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更新:2019/10/22 pm3:00
 
2019年新增月定捐×12個月
 
2019年單筆捐款

 
 
48.41%

174,864

540,252

進度:715,116

目標:1,477,336



校長掌生殺 升等決續聘 教師法大修 爭議中登場

2019/04/15

焦點事件記者侯百千、王子豪報導

《教師法》修法,家長(上,王子豪攝)教師(下,侯百千攝),分別動員,表達對修法的態度。

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今天(4/15)審查《教師法》修法草案(政院公告),原先預計下午進入逐條審查,但因為爭議過大,委員會決議今天將只進行大體討論,後天(4/17)早上召開座談會。對「教評會」看法衝突的家長團體與教師團體,在立法院外有三場動員。

家長教師團體各自施壓

教育部前,全國家長團體聯盟、人本教育基金會…等,家長團體支持政院版部分內容,但仍認為有所不足;他們認為,修法目是為避免「師師相護」、有效汰除不適任教師。因此認同政院版降低「教師評審委員會」解聘、不續聘、停聘、資遣教師時,非行政、董事的教師代表人數比例降至2分之1以下,但他們也表示,草案中雖然代表人數有修正,但出席及表決仍有3分之2的高門檻,還是不太滿意。

至於在多項議題皆有衝突的全國教育產業總工會(全教產)與全國教師工會聯合會(全教總),今天也分別動員,共同反對修法內容,要求將草案退回。

全教產理事長黃耀南認為教育部片面認定「師師一定相護」,修法讓沒有教育專業的「專家學者」來決定老師的去留,形同解僱教師的「刑法」,有影響教師權益,污名化教師之虞,因此強烈反對修法。

全教總理事長張旭政指出,草案是近年修改幅度最大的一次,卻大幅增加解聘教師要件,限縮工作條件,更讓工會擔心的是,可能會極大比例的增加校長權力,他舉例,草案將「行為違反法規,損害教師職務之尊嚴」被列為解聘要件,但何為「損害尊嚴」卻是交由校長決定,實質增加了校長「剷除異己」的工具。草案將教評會將增加外聘委員,讓教師代表比例低於2分之1,這也形同讓校長掌握「關鍵票數」。

全教總、全教產立場一致

黃耀南說,全教產並沒有參與草案的協商,教育部應從研商階段,就邀請各教師團體參與,並經預告、公聽會等,補足修法程序。雖然全教產這次的立場,與全教總大致相同。不過黃耀南說,教育部應該修正對「教師團體」的代表性認定,依現行《教師法》第26條,定義各級「教育組織」為「教師會」,教育部也多以「全國教師會」的意見為主。黃耀南說,全教總與全教會的關係較為親近,還有參與的機會,但全教產就時常被排除在外。

張旭政說,過去教育部雖然有邀請全教總(全教會)參與這一次修法協商,但當時的版本與現在政院版的《教師法》完全不同,現在的內容他們無法接受,更拒絕背書,也認為應該將此版本退回。

雖然教育部長潘文忠說,教育部對《教師法》修法採分階段處理,此次修法主要處理的是社會關注的「不適任教師」部分,但這一次草案仍涉「教師寒暑假休假」、兼任行政職務,以及與大學教師密切相關的「升等」與「評鑑」等問題。

寒暑假與行政職問題

高中以下教師在寒暑假休假的部分,目前規定在《教師請假規則》第12條,但草案第35條明定寒暑假到校或休息的規範。黃耀南說,現行寒暑假到校的情況,透過地方主管機關與同級教師會協商,各地縣市不同,約為2至7日,處在一個「可接受的平衡」。但草案中沒有「與教師會協商」等文字,恐怕有缺漏。張旭政也擔心,寒暑假納入《教師法》,一定會影響到現況,教育部就是想拿掉過去與教師會協商的結果,以及未來協商的程序。

兼任行政職務的部分,在政院版《教師法》草案第32條第1項第10款,明訂為教師的「義務」。黃耀南認為目前校方找不到願意接行政的人員,主因是誘因小、負擔大。他說,行政職位的補貼很少,而接下行政業務的教師,為了應付主管機關的訪視、評鑑,或是需要爭取經費而寫計畫,但這些業務都不是教師原本擅長的工作,造成很大的額外負擔。

張旭政則認為,找不到行政人員是上級的無能,現在卻透過修法成為教師的義務,這是強迫人民成為「公務人員」身分。張旭政說,大家想成為教育人員才當教師,卻被逼著當公務人員,若行政職務若有失差,還可能反而依《教師法》失去教師的職位。

至於與大學校師攸關的,就是「升等」與「評鑑」的問題。

大學教師的升等與評鑑

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秘書長陳政亮說,過去大學「未升等」、「未過評鑑」的教師續聘與否,並未明文規定,而許多學校更將「招生成果、行政表現、配合程度、產學績效、期刊論文數」等與教學無關的「指標」列為升等與評鑑的條件,讓許多教師因此不被續聘,更引發諸多爭議。

過去最高行政法院判決,大專校院要依《教師法》第14條佐證教師有「違反聘約情節重大」不續聘教師(參考);但未來若修法通過,「未限年升等」與「未過教師評鑑不續聘」等規定增列為資遣條件3069-001,將讓造成未來教師工作權益更不被保障,教師肩負更多與教學無關的壓力,遇到爭議事件也難像現在一樣尋求救濟。

陳政亮認為,此次修法增列多項解聘條件,讓原先「教師工作權保障」翻轉為「教師工作懲戒條款」,原本「保障」的核心概念也消失了,修法若通過,教師的處境將更為嚴峻。目前高教工會正在網路上連署,反對此部分的修法內容。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