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戰狂言 只因為川普「不正常」? 看戰後美國的國族地獄之門

2017/12/26

周世瑀(工人、英國雪菲爾大學政治學博士)
註:本文作者原標題為「美國的核武政策:以原子為種族滅絕服務」

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

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1984》

川普在聯合國大會的發言,youtube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在今年(2107)9月出席聯合國大會時表示,美國為了「國防」,必要時會「完全殲滅北韓」(totally destroy North Korea),意即殺盡北韓2,500萬人。(參考)這是聯合國自成立以來,頭一遭有元首在該組織演說時公開放話,要以武力澈底毀滅敵對國家。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利(Nikki Haley) 於今年11月底在聯合國聲言,要澈底消滅北韓政權(參考)之後,美國駐中國大使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在今年12月指控,「北韓是對人類最大的威脅」(參考)。 美國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則在12月15日聲稱,北韓若想上談判桌,就得放棄核武(參考)。美國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Herbert Raymond McMaster)則在12月19日表示,總統指示他以軍事手段解決北韓問題。麥克馬斯特警告,「美國毋須北韓合作,也能迫使北韓走向非核化」(參考)。

美國資產階級的言行,正是對聯合國的存在及其功能最大的反諷。《聯合聯憲章》第一章第一條第一項開宗明義申言「聯合國之宗旨為:維持國際和平及安全;並為此目的:採取有效集體辦法、以防止且消除對於和平之威脅,制止侵略行為或其他和平之破壞;並以和平方法且依正義及國際法之原則,調整或解決足以破壞和平之國際爭端或情勢。」(參考

從冷戰迄今,多數民眾受現實主義者、國族主義者和商業媒體的「教育」,對國際政治常有去脈胳化、去歷史化的「認識」。對美國和北韓衝突的理解也是如此。

目前主流媒體就朝鮮半島問題的論述可用兩點概括。其一、川普是個精神狀態「不正常」的美國總統。巧合的是,美國有27名精神科醫生為此出書,書籍一出版,立即成為暢銷書(參考)。其二、如果朝鮮半島發生核子戰爭,美國將會是「戰勝國」。

朝鮮半島是全球最可能發生核子戰爭的地區之一。21世紀的核子戰爭必然會是一場種族滅絕戰爭,而核子冬天(Nuclear Winter)的影響也會擴及全球。

要理解核子戰爭對人類生存的威脅,我們必須重新回顧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發展核子武器的歷史,以及審視美國遭受「蘇聯威脅」的謊言。

以「曼哈頓計畫」殲滅蘇聯

美國自1939年起祕密開始「曼哈頓計畫(The Manhattan Project)」。美國官方當時告知科學家的理由為,美國必須趕在納粹德國之前製造出原子彈,以阻止納粹擴張。納粹德國在1945年5月8日投降,但美國並未因此中止曼哈頓計劃。史達林(Joseph Stalin)早在1942年得知美國密謀製造原子彈,卻一直佯做不知。而蘇聯在二戰,正為美國的盟國。

美軍於1945年8月6和與8月9日分別在日本廣島與長崎投下原子彈。日本、美國、蘇聯官方檔案皆顯示,日本投降係因蘇聯對日本作戰(參考)。然而,原爆只是曼哈頓計畫的一部分。依據美國官方文件,杜魯門政府於1945年9月15日,即原爆一個多月後,且二戰結束尚不滿兩週,已策劃全面摧毀蘇聯(參考)。

1945年9月,美國計畫以原子彈攻擊蘇聯以及中國東北(滿州)的目標(圖片來源)。

1949年成立的美國「『國防』部(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Defense")」的前身,美國「戰爭部(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War")」的計畫指出,美國必須對蘇聯投下204個原子彈以摧毀66個城市、再以10個原子彈癱瘓蘇聯軍事基地、此外,另以10個原子彈於戰略上孤立蘇聯,共計224個原子彈。「戰爭部」並評估,原子彈的可能有效破壞力只有48%。故而美國必須使用 224/0.48=466個原子彈方能摧毀蘇聯(參考)。即使完全不考慮輻射污染和輻射落塵擴散的問題,投下1個原子彈僅以10萬人死亡估計,投下466個原子彈死亡人數必然會高達數千萬(466*100,000=46,600,000)。

