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園長了! 凌晨見不到蔡英文 蹲坐總統府外

林金連帶著一疊資料,蹲坐在總統府旁台銀的人行道上(攝影:宋小海)。

焦點事件記者宋小海、孫窮理報導

前情提要

反迫遷蔡宅記者會 居民拒撤 僵持三小時

高雄果菜市場記者會後,台中黎明幼兒園園長情緒激動,不願離開現場(中,著紅衣者;攝影:宋小海)。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宋小海報導

在總統蔡英文住宅前絕食的高雄果菜市場自救會會長吳富雄歷經56個小時絕食後,今天(10/30)上午體力不支送醫,下午5點,自救會與反迫遷團體於台北敦化南路絕食現場召開記者會,不料,記者會結束後,已經接獲法院強拆命令的台中黎明幼兒園園長林金連堅持要見到蔡英文,情緒激動、聲嘶力竭,雖然各團體成員極力勸說,仍不願離開現場,在與警方發生幾波衝突後,林金連與各團體成員在蔡宅前靜坐;直至晚間8點,林金連才終於接受勸說,與各團體成員轉往總統府陳情。

你知道嗎?

修法哪來得及? 一個月內拆光光 全台六案速覽

果菜市場居民談到抗爭的心酸,不禁落淚。(攝影:林靖豪)。

焦點事件記者林靖豪報導

全台各地反迫遷團體今天(9/25)在凱道集結,其中基隆港區的貴美柑仔店、新北板橋榮家旁大觀路社區、新北三重大同南路都更案許家、台中黎明自辦重劃案的黎明幼兒園、高雄果菜市場北側聚落、高雄旗山大溝頂太平商場等六個案件,目前處於隨時可能被拆除,或在10月上旬前要自行拆除,否則就要被強拆的危急狀況。

果菜市場強拆 市府分化動作不停

果菜市場不同意拆遷戶的聲明。(果菜市場居民提供)。

高雄果菜市場北側社區在9月初第一波強拆後,市府雖暫停拆除作業,卻不斷對外放話,以解決淹水、交通等問題,稱強拆果菜市場才是給高雄居民的「土地正義」。今天果菜市場赴凱道抗爭,早上先是有附近的里長動員群眾到社區,抨擊自救會「假借社運之名,行圖利自己之實」,不同意拆遷戶更表示,高雄市農業局趁今天居民北上抗爭,私下約居民密會協商安置,不同意戶強烈譴責市府在住戶未到期的情況下就想黑箱協商,並拿出一份不同意戶簽名的聲明書,表示絕不接受市府農業局未經公開協商、資訊不透明的安置條件。

果菜市場居民薛瓊美表示,高市府在9月初強拆時,不斷在現場逼迫居民簽署拆遷同意書,恐嚇居民若不簽署,就直接在居民家裡財產都未清出的狀況下直接強拆,其中有2戶更是在屋主不知情的情況下直接逼迫其家人簽署,薛瓊美說,高市府很可能在9月底、10月初要強拆未簽拆遷同意書的住戶,果菜市場的居民將繼續向高市府抗爭到底。

板橋大觀路社區居民在10/7後,面臨法院的強拆程序(攝影:陳品存)。

基隆貴美雜貨店即將在10/12面臨強拆(攝影:陳品存)。

國有土地迫遷案不斷延燒

在前幾年的華光、紹興案後,全台因「國土活化」政策而以訴訟排除國有土地上居民的案件仍不斷延燒,位在基隆港區的貴美柑仔店,與位在新北板橋榮家旁的大觀路社區,分別被交通部航港局及行政院退輔會控告拆屋還地、不當得利敗訴,兩地近日都接到法院的強制執行令,大觀路社區若在10/7未自行拆屋,法院將啟動強拆程序,貴美柑仔店則將在10月12日面臨強拆。

貴美柑仔店的邱愉如表示,貴美柑仔店從日治時期就開始營業,比國民政府來台還早就在當地居住,而航港局亦曾在1997到2006年間把土地承租給他們家,他們也都相當配合。然而,2006年後航港局片面終止租約,2012年對貴美柑仔店提出拆屋還地的告訴,柑仔店敗訴後,被追討近10年的租金,並要拆屋還地。邱愉如表示,她的母親已經70多歲,中風後身體很不好,母親一輩子靠著這家雜貨店把孩子們拉拔長大,老人家也已經熟悉這裡的環境了,不願意離開住了一生的家,然而政府即將要來強拆,她到今天都還不知道怎麼向母親提起這件事。

板橋大觀路社區則是過去因板橋眷村婦聯一村房屋不足,當時婦聯會同意沒有分配到房屋的榮民在眷村旁的空地自己搭房子,因而形成的聚落,居民在社區已經住了50年,1998年退輔會曾經承諾社區居民這塊地將朝向讓居民承租、承購的方向處理,然而2008年開始,退輔會卻對居民提起拆屋還地、不當得利的告訴,2012年左右,居民陸續敗訴,必須拆屋還地,每戶平均背了40多萬的不當得利罰款。社區居民黃炳勛表示,政府一旦強拆,將有40戶左右的居民可能流離失所,而目前,許多居民因為繳不出不當得利,每個月被扣薪,甚至面臨帳戶、財產被凍結的情形。

