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淨的煤不乾淨 國際空污專家批深澳電廠

2018/04/18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報導

國際能源專家Lauri Myllyvirta來台來台反駁「乾淨的煤」說法。(攝影:梁家瑋)

深澳電廠通過環差後,行政院長賴清德聲稱電廠使用的是「乾淨的煤」,今日(4/18),綠色和平邀請國際空污專家Lauri Myllyvirta來台,反駁賴清德說法;他說,「乾淨的煤」的說法是在誤導視聽,「超超臨界」燃煤機組,與效率最差的「亞臨界、燃煤機組相比,空污排放量差距最多只有15%,但燃氣機組與燃煤的空污量有倍數的差距。

Myllyvirta說,雖然深澳使用的是「超超臨界」機組,但政府誇大其與其他燃煤機組的差距,且就算「超超臨界」,與燃氣機組仍有數倍的差距,若比較高效率的燃煤與燃氣機組,燃煤發電硫氧化物(SOx)排放是燃氣的15倍,氮氧化物(NOx)是1.7倍,懸浮微粒是4倍,重金屬汞則高達12倍。

照Myllyvirta估算,未來深澳電廠一年將產生二氧化碳600萬噸,1,155噸的SO2,830噸的NOx,218噸的PM10,此排放量約等於160萬台小客車空污排放總量 ,未來將影響北部6縣市千萬人口,預估將造成每年數十人因空污而早死。

Myllyvirta特別指出,汞會對兒童發展造成危害,並造成成人慢性病,目前台灣最大的汞排放元就是燃煤電廠,深澳環差完全沒有評估汞的危害,也沒有健康風險評估報告,「不包含健康風險評估的空氣品質模擬是沒有意義的」。

他說,廢除燃煤電廠、改用再生能源是國際趨勢,七大工業國家組織(G7)中已有四國宣布將於2025年淘汰燃煤發電,德國亦表示將制定廢除燃煤時程表,國際的燃煤與再生能源發電將面臨黃金交叉,而隨著再生能源發電佔比提升,電力系統需要的是彈性調度,而非基載能源,台灣應投入更多資源發展彈性調度,而不是再蓋一座不利電力調度的燃煤電廠。

Myllyvirta是能源和空氣污染分析師,2006 年迄今,在綠色和平從事能源議題的研究與相關運動,2017 年他與哈佛大學研究團隊發表論文,分析東南亞地區的燃煤電廠空污,以及因此造成的早死案例,其中臺灣地區每年也有100多件早死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