美國戰爭部草擬滅絕蘇聯計畫不久後,蘇聯便獲得情報。蘇聯在1945時急忙於車里雅賓斯克州(Chelyabinsk Oblast)建立馬雅克(Mayak)核武工廠。美國紀錄片《輻射圍城》(City 40)對蘇聯以優渥物質條件收買蘇聯科學家,祕密製造核武,使其為資產階級利益服務的過程有精采的描述(參考1參考2)。但《輻射圍城》並未觸及美國「戰爭部」在1945年密謀殲滅蘇聯。影片對蘇聯急於發展核武,僅以冷戰解釋。

然而,「曼哈頓計畫」於1947年8月告終,而冷戰遲至1947才開始。美國軍方在1945年9月15日所擬的計畫是「曼哈頓計畫」的一部分,而非冷戰的一部分。蘇聯直至1949年才發展出第一個原子彈。

杜魯門終其一生從未對美國的原爆罪行感到歉疚,也從未對任內密謀殲滅蘇聯,以及為冷戰揭開序幕有任何反省。相反的,他在任內不斷誇大蘇聯威脅。換言之,杜魯門與川普最明顯的差別在於,後者對於以核子戰爭厲行種族滅絕直言不諱。

軍事工業複合體與核工業的共生

杜魯門為使用原子彈一事開了惡例,他的繼任者艾森豪(Dwight D. Eisenhower)的核武政策比起杜魯門猶有過之。1953年12月8日,艾森豪在聯合國發表了名為「以原子為和平服務」(Atoms for Peace)的演說,以對美國的盟國推銷美國核工業(參考)。 這個演說是代號為「真誠行動」(Operation Candor)的政府宣傳之重頭戲(參考)。艾森豪政府一方面在國際上聲稱將原子用於和平用途,以消減各國和美國國內對原爆的不安。另一方面又在國內以發展核能的名目掩護核武發展,並挹注龎大的經費、資源和人力與蘇聯進行核武競賽。

美國政府依賴核工業掩護軍工複合體所消耗的龎大政府預算。美國核工業資本家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核工業巨頭遂與聯邦政府達成協議。艾森豪在1957 年9月2日簽署《Price-Anderson核工業賠償法》(Price-Anderson Nuclear Industries Indemnity Act(參考))。該法的立法目的在於設定核工業資本家在核災時賠償金額的上限,超過上限的金額,一概由美國聯邦政府買單。如此一來,可確保電力公用事業民營化的利潤歸於資本家,而核災所致的龐大財務壓力則可順利轉嫁美國納稅人。

值得一提的是,英國在1956年啟用了位於坎布里亞(Cumbria)核電廠,並且大力宣傳「以原子為和平服務」論述。一如美國,英國政府也採取以核工業掩護英國軍工複合體的策略,該「核電廠」的設計和運作係以軍事用途為主、發電用途為輔。英國政府遲至5年後才公開承認,設立「核電廠」的目的是為了大規模生產核子武器所需的鈽,發電僅為副產品(參考)。

日本科學技術廳長官正力松太郎對發展核武也極有興趣。他是日本軍國主義者。他擔任原子力委員會委員長時便積極計劃自英國進口同型反應爐以便為「和平」服務(參考)。正力並非特例。日本首相岸信介於1957年5月7日申言,如果日本以核武「自衛」,並不觝觸日本「平和」憲法(參考)。

以原子為毀滅蘇聯服務

我們再回到美國「以原子為和平服務」的宣傳。艾森豪在1953年就任時,美國所擁有的核武數量為1,436個。而蘇聯的核武數量僅為120個。艾森豪在1961年卸任時,美國所擁有的核武急劇增加至24,126個。而蘇聯所擁有的核武數量僅為2,471個。