台中黎明幼兒園即將在10月初面臨強拆(攝影:陳品存)。

都更、重劃迫遷案 強拆危機迫在眼前

住在三重大同南路的許家,1960年代購買土地時,因土地屬於祭祀公業所有,未完成土地轉移手續,2008年,附近祭祀公業的土地被拍賣納入都更範圍,許家被視為侵佔國土的違建戶,而被建商告拆屋還地及賠償不當得利。纏訟7年後,許家被判決敗訴,並在今年9月19日收到強制執行命令,法院要他們在15天之內完成自行拆除,否則就要強拆。為了保衛家園奔走多年的許素華說,附近的鄰居都已經妥協,只剩他們一家還在抗爭,爭議多年的案件,現在面臨將被強拆的危急關頭。

位在台中黎明自辦重劃區的黎明幼兒園,也即將面臨強拆。黎明幼兒園園長林金連表示,總統府副秘書長姚人多9/21到台中與各自救會座談,現場承諾會把各個案子的狀況帶回總統府、行政院,然而姚人多前腳剛走,9月22日,他就接到15天內必須自拆完成,否則將被強拆的執行命令,10月初幼兒園即將面臨強拆。林金連說,他在幼兒園從事教育工作已經40年,而小朋友現在都還在學校上課,如果政府真的要來強拆,將不惜性命抵抗到底。

前情提要

高市府凌晨突襲強拆 果菜市場居民北上蔡宅絕食 

高雄果菜市場土地不義徵收自救會今日在蔡英文敦化南路住所展開無限期絕食。(攝影:侯百千)。

焦點事件記者侯百千報導

前情提要

果菜市場強拆 居民臥棺絕食 高市官員:保重身體

高雄果菜市場土地不義徵收自救會今早展開接力絕食。(照片來源:自救會提供)。

焦點事件記者陳品存報導

高雄果菜市場土地不義徵收自救會自9月1日以來,抗爭未獲正面回應,在聲請假處分訴訟遭到最高法院駁回、陳菊回絕公開辯論的情況下,高雄市農業局局長蔡復進表示,將在近日內拆除剩下6戶果菜市場北側住戶。自救會今(10/22)早10點半時許,在工作室展開臥棺絕食抗議,將以接力的方式進行,訴求高市府立即暫緩強拆、出面公開辯論、提供合理安置,直到所有人倒下。

農業局副局長鄭清福說,該做的溝通都做了,希望居民保重身體,未對訴求做任何回應。目前自救會助理曾維堂、成員楊豐光首先參與絕食,未來將以接力的方式,「一個倒下再接一個」,未來會長吳富雄,以及其他學生聲援者會參與接棒,自救會成員林致宇表示,如果高市府堅持不回應,將絕食到所有人倒下為止。

日前自救會曾前往高雄市政府四維行政中心,要求高市府與多個目前面臨迫遷的自救會,進行公開辯論,當日市府派出1999市民熱線的主任接受陳情書,並承諾市府將與各自救會進行個案公開辯論。但10月17日陳菊於市議會受訪時,卻直接表示公開辯論「不可能」。

高市農業局長蔡復進也表示,自救會委託律師於9月2日申請的假處分抗告,農業局已於10月16日收到最高行政法院裁定駁回之公文。並認為多次裁定駁回,顯示徵收程序合法,拒絕讓步,剩下6戶住戶的拆除工作勢在必行。曾維堂痛斥高市府、陳菊實在太傲慢,並且如果絕食還不夠,將再有更激烈抗爭。

自救會會長吳富雄激動哽咽表示,已經是不得已才會走上這一步,希望今天市府能有所回應。然而下午農業局副局長鄭清福僅表示,該做的溝通都做了,希望居民保重身體,未對訴求做出任何回應。

曾維堂表示,要將人權已死的血布條送給蔡英文。(照片來源:自救會提供)。

 

你應該知道

高雄果菜市場強拆是怎麼一回事?

 

高雄果菜市場北側居民於日本時代,即已世居於此,已歷兩、三代以上,而土地徵收爭議始於1970年代。

1970年,高雄市政府向省政府申請徵收民族一路,包括現在的果菜市場,以及居民居住的北側,共1萬5千坪土地;但是由於當時果菜公司政府持股僅49%,不符合當時《都市計劃法》必須公營事業才能徵收土地的規定,因而遭到駁回。

隔年(1971),市府向3名大地主取得土地,加上原本的國有地,面積達79.9%,表示已經與居民協商完成,省政府於是通過徵收案;不過,市府對居民並無安置方案,1971年至1973年間,居民不斷陳情抗議;1973年,高雄市長王玉雲與居民協商出「減半使用、半數返還」的方案,也就是果菜市場僅使用7,500坪、並承諾將另外徵收的7,500坪以各種方式還給居民,讓果菜市場得以興建。

當時,這些所謂「各種方案」,包括了興建大樓、國宅等;但是都並未落實。到了1997年,市長謝長廷研議了包括讓居民申請買回已徵收的土地、撤銷徵收、標售或專案讓售等方式,但因為謝長廷出任行政院長,這些方案也就也再延宕下來。

而目前,市府打算將「果菜市場」北移至居民現居地,據市府的說法,現在市場的地,要打造成「全新、結合滯洪功能」的批發市場;一併將十全路與覺民路打通、將促進三民區整體環境提升;市府認為,40年前,已有80%左右的地主完成補償及救濟,徵收早已完成。

