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邊野古的呼聲 沖繩反美軍基地運動來台交流

2018/07/23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報導

邊野古反美軍基地運動。(攝影:謝碩元,2016)

「許多60歲到90歲的老人家每天3、4點就會起床,到邊野古基地大門前靜坐抗議」。

來自沖繩的泰真實說。

「基地工程第一階段是要把海圈起來,只剩最後50米了,全部圍起來後,海水就不會流進來,裡面的生物就會死亡」。

位於沖繩宜野灣市的普天間機場,是美國海軍陸戰隊的航空基地,因危險而惡名昭彰,更被稱為「世界最危險的基地」。美日兩國達成協議,要把基地遷走,卻不是遷出沖繩,而是遷到島另一頭的名護市邊野古。

「現在狀況就是國家把政策拿到很小的地方,要求他實施這麼大的政策,要全日本的安全由這個小島來保護。」泰真實說。

來自沖繩的泰真實(左)與川口真由美(攝影:梁家瑋)

7月14日,反對基地運動者泰真實歌手川口真由美來台,帶來沖繩第一手的狀況;泰真實工作地點就在普天間機場附近的老人醫院,他說,普天間機場就在住宅區中央,照日本法律,機場需離人群有一定距離,但普天間完全不用管日本法律,這也造成過去意外頻傳,甚至有過直升機窗戶直接掉到國小校園裡…

「對沖繩人來說,希望的是基地土地能歸還沖繩」; 泰真實說,大家都想關掉危險的普天間基地,結果卻是要在沖繩蓋另外一個基地,當時名護市民都嚇了一跳,甚至為此舉行市民公投。他說,為爭取市民支持,沖繩縣440公務員中,沖繩縣府每天派200人挨家拜訪,希望市民支持遷移,但公投仍有高達8成的名護市民表態反對基地搬遷。

市民的反對似乎無用,2013年12月17日,當時的沖繩縣知事仲井真弘多批准邊野古的填海造地計劃,基地遷移,似乎勢在必行,但是,2014年11月,反對邊野古基地的知事翁長雄志上台,一場「沖繩 vs. 日本」的戰役開打了…

2015年10月,翁長雄志以填海造地「破壞當地沿海海礁、破壞環境」為由,撤銷填海造地許可,日本政府則透過法律戰反擊,那霸法院於2016年12月作出沖繩縣府敗訴判決,2017年4月,邊野古工程正式開始。

延伸閱讀

普天間與邊野古反對美軍基地的運動,請參考:〈博弈前線 沖繩反美軍基地的海陸作戰

關於沖繩的過去與現在,可參考: 〈博弈前線》虛假的和平 未竟的70年

雖然縣府於法律上打了敗戰、工程正式開始,但沖繩在地抵抗卻未因此而放棄,在海上,抗爭者透過橡皮艇騷擾海事工程,在陸上,抗爭者長期進行「堵門」行動,希望能阻止建築材料的送入。

對抗爭者來說,面對的不止是警察暴力,更多的是網路上瘋狂擴散的不實言論;泰真實說,在網路上可看到非常多右翼宣傳,不斷散步仇恨沖繩、抗爭者的論述,說抗爭者是為了錢、抗爭是中共在後面推動的。

「我們主張普天間還給沖繩,魚鷹試直升機從沖繩撤掉,為何變成我們是中共同路人?」

泰真實說,曾有電視報導抗議狀況,完全沒記者來採訪,但報導內容卻寫「參加反對運動每天可以拿到多少錢」、「妨害救護車」、「恐怖分子」、「沖繩縣民並沒有反對基地」、「從靜坐現場的40公里為止都是反對派的人請不要靠近」;他指出,在這些「假新聞」的背後不是個人,而是海軍陸戰隊的宣傳部、公安警察、防衛省、防衛局、日本議會公家的組織。

今年(2018)2月,名護市市長選舉,安倍政府支持的無黨派候選人渡具知武豐,打敗反對基地搬遷的無黨派現任市長稻嶺進,對反對派來說又是一大打擊;泰真實說,渡具知武豐在選戰中特意不去提邊野古議題,反而強調經濟面向、要將名護市發展成光明城市,除此之外雖大多名護市民仍反對基地,但過去一連串的抗爭失敗,已讓許多市民覺得不管怎麼基地都會繼續做,還不如多要求些補償金。

對於接下來的發展,泰真實說,日本政府已發布訊息,8月17日就要在邊野古海上投入砂石,一旦砂石被投入海裡,海就無法恢復原來樣態,而在11月又將再度進行沖繩縣知事選舉,翁長雄志罹患胰臟癌,很有可能接下來縣知事是由自民黨的候選人當選,而翁長雄志雖反對基地建設,但也無法真的擋下這件事

泰真實說,翁長雄志目前計畫在卸任前能再透過行政手段,撤銷邊野古工程,理由是「工程當前進行方式與核發的工程計畫內容不符」,而沖繩當地年輕人也在串連,希望能透過公投的手段擋下此案。

川口真由美演唱多首抗爭歌曲(攝影:梁家瑋)

影像展「守住這片海~~沖澠邊野古抗議者照片展」,到7月31日,於流民棧(新北市永和區忠孝街3號)展出,8月4日至8月31日於半路咖啡(台北市大安區羅斯福路三段269巷51弄9號)(攝影:梁家瑋)

泰真實抗議美軍基地(資料來源:沖繩高江在台小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