然而,我們不能僅以核武數量評估美國的軍事力量。簡單的說,一個原子彈相當於15,000噸黃色炸藥。而氫彈當相於15百萬噸(megaton)黃色炸藥。美國於1954年3月1在馬紹爾群島的比基尼環礁(Bikini Atoll)試爆氫彈時,當年氫彈的威力已是廣島原爆的1,000倍(參考) 。這正是以原子為世界「和平」服務的成果。

艾森豪從不相信自己說的「以原子為和平服務」的鬼話。《紐約時報》在1955年指出,艾森豪接受採訪時明確表示,原子彈猶如子彈,不是擺著,而是要拿來用(參考)。解密的美國官方文件顯示,美國在1956年6月密謀以氫彈對付蘇聯、中國、東歐。此後,美國再針對蘇聯第一大城莫科斯和第二大城列寧格勒,即聖彼德保,分別挑選179個和145個標定地面零點(Designated Ground Zeros),而地面零點即原爆點的俗稱(參考)。 與杜魯門政府的核武政策相較,艾森豪政府更為變本加厲。

冷戰結束的核子戰爭計畫

可能有人好奇,冷戰結束後,美國資產階級政府對以核武「先發制人」的立場是否已明顯轉變?《洛杉磯時報》在2002年3月10日的獨家報導指出,小布希(George W. Bush)政府在《核態勢評估》(Nuclear Posture Review)初稿中明確指出,美國考慮在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的衝突中使用核武。此外,若美國遭受生化武器攻擊,也可能以核武「還擊」。當然,如果有國家能承受美國以傳統武器所發動的攻擊,美國也會以核武殲滅該國(參考)。借用艾森豪的話,「核彈猶如子彈,是要拿來用的」。小布希政府認定,核武係用於實戰,不用於嚇阻。

川普在今年8月聲稱,如果北韓政權繼續「威脅」美國。美國會以世人前所未見的「火焰與憤怒」(fire and fury)殲滅北韓(參考)。他所說的「威脅」系指北韓拒絕美國的予取予求。

在歷史上,北韓的確曾與美國大幅改善關係。美國和北韓曾於1994年10月21日在日內瓦簽署《美國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協議架構》(The Agreed Framework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the 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參考)。當時美國承諾,不對北韓使用核武,並對北韓提供每年50萬噸重油以因應北韓的能源需求。北韓對美國的提議也展現了善意,不僅同意拆除可產出核武級的鈽之石墨反應爐,並承諾朝向朝鮮半島無核化的目標邁進。北韓政權的立場很明確,如果美國不再窮兵黷武,北韓願與美國進行有意義的談判與合作。

但是,該《協議架構》好景不常。小布希政府於2002年1月29日在國情咨文中將北韓、伊朗、伊拉克稱為邪惡軸心(Axis of evil),即支持恐怖主義的邪惡政權。美國並於2003年3月20日入侵伊拉克。美國對北韓的敵意,是北韓政權繼續發展核武的推手之一。

核子戰爭與「歷史的終結」

自1980年代迄今,已有許多氣候科學家模擬核子戰爭對全球氣候的影響。簡言之,核火焰風暴產生的煙塵會上升至平流層,阻礙陽光到達地球表面、地球溫度會回到如同冰河時期。而地球臭氧層遭到破壞,導致生物直接暴露於紫外線。使用核彈在爆炸時所產生的放射性落塵,會破壞地球生態系統。核子戰爭的結果即是氣候科學家所稱的核子冬天(參考1參考2參考3參考4)。由於核子戰爭必然危及氣候,故而一旦發生核子戰爭,沒有任何國家會是戰勝國(參考)。

問題來了。川普一再公開表示,美國早晚會殲滅北韓,而俄羅斯和中國資產階級政府當然不會坐視美國在朝鮮半島發動核子戰爭。我們有必要知道,一旦發生核子戰爭,會造成何種後果。