不過居民反駁,所謂「80%」,是用土地「面積」來算的,所謂完成補償、救濟的,也就是當初的三名大地主,其餘的地主從未同意、也沒有領到過補償,要求市府「退回徵收、發還土地」。

2016年9月1日,高雄市政府動員大批警力強拆果菜市場北側社區,一連兩日,拆除社區內大部分的住宅。而後,雖居民持續抗爭,要求高雄市府暫停強拆,並與居民平等磋商,但高市府仍陸陸續續強拆社區內不同意自行拆遷的住戶。2016年10月27日,居民發動北上至蔡英文住宅絕食抗議,但高市府卻在當日凌晨再次強拆,將所有不同意戶的住宅拆除殆盡。

參考資料:

今日(10/27)凌晨5點,警方忽然率隊,強拆高雄果菜市場北側社區,拆除社區中剩餘的6棟房屋,並將自救會成員楊豐光驅離、押至派出所。下午,自救會會長吳富雄與數名成員北上,前往總統蔡英文位於敦化南路的住所,宣佈進入無限期絕食。吳富雄要求蔡英文出面接受陳情,儘速展開平等公開協商並擬訂合理安置方案,否則將持續絕食「直到倒下為止」。

自救會3名成員,是在10月22日展開絕食,其中曾維堂與楊豐光接連送醫,市府透過媒體希望絕食者「保重身體」,但並未有與自救會接觸。而今日凌晨警方率領數十名警方上門,將自救會成員架離自救會並留至於派出所近5小時,直至強拆完畢才予以釋放。其間6棟房屋遭到拆除,果菜市場住戶區僅剩下1間同意戶留存,其餘皆遭到拆除完畢,現場只剩下一片斷垣殘壁。

高雄市政府凌晨突襲強拆,一名果菜市場居民站在瓦礫堆上,雙手合十禱告(高雄果菜市場土地不義徵收自救會提供)。

在突襲之後,住戶薛瓊美憤而前往市政府灑冥紙抗議,隨即遭到警方以妨礙公務、侮辱公署等罪名移送地檢署。自救會林致宇表示,這次事件根本就是劉政鴻大埔事件翻版,高雄市府在絕食其間不僅毫無聞問,在這次又趁自救會計畫北上的時機強拆,「跟國民黨有什麼兩樣?」。

吳富雄表示,市府對於拆遷案不聞不問,毫無溝通,還一直對外放話說「有與居民協商」,而今日又趁機強拆,民進黨政府應該要出面告訴民眾真相,他已無退路,會在現場絕食直到蔡英文出面為止。「將這條老命賠上也在所不惜」。隨後就在原地坐下繼續絕食,絕食時間正式邁入第一百個小時。

黎明幼兒園由於台中市「自辦市地重劃」訴訟失利,遭到迫遷命運,林金連拿出法院將於11月21日執行強拆的命令,以及幼兒園的關防,激動地表示,今天如果離開蔡宅現場,就什麼也來不及了,他堅持要蔡英文出來,數度想要往蔡宅衝,都被反迫遷團體同伴拉住,不過仍高聲呼喊,不願離開現場,使得原本在記者會5點半結束後要開會,再決定下一波行動的反迫遷團體成員,只能繼續待在現場,期間並與警方發生幾波小衝突。

在群眾無法解散的過程中,7點鐘左右,反南鐵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會長陳致曉致電總統府副秘書長姚人多,姚人多仍強調高雄和台中這兩個個案,中央無力介入,姚人多說,高雄果菜市場市府已經做過溝通,他認為溝通足夠,自願搬遷的人越來越多;而黎明幼兒院案,由於司法判決經定讞,必須尊重司法,如果居民有問題,他建議向監察院陳情;陳致曉透過麥克風,表達姚人多的態度,當場引起林金連更加憤怒,拒絕離開。

今天上午,高雄果菜市場自救會會長吳富雄絕食不支送醫(圖片來源:高雄果菜市場土地不義徵收住戶自救會)。

事實上,在今年9月25日,反迫遷連線等團體舉行遊行前,總統府方面就派出姚人多與連線及各自救會溝通,成功協調當時就計畫前往蔡英文住宅靜坐、絕食的各自救會暫緩行動,不過姚人多的「滅火」滅的只是蔡宅免於受到遭迫遷居民干擾的火,對於各社區面對的問題,只是說會向蔡英文轉達,但毫無實質的幫助;10月27日凌晨,到高雄陳菊官邸撒冥紙、丟雞蛋抗爭皆無效的果菜市場居民北上絕食前,房屋就遭到高雄市府強拆。

有高雄案例在前,黎明幼兒園園長林金連認為離開蔡宅就再無機會,情緒悲憤,雖然同伴極力勸說,仍不願意離現場,僵持達3個小時(攝影:宋小海)。

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會長陳致曉致電總統府副秘書長姚人多,得到讓人失望的答案(攝影:孫窮理)。

 

絕食無人問 反迫遷團體:綠比藍,有過之而無不及

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批判民進黨取得權力後,比國民黨「有過之而無不及」(攝影:宋小海)。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宋小海報導

高雄果菜市場居民北上蔡英文宅絕食抗爭,昨天(10/30)上午,於22日起就在高雄絕食,27日北上後,在蔡宅前又再繼續絕食達56個小時的自救會會長吳富雄體力不支送醫,自救會於下午5點,在蔡宅召開記者會,批判中央與高雄市政府對居民絕食不聞不問,雖然房屋已經拆光,自救會等仍要求平等協商、強調抗爭到底。

