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關廠 立益集團結束45年紡織事業部 工會訴求「優惠資遣」

2017/04/12

焦點事件記者侯百千報導

紡織廠房,未來都將改建成倉儲中心,以換取更高的商業價值。(攝影:侯百千)

又見關廠!上市公司立益集團經營超過45年的紡織廠,近日傳出關廠、大量解雇員工的消息。3月23日立益網站發布將結束紡織事業部的消息後,4月10日正式公告桃園紡織廠即將結束,而廠內109名紡織廠工人則是在3月31日、4月10日分批被告知結束勞雇關係,目前廠內僅剩下行政人員與少數臨時人員持續上班,預計在4月中旬全面關廠。關廠過程中工會與立益公司協商不成,於是今日(4/12)至桃園市政府進行陳情。

你知道嗎?
《大量解僱勞工保護法》的大解程序是什麼?
《大量解僱勞工保護法》的大解程序是什麼?
我國《大量解僱勞工保護法》(下稱《大解法》)制定之需求,肇因於早期惡性關廠的問題,由於立法冗長,行政單位乃以行政措施先行因應,然而這些行政措施並無罰則,且無實質拘束力,造成效果不彰,上述情形無法獲得完全解決,在勞工團體與學者的努力下,參酌美國、德國、日本等規定,2003年《大解法》應運而生。
閱讀全文:

由於立益集團並無提前向員工預告解散,且也未向市府提交「大量解雇計畫書」,並不符合《大量解僱勞工保護法》規定,桃園市政府勞動局勞資關係科科長馮飛耀出面回應,未來將依《大解法》開罰10萬到50萬的罰鍰,也將於明日(4/13)於桃園市勞動局召開強制協商。

立益紡織工會理事長徐同溎表示,在4月初陸續關廠時,工會就曾與公司會談,當時希望立益集團考量員工辛苦付出數十年,能夠提供「優惠資遣」,給予員工優於《勞基法》規定的方案,而公司一開始表面上也似乎釋出善意,說會好好考慮方案,但隨著紡織廠最後一批商品陸續出貨,收尾進入尾聲,公司代表立刻態度轉為強硬,表示一切「依法處理」,僅願給付《勞基法》最低標準的資遣費。

徐同溎表示,資方甚至不畏懼《大解法》的罰鍰,表示「你們抗爭也沒有用,反正就繳罰款就好了,要罰就給他罰」。他說,目前《大解法》的罰鍰太低,最高僅裁罰50萬元,對資方來說根本是九牛一毛、不痛不癢。

工會訴求的「優惠資遣」是希望讓工會會員,適用《勞基法》新制者給予一年0.8個基數,適用舊制者則給予一年1.6個基數,給付總數約1900萬元。而立益集團若依《勞基法》給予最低標準的「依法給付」,則大約僅需1000萬元出頭。徐同溎說,希望資方可以拿出善意,而非持續強硬,若是未來協商還是不順利,將不排除發起罷工投票、封鎖廠區。

據了解,立益集團桃園紡織廠為旗下最後一間紡織產區,近年來,立益集團認為紡織業獲利不佳,打算將紡織業「轉型」成物流倉儲業,將紡織工廠數十公頃的廠區,改建成倉儲,以換取更大的商業利益。

目前立益紡織工廠仍有44名正職人員,30多位「臨時人員」,剩下的皆為外籍勞工,大多數正職人員都有數十年年資,關廠之後皆面臨中年失業危機。而大多數「臨時人員」都是已退休的前「正職人員」,過去立益為節省年資計算,要求已滿退休年限的員工退休後,再回來以「臨時人員」的身分繼續工作,甚至有「正職人員」退休後再當「臨時人員」數十年的案例。

桃市產總理事長莊福凱表示,為炒作土地、犧牲勞工權益不是個案,過去許多關廠的案例皆是如此,資方過去利用工人的勞動力累積了資本,在產業結構變化之後,再轉業進行土地、房地產投資,其中收益並未合理回報在受雇者身上,這次立益紡織廠也是如此,他呼籲桃園市政府正視勞工權益,為勞工主持公道。

後續報導:〈立益關廠 工會取得罷工權卻遭資方威脅提告 明起絕食抗爭

勞工群聚於餐廳與工會成員討論對策。(攝影:侯百千)

攝於工廠員工餐廳,無班可上的勞工仍持續來工廠。(攝影:侯百千)

立益紡織企業工會今日前往桃園市政府。(攝影:侯百千)

立益集團4月10日才發布正式關廠公告,發布時大多數員工已實質解雇。(資料來源:立益紡織工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