美國「核子黑暗和核子饑荒」(Nuclear Darkness & Nuclear Famine)網站就核子戰爭所致的氣候浩劫加以模擬,並有數據可供我們審視。(參考1參考2

美國和俄羅斯......大部分戰略核子武器目前皆處於高度警戒狀態(在2009年,美國和俄羅斯保留超過2,000枚高度警戒狀態的核子彈頭)。兩國地面上的洲際彈道飛彈可於30秒到3分鐘內發射。

2008年的研究推估,在大城市引爆4,400枚戰略核彈將導致7.7億人迅速死亡,並釋放1.8億噸濃厚黑煙。核子爆炸發生10天後,煙塵將形成濃密、覆蓋全球的平流層煙塵層,其後將阻擋70%照射北半球的陽光和35%照射南半球的陽光。

其後的核子黑暗將使北半球大部分地區溫度迅速降低攝氏20度以上,在歐亞大陸的許多地區溫度將下降30度。在北半球最大的農作物產區,日間最低氣溫將下降至冰點,並持續1至3年。全球平均地表溫度將下降至18,000年前距今最近的冰河時期水準。

全球地表溫度驟降將減弱全球水文循環,同時溫度改變將使北半球夏季季風循環停止。而全球降雨量將會減少45%。

災難性的氣候和臭氧耗竭將持續10年縮短農作物的生長季節。在核子戰爭爆發的中心地區將會持續數十年,甚至幾個世紀。在此情況下,全人類和大部分的動物物種可能死於饑餓。

節錄至此,我們應該明白一旦發動核子戰爭,本質就是種族滅絕戰爭,影響及於全球,無人能倖免,而「以原子為和平服務」的論述實為一彌天大謊。

「以原子為和平服務」的社會關係在發展核武和/或使用核電的各國雖以不同的形式出現,但也有不少共同點。例如,核電廠發生輻射外洩時,官方會再三強調,無輻射外洩,要求民眾放心。而發生核災時,資產階級文過飾非則屢見不鮮。而核電國家之龎大知識生產體系則是隱瞞自二戰之來,原子常為戰爭和資本積累服務的事實。核工業輸出國的競爭也是各國軍工複合體競爭的一環(如美、俄、中、法、日、韓)。至於積極發展核武的國家,如聯合國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美、俄、中、英、法)、以及以色列、印度、巴基斯坦、北韓,不論其政治體制為何,一旦涉及研究、製造、使用核武之事向來是資產階級說了算。一般民眾對於禁絕核武研究、製造、使用,乃至於銷毀核武、以維護地球生態和人類生存之事,毫無置喙餘地。資本主義體制下國家的本質即是資產階級國家,在此表露無遺。

開啟國族主義的地獄之門

再回到文章一開頭所討論的問題,川普政府一再放話,若北韓繼續「威脅」美國,美國勢必得「殲滅北韓」。川普是否只是個「不正常」的美國總統?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必須再次回到二戰結束前的歷史。

1945年8月9日,即原爆後,杜魯門在白宮表示,「我們必須成為此一新武力(原子彈)的託管者,以防止它遭到濫用,我們要以它為人類服務。此一重責大任落在我們身上。我們感謝神,讓我們,而非我們的敵人,擔負此一責任。我們祈求神以祂的方式和目的引導我們使用原子彈(參考)。」 這裡有必要解釋一下杜魯門的言論。他表示,美國使用原子彈,無非是「替天行道」。唯有美國方能「善用」核武,其他國家只會「濫用」核武。這段話彰顯的不僅僅是杜魯門的立場,也是艾森豪對蘇聯立場,更是現今川普對北韓的立場。

歸根結柢,川普並非是個「不正常」的美國總統。川普政權對北韓和俄羅斯的窮兵黷武也非特例。說穿了,這一切無非反映,美國資產階級政府自1945年以來泯滅人性的國家政策之「正常」延續。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