果菜市場居民薛瓊妹批判,高雄市長陳菊所謂的溝通,「就是用怪手溝通」;台灣人權促進會居住權專員林彥彤質疑,陳菊口口聲聲說是為「公共利益」拆遷居民,但是公共利益為何不能與居住權共存?陳菊也是台權會的創會會長,對此,林彥彤說「台權會引以為恥!」而雖然,中央對地方行政難有干涉,但他呼籲蔡英文公開譴責侵害人權的地方首長的作為。

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也認為民進黨獲得權力後,比國民黨「有過之而無不及」,現在民進黨的官員,也像國民黨一樣把「依法行政」琅琅上口,「大埔強拆,劉政鴻還把張藥房的東西放到一個貨櫃裡,現在吳會長的東西到哪裡去了都不知道!」,徐世榮質疑,蔡英文口口聲聲中央管不到地方,但他除了是總統,還是黨主席,可以在政黨內部協調。

到了晚間,反南鐵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會長陳致曉致電總統府副秘書長姚人多,不過姚人多拒絕到現場與居民溝通。事後,陳致曉受訪表示,姚人多在9月25日之前與各地團體民眾會面,目的是釋放善意,只是聽民眾陳述,並沒有做出具體承諾,雖然在大觀社區、貴美雜貨店等個案上,似乎有所進展,但在果菜市場等個案,總統府不是沒有辦法,只是不願對地方出強硬的態度,積極處理。

陳致曉說,如果中央對於地方政府無能為力,那蔡英文為何又能承諾大埔應該重建?為什麼在個案上有所區別?陳致曉認為,民進黨對藍執政縣市還較有控制力,反而是顧忌對於民進黨地方首長的民意及社會形象,陳致曉說,未來可能必須要不斷衝撞中央政府才能改變這個體制。

高雄市公民監督公僕聯盟理事長陳銘彬說,陳菊現在的作為,比起國民黨執政時期更讓人難過,在果菜市場強拆的過程中,高雄出身的民進黨籍市議員、立委,沒有一個敢出面、也沒有人敢接受公開辯論,甚至還抹黑居民,陳銘彬說,現在陳菊所謂的「安置方案」,在國民黨吳敦義擔任市長時,在果菜市場案上,提出過的3個方案中,早就有了,而且是最糟糕的一個。

陳銘彬解釋,歷任高雄市長知道市府理虧,一直在想解決果菜市場案的方案,吳敦義時代,曾有「部份土地興建安置國宅」、「優惠價格讓售」,以及現在陳菊採取的「蓋店面出租予攤商」,但是對居民沒有安置的方案;到了謝長廷擔任市長時代,也持續吳敦義的方案規劃,但因為公務員擔心責任問題,一直沒能定案,到了現在陳菊選了最糟糕的方案來硬幹。

高雄果菜市場居民批判市長陳菊所謂的溝通,是「用怪手來溝通」(攝影:宋小海)。

前情提要

反迫遷蔡宅記者會 居民拒撤 僵持三小時

高雄果菜市場記者會後,台中黎明幼兒園園長情緒激動,不願離開現場(中,著紅衣者;攝影:宋小海)。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宋小海報導

在總統蔡英文住宅前絕食的高雄果菜市場自救會會長吳富雄歷經56個小時絕食後,今天(10/30)上午體力不支送醫,下午5點,自救會與反迫遷團體於台北敦化南路絕食現場召開記者會,不料,記者會結束後,已經接獲法院強拆命令的台中黎明幼兒園園長林金連堅持要見到蔡英文,情緒激動、聲嘶力竭,雖然各團體成員極力勸說,仍不願離開現場,在與警方發生幾波衝突後,林金連與各團體成員在蔡宅前靜坐;直至晚間8點,林金連才終於接受勸說,與各團體成員轉往總統府陳情。

你知道嗎?

修法哪來得及? 一個月內拆光光 全台六案速覽

果菜市場居民談到抗爭的心酸,不禁落淚。(攝影:林靖豪)。

焦點事件記者林靖豪報導

全台各地反迫遷團體今天(9/25)在凱道集結,其中基隆港區的貴美柑仔店、新北板橋榮家旁大觀路社區、新北三重大同南路都更案許家、台中黎明自辦重劃案的黎明幼兒園、高雄果菜市場北側聚落、高雄旗山大溝頂太平商場等六個案件,目前處於隨時可能被拆除,或在10月上旬前要自行拆除,否則就要被強拆的危急狀況。

果菜市場強拆 市府分化動作不停

果菜市場不同意拆遷戶的聲明。(果菜市場居民提供)。

高雄果菜市場北側社區在9月初第一波強拆後,市府雖暫停拆除作業,卻不斷對外放話,以解決淹水、交通等問題,稱強拆果菜市場才是給高雄居民的「土地正義」。今天果菜市場赴凱道抗爭,早上先是有附近的里長動員群眾到社區,抨擊自救會「假借社運之名,行圖利自己之實」,不同意拆遷戶更表示,高雄市農業局趁今天居民北上抗爭,私下約居民密會協商安置,不同意戶強烈譴責市府在住戶未到期的情況下就想黑箱協商,並拿出一份不同意戶簽名的聲明書,表示絕不接受市府農業局未經公開協商、資訊不透明的安置條件。

