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田水 反深井上台中 美濃夜行巴士再開動

2017/08/18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報導

美濃「夜行巴士」再開動,鄉親齊聚台中台水公司門口。(攝影:孫窮理)

美濃的「夜行巴士」再度開出,七台遊覽車載著擔心田裡的水一天天減少的農民,來到台中市;事情的起因,是這個月9號,有人發現在美濃手巾寮地區,台灣自來水公司的8口深水井開始動工下挖了。

現在在美濃,已經有14口200米深的深水井,每天提供自來水公司10萬噸的地下水,2015年2月,「高屏地區原有水井抽水量復抽工程(含新設)」通過環評,預計每天再抽7.5萬噸,2015年11月,居民組成「反對興建深水井自救會」,在吉和、吉東、吉洋、清水四個里居民共同反對下,立委邱議瑩召開協調會,決議停工。

而這一次,根據水公司的說法,八八風災後,高屏溪水濁度提高,大高雄供水危機顯現,8月7號,台水公司董事長郭俊銘向高雄市副市長報告後,開始工程。

「十幾年前,水公司到美濃來鑿井之後,田裡的水就枯竭了」。

美濃農會監事,同時也是高雄農田水利會獅山里龜山圳的小組長蕭銘興說,「在美濃,現在夏季休耕多,主要的農產品稻米、水果、蘿蔔…等的產季,大多集中在每年10月到第2年6月的『枯水期』」,除了地表水圳的水外,灌溉還要靠水利會自己鑿的60米深水井。

水源減少之後,深水井抽不到水,獅山里水源頭的400甲旱田,沒有水灌溉,「到了4月,稻子抽穗的時候,農民都睡不著覺了」,蕭銘興說,在水源缺乏的情況下,水利會的深水井,抽一小時就得停半小時,農民開始搶水,為了引水的問題,老人家甚至在田裡打起架來。

「水是農民的血水,你水公司說大高雄需要美濃的水,那我的血水讓你抽就算了,現在是連骨髓你都要抽去」蕭銘興氣憤地說到。

身著傳統客家藍衫的美濃鄉親。(攝影:孫窮理)

繞行水公司一圈。(攝影:孫窮理)

農民與吸水怪獸對抗。(攝影:孫窮理)

7輛遊覽車,300多人,其中不乏年逾七旬的老農,婦女身著傳統的客家藍衫、帶著作物的照片,繞行水公司一圈之後,大家拿起帶著樹葉的樹枝,一起對抗自救會自製的「吸水巨獸」將它擊倒;不過決定鑿井的郭俊銘沒有現身,現場只有總工程師羅健成和第七區(高雄)管理處處長王明孝。

對於同樣是客家人、曾經擔任過民進黨客家事務部主任郭俊銘沒有出面,只派出沒有決策權力的人,惹得鄉親們格外生氣,羅健成給了一個官方的回應,「水公司接受大家陳情,之後會再徵詢大家的意見,再思考大高雄用水問題之後再做決定,目前會維持『停工』」。

這個答案當然難以讓人接受,水公司考慮的還是所謂「大高雄用水問題」,徵詢意見又是誰的意見?先前,水公司對外的說法,鑿井已經取得大多數居民的同意。

與兩年前四里同聲反深井的情況相較,四個里中,現在只有掛名自救會會長的吉洋里里長曾順昌來到現場,自救會新聞連絡人賴漢生質疑政府「溝通」的手法,「水公司找里長,一個里長同意,就等於一整個里幾千里民都同意」,除了找里長「喬」事情,賴漢生說,水公司委託里長發「同意書」,裡面的內容問的是居民家裡願不願意牽自來水管,在美濃,能有相當高的比例,家裡沒有自來水,牽水管是好事,當然大家都會同意。

不過,後來水公司卻拿著這樣的「同意書」,說高比例的居民同意鑿井;其實,只要看一看水公司的說法,大概就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了,「鑿井周邊旗山、美濃四個里的里民,將由水利署跟台水公司籌應經費辦理自來水管線延管工程,讓回饋完全由周邊里民享受」。

作為一個公共服務的國營事業,把自己應盡的義務,當作「回饋」也就算了,還把「鑿井」跟「接管」連在一起,同意「接管」等於同意「鑿井」。

國家為了達成它的目的,利用各種方法製造「民意」,對美濃人來說,再熟悉不過,1999年4月,為了展現真正的民意,美濃反水庫大聯盟進行挨家挨戶的調查,讓民眾簽名表達意願,最後公布72%的反水庫民意,成為最終擋下美濃水庫的關鍵。

水公司的井,深達200米,與60米深的農用深水井屬於不同地層,水公司的說法是,不會影響到農業用水,不過蕭銘興認為,過去的14口深水井開鑿之後,水源枯竭是不爭的事實,雖然地下水屬於不同地層,但是中間的不透水層仍然有滲漏的問題,如果碰上地震等地層變動的狀況,產生裂縫,水公司在下層抽,上層的農業用水就會順著裂縫流下去,而如此大規模的抽水,一旦地下水補注不足,還有造成地層下陷的危機。

 

至於水公司言之鑿鑿的抽水為的是大高雄地區的飲用水,水公司甚至將此稱為高雄人的「救命水」,但是自救會質疑,市政府和水公司積極開發水源,為的還是「工業用水」,蕭銘興說,水抽走了,都在一樣的管子裡,「誰知道你是民生用水還是工業用水?」,高雄市人口增加緩慢,民生用水需求也沒有太大的變化,目前後勁五輕已經關廠,不過三輕更新擴大產能,未來是不是為著更多高耗能的工業鋪路,則一直是潛藏在水資源爭議背後的重要提問。

從早上十點,到下午兩點多,足足四個多小時的時間,郭俊銘都沒有出面,最後,王明孝承諾,一週內(至8/23前),把目前深水井工地的「動力機械」,像是馬達等,先行移開,這段期間,沒有溝通好,不會動工,至於溝通的方式,則答應召開公聽會,在「沒有辦法幫董事長承諾」的條件下,王明孝也只能說自己會去公聽會,去之前「一定取得做決定的授權,不然就請董事長自己去」。

台水總經理郭俊銘不肯出面,只派出沒有決策權的人接受陳情,圖左為總工程師羅健成。(攝影:孫窮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