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軍深入 國道收費員的三年滄桑路 

2017/08/18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侯百千

在政府承諾一年後,在收費員拒絕出席、場外抗議下,勞動部第三次國道收費員補貼的審議會議開完,宣佈以後不再開會,打算結案。一年前,被總統蔡英文拿來當就任百日政績的「協議」,至此算是差不多算是破產了。

前情提要
2017/08/17〈補貼審議 勞動部要結案 國道收費員拒承認
你知道嗎?
公部門約聘僱人員沒有公務人員的待遇及保障,目前也尚不適用《勞基法》,給與各機關使用廉價、用過即丟勞動力的「彈性」,參考條目:〈公部門約聘僱人員的勞動處境〉。

其實,問題一開始就在,收費員要談的,是「資遣條件」,但蔡政府說的始終是殘補式的「補償」,拒絕將此事與「雇主責任」產生連結。在這一點上,民進黨和國民黨的態度從無二致(參見《焦點事件》2016/1/4蔡英文見工鬥後的評論:〈蔡英文見工鬥》個案處理 築牆防延燒約聘僱〉)。2015年3月16號,收費員突襲行政院長毛治國宅,之後,交通部就以新聞稿回應,認為一旦收費員依照所訴求的,比照《勞基法》取得資遣、退休的條件,則所有約聘僱、臨時人員都將比照,「全民買單」政府受不了。

這是大實話,也是大白話。公部門要用非正式受僱者,就兩個目的,一個是省錢,一個是彈性化,不要你的時候,請你隨時走人。

而從來不打算改變這個態度,又希望剛上台做點形象的民進黨政府,比國民黨「能解決問題」的辦法,就是把這個案子「個案化」,當作國家的恩給、當作給「弱勢者」的補助,築起一道防火牆,避免延燒到其他的非正式公部門受僱者,都跟著上來要求法律保障的權益。

對於「個案」與「通案」,以及政府要拿出來的錢的性質,自救會一直是清楚的,在突襲毛宅行動後,2015年3月22號,六步一跪的苦行,喊出「廢除約聘僱」,便將論述拉了上來,企圖以自己的肉身,撞擊制度的剝削。但隨著2016年1月4號,與蔡英文的會面,到終於等到的該年8月15號協議,抗爭兩年餘,歷經上國道、絕食、ETC門架高空抗爭、官邸突襲…等消耗,早已疲憊的收費員,也不得不接受接受這個其實並無共識的協議。

2014/1/5,收費員首次上街遊行,當時國道收費業務已經結束,自救會尚未成立,透過罷工、癱瘓國道等手段抗爭的機會已經消失。(攝影:孫窮理)

2014/11/28,收費員在ETC門架上進行「高空抗爭」。(攝影:孫窮理)

2015/3/22,收費員「六步一跪」苦行,喊出「廢除約聘雇」。(攝影:孫窮理)

2016/8,收費員於民進黨黨部前,進行24小時接力「苦站」,15日,獲得協議。(攝影:孫窮理)

2017年,勞動部開始審查「賺案補貼計畫」與承諾落差過大,收費員抗爭再起,圖為4/30再上國道抗爭。(攝影:宋小海)

問題本來就存在,既然是恩給、補助,而不是「權利」的邏輯,政府當然也就可以恣意地回收、設定各種條件。一直到昨(8/17)天,勞動部都已經打算結案了,每個人可以拿到多少,卻還是因為每個人條件的不同,而說不準。

回頭看國家的用人政策,從收費員抗爭開始的2014年,到現在又過了三年,政府回應大量非典型僱用的方式,是將約聘僱、臨時人員、派遣…等員額限制住,另一方面繼續裁減正式公務人員的人數。需要的人力補不滿,產生的後果不外乎更大規模的外包、現有人力的勞動強度增加,要不然乾脆擺爛,讓政府的機能萎縮,讓公共服務被丟入市場。

眼前面臨嚴重少子化問題,長照、托育…等各項公共服務的缺乏,更加使問題雪上加霜,根本問題在於稅制結構的大幅調整,讓資本家、有錢人付出稅金來,「國家沒有錢」的說詞,正是國家拒絕面對「政府是為誰服務的」,這一個「國家性質」的遁詞。從這個角度看,受雇者爭權益,與公共服務體系的建立、國家性質改變,乃是同一問題的兩個面向。

過去三年,收費員帶頭衝,卻未能帶起公部門非正式人員更大規模的抗爭,並帶起要求公共服務擴大、政府負責的運動;收費員長期抗爭、孤軍深入後,取得的成果,被民進黨來來做政績收割之餘,甚至遭到社會認為他們「貪得無厭」的譏諷;至此,民進黨的「防火牆」構築完成,接下來,便是拖延時間,逐步收回抗爭的戰果。

收費員為自己而戰,更是為社會而戰,回首來時路,多少滄桑;而我們若是無法從個案抗爭中,解譯出與我們共同命運相關的重要訊息,那麼一道道的「防火牆」內的悶燒,也終難成燎原野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