果菜市場居民薛瓊美表示,高市府在9月初強拆時,不斷在現場逼迫居民簽署拆遷同意書,恐嚇居民若不簽署,就直接在居民家裡財產都未清出的狀況下直接強拆,其中有2戶更是在屋主不知情的情況下直接逼迫其家人簽署,薛瓊美說,高市府很可能在9月底、10月初要強拆未簽拆遷同意書的住戶,果菜市場的居民將繼續向高市府抗爭到底。

板橋大觀路社區居民在10/7後,面臨法院的強拆程序(攝影:陳品存)。

基隆貴美雜貨店即將在10/12面臨強拆(攝影:陳品存)。

國有土地迫遷案不斷延燒

在前幾年的華光、紹興案後,全台因「國土活化」政策而以訴訟排除國有土地上居民的案件仍不斷延燒,位在基隆港區的貴美柑仔店,與位在新北板橋榮家旁的大觀路社區,分別被交通部航港局及行政院退輔會控告拆屋還地、不當得利敗訴,兩地近日都接到法院的強制執行令,大觀路社區若在10/7未自行拆屋,法院將啟動強拆程序,貴美柑仔店則將在10月12日面臨強拆。

貴美柑仔店的邱愉如表示,貴美柑仔店從日治時期就開始營業,比國民政府來台還早就在當地居住,而航港局亦曾在1997到2006年間把土地承租給他們家,他們也都相當配合。然而,2006年後航港局片面終止租約,2012年對貴美柑仔店提出拆屋還地的告訴,柑仔店敗訴後,被追討近10年的租金,並要拆屋還地。邱愉如表示,她的母親已經70多歲,中風後身體很不好,母親一輩子靠著這家雜貨店把孩子們拉拔長大,老人家也已經熟悉這裡的環境了,不願意離開住了一生的家,然而政府即將要來強拆,她到今天都還不知道怎麼向母親提起這件事。

板橋大觀路社區則是過去因板橋眷村婦聯一村房屋不足,當時婦聯會同意沒有分配到房屋的榮民在眷村旁的空地自己搭房子,因而形成的聚落,居民在社區已經住了50年,1998年退輔會曾經承諾社區居民這塊地將朝向讓居民承租、承購的方向處理,然而2008年開始,退輔會卻對居民提起拆屋還地、不當得利的告訴,2012年左右,居民陸續敗訴,必須拆屋還地,每戶平均背了40多萬的不當得利罰款。社區居民黃炳勛表示,政府一旦強拆,將有40戶左右的居民可能流離失所,而目前,許多居民因為繳不出不當得利,每個月被扣薪,甚至面臨帳戶、財產被凍結的情形。

台中黎明幼兒園即將在10月初面臨強拆(攝影:陳品存)。

都更、重劃迫遷案 強拆危機迫在眼前

住在三重大同南路的許家,1960年代購買土地時,因土地屬於祭祀公業所有,未完成土地轉移手續,2008年,附近祭祀公業的土地被拍賣納入都更範圍,許家被視為侵佔國土的違建戶,而被建商告拆屋還地及賠償不當得利。纏訟7年後,許家被判決敗訴,並在今年9月19日收到強制執行命令,法院要他們在15天之內完成自行拆除,否則就要強拆。為了保衛家園奔走多年的許素華說,附近的鄰居都已經妥協,只剩他們一家還在抗爭,爭議多年的案件,現在面臨將被強拆的危急關頭。

位在台中黎明自辦重劃區的黎明幼兒園,也即將面臨強拆。黎明幼兒園園長林金連表示,總統府副秘書長姚人多9/21到台中與各自救會座談,現場承諾會把各個案子的狀況帶回總統府、行政院,然而姚人多前腳剛走,9月22日,他就接到15天內必須自拆完成,否則將被強拆的執行命令,10月初幼兒園即將面臨強拆。林金連說,他在幼兒園從事教育工作已經40年,而小朋友現在都還在學校上課,如果政府真的要來強拆,將不惜性命抵抗到底。

前情提要

高市府凌晨突襲強拆 果菜市場居民北上蔡宅絕食 

高雄果菜市場土地不義徵收自救會今日在蔡英文敦化南路住所展開無限期絕食。(攝影:侯百千)。

焦點事件記者侯百千報導

前情提要

果菜市場強拆 居民臥棺絕食 高市官員:保重身體

高雄果菜市場土地不義徵收自救會今早展開接力絕食。(照片來源:自救會提供)。

焦點事件記者陳品存報導

高雄果菜市場土地不義徵收自救會自9月1日以來,抗爭未獲正面回應,在聲請假處分訴訟遭到最高法院駁回、陳菊回絕公開辯論的情況下,高雄市農業局局長蔡復進表示,將在近日內拆除剩下6戶果菜市場北側住戶。自救會今(10/22)早10點半時許,在工作室展開臥棺絕食抗議,將以接力的方式進行,訴求高市府立即暫緩強拆、出面公開辯論、提供合理安置,直到所有人倒下。

農業局副局長鄭清福說,該做的溝通都做了,希望居民保重身體,未對訴求做任何回應。目前自救會助理曾維堂、成員楊豐光首先參與絕食,未來將以接力的方式,「一個倒下再接一個」,未來會長吳富雄,以及其他學生聲援者會參與接棒,自救會成員林致宇表示,如果高市府堅持不回應,將絕食到所有人倒下為止。

