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

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更新:2019/6/18 pm5:30
 
2019年新增月定捐×12個月
 
2019年單筆捐款

 
 
29.86%

150,264

290,914

進度:441,178

目標:1,477,336



長榮空服員罷工》下午遊行 三空服員凌晨先「苦站」

2019/06/04

焦點事件記者王子豪報導

空服員工會下午遊行,3名長榮空服員於凌晨4點開始,展開「苦站」。(攝影:王子豪)

空服員職業工會今天(6/4)下午1點在民生東路的長榮海運前集合,舉行大遊行。凌晨4點,3名空服員則先在目的地張榮發基金會進行12小時苦站行動,突顯飛東京、北京、金邊、瀋陽等航線,工時經常過12小時的過勞情形。

工會這次對長榮航空提出的勞資爭議8項訴求中,其中一項是改善飛東京、北京、金邊、瀋陽等9條,工時近12小時的「打來回」航線,也就是由一組組員飛去目的地、再接連飛回來。雖然空服員適用《勞基法》第84條之1的「責任制」,桃園市勞動局放寬空服員「正常工時8小時」等的部分規範,但仍有「單日工時上限12小時」等限制。

長榮空服員「工時」的計算,以桃園機場出發、再回到桃園機場的打來回航班來說,是從到桃園的南崁「報到」開始計算、到回南崁「報退」為止。以「桃園–金邊」航線為例,報到時間是早上6點45分,表定報退時間是晚上6點10分,表定工時為11個小時又25分。但如果發生氣候、機場管制等問題時,工時就很容易超過12個小時而違反《勞基法》。

對此長榮航空表示,有持續改善工時超過12小時違反《勞基法》的問題,2017年超時比例0.23%,2018年已降至0.14%,2019年第1季則為0.12%。具體改善措施包括自2018年,「桃園–北京」航線在雨季改為過夜,「高雄–東京」冬季班表過夜、「桃園–瀋陽」則預計今年(2019)試行冬季班表過夜。

此外「桃園–金邊」、「桃園–東京」則採自願報名的「專飛班」,每個月固定只飛這條航線。長榮航空說,專飛班組員固定、班表穩定,休假、連休都比較多,開放給空服員自由報名,長榮航空說,有了專飛班後,這些航班都沒有再發生超過工時的問題了。

但工會並不認為長榮航空在航班的調整,是真的想要解決空服員過勞的問題,只是在「法律」的層面,要避免違反《勞基法》而已。工會監事曲佳雲解釋,部分「冬季航班過夜」的調整,是因為冬季天氣的影響,不只飛機的「飛行時間」會稍長,也佷容易因為氣候問題而延誤起飛,造成工時超過12小時。以「桃園–北京」航線來說,表定工時10小時50分,但因為北京機場的作業方式較特別、又常有軍事管制,時間也很容易延誤,但公司也只對特別容易延誤的雨季改為過夜。

至於「專飛班」,曲佳雲說,長榮航空在其中做了一些操作去縮減工時。空服員一般報到後,會先在公司進行半小時的安全簡報,確認安全程序與航班狀況,但專飛班則以固定組員熟悉度較高為由,延後半小時報到,並在「交通車上」進行簡報。工會認為,這樣雖然縮減了工時,但也質疑這樣是否有飛安打折的問題。

另外曲佳雲說,空服員正常的情況下,要先回南崁的公司,把配備、制服放回衣櫃;如果空服員有需求,可以申請後被允許在機場「報離」。但最近有聽聞專飛班回來後快要超時了,公司就要求專飛班的組員在機場「報離」,但組員還是得回到公司歸還配備、完程其它程序,實際上並沒有真的減少工時。

工會理事廖以勤補充,「專飛班」是固定的組員,公司會明示暗示專飛班的空服員「缺額不補」,如果空服員請假,等於要由其他空服員分擔他的工作,所以申請專飛班的組員即使生病或身體不適,也會有很強的心理壓力不敢請假。

廖以勤說,公司只是要解決「勞檢」的問題,並沒有照顧組員的健康、精神狀況,甚至增加飛案的風險。並質疑公司如果能在專飛班上,作這些調整來降低帳面工時的數字,未來是不是也會用在其它航班上?廖以勤說,如果長榮自許為世界排名前幾名的航空公司,就不要再以最低標準和其它公司比較,希望公司能在營收狀況好而有條件的時候,把班表的狀況調整好,真正照顧勞工與乘客,才是永續經營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