樓公辦都更,並將其列為「百日維新工作計畫」,但後因無法整合地方民眾,最終公辦都更胎死腹中。

公辦都更無法進行,總要回到之前劉維公所說的「不可逆」的徵收吧? 但文化局卻不這麼想;林麗萍因對文化局的30萬罰鍰不滿,對文化局提出行政訴訟,郭佩妤說,公辦都更破局後,文化局遲遲沒有行動,總是以「訴訟中」為由推託進一步動作;而這一拖,兩任文化局長就過去了,換鍾永豐接任,2016年12月15日,北市府勝訴定讞;而2017年5月16日,林麗萍告日日春的民事訴訟,日日春敗訴定讞須遷出文萌樓。

文萌樓:鍾永豐的考驗

「鍾永豐終於考慮徵收,做不做得成還不知道,但他至少有這麼一個態度」,郭佩妤說,鍾永豐任內發生重要兩個改變,一個是行政訴訟定讞,一個是日日春敗訴,行政訴訟代表的是政府之前作為得到法院認證,可以進一步往下做,日日春敗訴代表日日春將離開這個空間,之後文化局更是責無旁貸,必須想辦法對付投機客。

日日春成員庄島以良子則說,就之前的經驗來看,文化局對林麗萍開罰後,林麗萍可能會反告文化局,希望鍾永豐不要重蹈覆轍,如之前文化局一般,一被反告所有動作就停擺,四年前的經驗是,訴訟一拖就兩、三年過去了。她說,文化局應該邊重罰、邊承受反告、邊持續執行該做的徵收程序,日日春將用這個指標檢查鍾永豐是否會貫徹他的進步價值。

郭佩妤說,日日春這六年來的抗爭,讓社會大眾越來越瞭解,古蹟能換這麼多容積、有心人士能進來圖利,更重要的是,古蹟不只是名分,還包含一個古蹟被指定後,價值如何存續,這才是長久要面對的問題,尤其文萌樓是個跟性、邊緣、污名有關的古蹟,在公家手上,他才能被永續的經營;「我們過去幾年做到的是,過去六年運動的努力,讓鍾永豐政策可以繼續往下推,他當然要好好站在我們前面的基礎下,做他該做的事」。

公娼抗爭者的身影在文萌樓排迴。(攝影:侯百千)

牆上過去的公娼許可證。(攝影:梁家瑋)

文萌樓內部展示著公娼抗爭的歷史。(攝影:梁家瑋)

今天日日春離開後,何時會回來?要看台北市文化局局長鍾永豐的態度了(攝影:侯百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