日前自救會曾前往高雄市政府四維行政中心,要求高市府與多個目前面臨迫遷的自救會,進行公開辯論,當日市府派出1999市民熱線的主任接受陳情書,並承諾市府將與各自救會進行個案公開辯論。但10月17日陳菊於市議會受訪時,卻直接表示公開辯論「不可能」。

高市農業局長蔡復進也表示,自救會委託律師於9月2日申請的假處分抗告,農業局已於10月16日收到最高行政法院裁定駁回之公文。並認為多次裁定駁回,顯示徵收程序合法,拒絕讓步,剩下6戶住戶的拆除工作勢在必行。曾維堂痛斥高市府、陳菊實在太傲慢,並且如果絕食還不夠,將再有更激烈抗爭。

自救會會長吳富雄激動哽咽表示,已經是不得已才會走上這一步,希望今天市府能有所回應。然而下午農業局副局長鄭清福僅表示,該做的溝通都做了,希望居民保重身體,未對訴求做出任何回應。

曾維堂表示,要將人權已死的血布條送給蔡英文。(照片來源:自救會提供)。

 

你應該知道

高雄果菜市場強拆是怎麼一回事?

 

高雄果菜市場北側居民於日本時代,即已世居於此,已歷兩、三代以上,而土地徵收爭議始於1970年代。

1970年,高雄市政府向省政府申請徵收民族一路,包括現在的果菜市場,以及居民居住的北側,共1萬5千坪土地;但是由於當時果菜公司政府持股僅49%,不符合當時《都市計劃法》必須公營事業才能徵收土地的規定,因而遭到駁回。

隔年(1971),市府向3名大地主取得土地,加上原本的國有地,面積達79.9%,表示已經與居民協商完成,省政府於是通過徵收案;不過,市府對居民並無安置方案,1971年至1973年間,居民不斷陳情抗議;1973年,高雄市長王玉雲與居民協商出「減半使用、半數返還」的方案,也就是果菜市場僅使用7,500坪、並承諾將另外徵收的7,500坪以各種方式還給居民,讓果菜市場得以興建。

當時,這些所謂「各種方案」,包括了興建大樓、國宅等;但是都並未落實。到了1997年,市長謝長廷研議了包括讓居民申請買回已徵收的土地、撤銷徵收、標售或專案讓售等方式,但因為謝長廷出任行政院長,這些方案也就也再延宕下來。

而目前,市府打算將「果菜市場」北移至居民現居地,據市府的說法,現在市場的地,要打造成「全新、結合滯洪功能」的批發市場;一併將十全路與覺民路打通、將促進三民區整體環境提升;市府認為,40年前,已有80%左右的地主完成補償及救濟,徵收早已完成。

不過居民反駁,所謂「80%」,是用土地「面積」來算的,所謂完成補償、救濟的,也就是當初的三名大地主,其餘的地主從未同意、也沒有領到過補償,要求市府「退回徵收、發還土地」。

2016年9月1日,高雄市政府動員大批警力強拆果菜市場北側社區,一連兩日,拆除社區內大部分的住宅。而後,雖居民持續抗爭,要求高雄市府暫停強拆,並與居民平等磋商,但高市府仍陸陸續續強拆社區內不同意自行拆遷的住戶。2016年10月27日,居民發動北上至蔡英文住宅絕食抗議,但高市府卻在當日凌晨再次強拆,將所有不同意戶的住宅拆除殆盡。

參考資料:

今日(10/27)凌晨5點,警方忽然率隊,強拆高雄果菜市場北側社區,拆除社區中剩餘的6棟房屋,並將自救會成員楊豐光驅離、押至派出所。下午,自救會會長吳富雄與數名成員北上,前往總統蔡英文位於敦化南路的住所,宣佈進入無限期絕食。吳富雄要求蔡英文出面接受陳情,儘速展開平等公開協商並擬訂合理安置方案,否則將持續絕食「直到倒下為止」。

自救會3名成員,是在10月22日展開絕食,其中曾維堂與楊豐光接連送醫,市府透過媒體希望絕食者「保重身體」,但並未有與自救會接觸。而今日凌晨警方率領數十名警方上門,將自救會成員架離自救會並留至於派出所近5小時,直至強拆完畢才予以釋放。其間6棟房屋遭到拆除,果菜市場住戶區僅剩下1間同意戶留存,其餘皆遭到拆除完畢,現場只剩下一片斷垣殘壁。

高雄市政府凌晨突襲強拆,一名果菜市場居民站在瓦礫堆上,雙手合十禱告(高雄果菜市場土地不義徵收自救會提供)。

在突襲之後,住戶薛瓊美憤而前往市政府灑冥紙抗議,隨即遭到警方以妨礙公務、侮辱公署等罪名移送地檢署。自救會林致宇表示,這次事件根本就是劉政鴻大埔事件翻版,高雄市府在絕食其間不僅毫無聞問,在這次又趁自救會計畫北上的時機強拆,「跟國民黨有什麼兩樣?」。

吳富雄表示,市府對於拆遷案不聞不問,毫無溝通,還一直對外放話說「有與居民協商」,而今日又趁機強拆,民進黨政府應該要出面告訴民眾真相,他已無退路,會在現場絕食直到蔡英文出面為止。「將這條老命賠上也在所不惜」。隨後就在原地坐下繼續絕食,絕食時間正式邁入第一百個小時。

黎明幼兒園由於台中市「自辦市地重劃」訴訟失利,遭到迫遷命運,林金連拿出法院將於11月21日執行強拆的命令,以及幼兒園的關防,激動地表示,今天如果離開蔡宅現場,就什麼也來不及了,他堅持要蔡英文出來,數度想要往蔡宅衝,都被反迫遷團體同伴拉住,不過仍高聲呼喊,不願離開現場,使得原本在記者會5點半結束後要開會,再決定下一波行動的反迫遷團體成員,只能繼續待在現場,期間並與警方發生幾波小衝突。

在群眾無法解散的過程中,7點鐘左右,反南鐵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會長陳致曉致電總統府副秘書長姚人多,姚人多仍強調高雄和台中這兩個個案,中央無力介入,姚人多說,高雄果菜市場市府已經做過溝通,他認為溝通足夠,自願搬遷的人越來越多;而黎明幼兒院案,由於司法判決經定讞,必須尊重司法,如果居民有問題,他建議向監察院陳情;陳致曉透過麥克風,表達姚人多的態度,當場引起林金連更加憤怒,拒絕離開。

今天上午,高雄果菜市場自救會會長吳富雄絕食不支送醫(圖片來源:高雄果菜市場土地不義徵收住戶自救會)。

事實上,在今年9月25日,反迫遷連線等團體舉行遊行前,總統府方面就派出姚人多與連線及各自救會溝通,成功協調當時就計畫前往蔡英文住宅靜坐、絕食的各自救會暫緩行動,不過姚人多的「滅火」滅的只是蔡宅免於受到遭迫遷居民干擾的火,對於各社區面對的問題,只是說會向蔡英文轉達,但毫無實質的幫助;10月27日凌晨,到高雄陳菊官邸撒冥紙、丟雞蛋抗爭皆無效的果菜市場居民北上絕食前,房屋就遭到高雄市府強拆。

有高雄案例在前,黎明幼兒園園長林金連認為離開蔡宅就再無機會,情緒悲憤,雖然同伴極力勸說,仍不願意離現場,僵持達3個小時(攝影:宋小海)。

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會長陳致曉致電總統府副秘書長姚人多,得到讓人失望的答案(攝影:孫窮理)。

 

記者會結束後,黎明幼兒園園長林金連不願離開蔡宅,各團體在蔡宅前一直待到晚間8點,轉往總統府,入府溝通,不過府方僅派出一李姓專員,表示會轉達訊息,但林金連認為,未獲府方具體承諾,拒絕離開,直至今天 (10/31)凌晨1時,林金連仍在團體成員陪同下繼續滯留總統府內。

而台中自辦重劃自救會志工姜盈如昨晚約莫近12點走出總統府,回應表示,因為林金連今日非常激動又未進食,僅管與會者皆勸他離開,但他堅持總統蔡英文確定將與他見面才會離開。姜盈如指出,10月20日台中市地政局有派員前來表示將會協助,但25日法院的強制執行命令就發下來了,「誰還會相信台中市政府」。

台中市政府昨日則針對本案,發出的新聞稿,但從頭到尾沒有說要停止執行,只寫會轉達重劃會,姜盈如質疑,轉達又能有什麼用?他說,市府明明也曾召開都委會,將保留重劃範圍內的溪流、廟宇等,為何現在要把能否保留幼稚園的權力丟給重劃會?

進入總統府前,黎明幼兒園園長林金連激動地拿起幼兒園的大印,痛陳遭到迫遷的威脅(攝影:宋小海)。

 

你應該知道

自辦市地重劃是什麼?有什麼問題?

「市地重劃」是為實施都市計畫,可以以公權力介入強制執行(《平均地權條例》第66條)的政策工具之一,母法是《平均地權條例》第56至67條,可由「政府辦理」、「人民申請政府優先辦理」,或由「政府獎勵人民自行辦理」;即可分為「公辦市地重劃」與「自辦市地重劃」,而「自辦市地重劃」的法源依據為《獎勵土地所有權人辦理市地重劃辦法》。

自辦市地重劃的程序

2017/7/27《重劃辦法》修法完成後,「自辦市地重劃」流程首先由部份(10分之3人數、10分之3面積以上,第8條)地主發起「籌備會」,勘選重劃範圍、辦理座談會說明重劃意旨(第11條)、研擬重劃會章程,並召開重劃會(成立)會員大會(第9條);重劃會成立後,經會員大會通過,送出重劃範圍予地方政府核定、徵得地主同意(第6條);地方政府受理申請後,通知地主及利害關係人,召開聽證會(第27條)(更細的流程,請參考這裡)。

「自辦市地重劃」有法院的強制執行做後盾,「多數決(2分之1面積、2分之1人數地主,所謂『雙2分之1』)」的邏輯,排除少數地主的意見,也屢屢造成「強拆」的事件,更遑論區內承租戶等無土地所有權者的居住權益;不過,爭議更多的,恐怕是這個過程中,「多數決」原則是否真的被實踐了?

所謂「多數決」,是在重劃會包含理、監事選舉在內的各項決議,都需要達到「雙2分之1」門檻,但實務上,許多表決透過「無記名」方式進行(參考),同時,整個過程有沒有機會讓所有地主及相關利害人充份掌握資訊並參與,顯得十分重要,在法定程序中,被批評的地方,包括資訊不透明、缺乏民眾參與機制、異議門檻過高且救濟困難、沒有安置計畫…等。

舊的《重劃辦法》賦與連「重劃會」都還未成立之前的「籌備會」過大的權力,這也是2016年7月29日〈釋字739號〉解釋的重點。當時《重劃辦法》第8條規定為「自辦市地重劃應由土地所有權人過半數『或』七人以上發起成立籌備會」。大法官認為重劃範圍內有眾多地主,可以在只有7人就發起重劃計畫,影響其他地主權益甚鉅,而「籌備會」沒有「重劃總面積」與「地主總人數」比例規定發起的門檻,違反正當行政程序,宣告該條文違憲。

〈釋字739〉號解釋後的調整

此外,大法官也認為現行法律沒有要求主管機關在核定重劃範圍、重劃計畫的程序中,必須通知地主;也沒有要求主管機關舉辦聽證程序等,讓地主有充分的機會進行意見表達與論辯,也不符正當行政程序。最後,大法官認為申請核定「重劃範圍」、「重劃計畫」應屬於「重劃會」的職權,但現行法律卻規定由「籌備會」為之,違反法律保留原則。

2017年7月27,《重劃辦法》完成修法(草案對照表),將第8條發起重劃的門檻改為「10分之3面積及10分之3人數」的地主,可成立重劃籌備會。並且將原本第6條,在「籌備會」階段進行的「申請核定擬辦重劃範圍」,改到重劃會正式成立之後,同時新增第9-1條,在「籌備會」成立後、召開「重劃會」成立大會前,舉辦座談會,通知重劃範圍內的全體地主,在「重劃會」成立之後,才可進入「申請核定擬辦重劃範圍」的程序;此外也在地方政府核定重劃計劃前,加入「聽證會」程序,聽取地主及利害人意見,准駁必須附上理由。

回歸「多數決」能否保障居住權?

大法官的違憲宣告,基本上是在肯定「多數決」的邏輯下進行的,「自辦市地重劃」還存在的爭議包括重劃計畫中都設有最小重建面積,若市地重劃後配到的土地小於這個面積,就只能領取不高的補償金離開家園,在目前的法規下,只要有「多數決」,反對的地主便沒有不參與的權利,僅能就補償金額與重劃會協調,若協調不成,可要求地方政府進入「調處」,若地主仍不服調處結果,才可以對重劃會提出訴訟。

然而,訴訟也不見得能保障土地所有權人的權益,主要的原因在於自辦重劃相關的訴訟種類多,而各種訴訟的進度又不一,例如2012年,台中黎明自辦重劃案中的賴姓地主因不服重劃計劃要求其拆除原屋搬到另塊土地,對重劃會提起「配地無效」的訴訟,雖然一審勝訴,卻在二審尚未判決前,因重劃會另向法院申請強制拆除的訴訟先定讞,其住宅就在2016年4月先遭拆除。

目前,全台許多自辦重劃案都有反對的聲音,其中台中市是全台自辦重劃案最多的地區,共有14個單元,共1,394公頃的面積,台中各地反對自辦重劃的自救會組成「自辦重劃受害者聯盟」,質疑許多自辦重劃案根本是建商介入重劃會,圖利財團,主張應廢除自辦重劃制度。

2016/10/31 林靖豪初稿。
2018/8/20 孫窮理增修〈釋字739號〉解釋後修法情形。

標籤 (Tags)

昨天(10/30),在高雄果菜市場於蔡英文住宅的記者會及總統府,堅持要見總統蔡英文的台中黎明幼兒園園長林金連今天(10/31)上午一度傳出失蹤消息,在下午3點40分左右,高雄果菜市場自救會成員林致宇及律師助理欲前往衡陽派出所詢問林金連衛星定位情形,終於在失聯7個多小時後,於總統府旁寶慶路上發現林金連帶著一疊資料,蹲坐的台灣銀行大門角落,口中仍喃喃自語地表示要「見小英」,目前警方及救護人員已前往協助。

在警消等救護人員診視時,林金連幾不發一語,雙眼緊閉坐靠牆旁,直到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到場後才微開眼睛。林金連最後在徐世榮的勸說安撫下喝水,並由員警的協助下起身被轉送至介壽派出所。

由於在過去的迫遷的案例中,發生如大埔阿嬤朱馮敏及張藥房張森文的不幸事件,面對11月21日強拆期限,以及政府的相應不理,在昨天陳情中情緒激昂的林金連失蹤一度引起擔憂,台中自辦重劃自救會志工姜盈如表示,昨晚林金連與其他團體成員進入總統府陳情,但僅得一專員接見,在沒有具體承諾的情況下,林金連一度拒絕離開總統府,直到凌晨約12點半才在志工陪同下,前往位於南港友人處休息。

今天早上8點多,林金連出外散步,與同行的陳姓教師分開,隨即失聯超過7個小時,自救會透過Facebook粉絲頁發布訊息,接著網友也將此訊息廣傳,原本預計找範圍在林金連失聯的南港玉成公園一帶,沒有想到林金連又回到凌晨想見、卻沒有見到總統蔡英文的地方。中正一分局副分局長于增祥表示,上午十點接獲民眾通報林金連失蹤後,即通知全北市各分局發動尋找,並在下午兩點多發現林金連於北市仁愛路青少年育樂中心附近的手機訊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