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棵樹是怎樣倒下的:永劫回歸、郝志柯繼的北市府

2017/05/25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

大巨蛋與附近行道樹(資料照片;攝影:孫窮理)。

「這33棵被移走,就直接沒有樹了」,松菸公園催生聯盟游藝這麼說。

從松山菸廠長成大巨蛋的這段歷程,就是一棵棵老樹遭移走的血淚史;過去的松山菸廠,黑板樹聳立,樟樹、楓香綠蔭成林,但隨著松山菸廠1998年關廠,大巨蛋選址松菸,園區1000多棵顆樹斷斷續續,或暴力、或「照流程」的遭移走,現在,就只剩下這33顆樹了,而這33顆樹還是三年前,兩萬人連署、護樹志工日夜死抱樹幹擋下的。

如今,號稱「改變成真」的市長柯文哲上台,經過大巨蛋「五大弊案」到「儘速復工」等爭議。樹,該移還是要移,唯一「改變」的,可能是在前市長郝龍斌時期,他還會清楚的跟你說,移樹是為了路型拓寬,但柯文哲卻不斷跳針,一下說「沒有要他移,只是『允許』他移」、一下說「沒有要移樹,只是要斷根」,當被問到為何移樹時,柯文哲也完全不直接回答,只會說「移樹有他的SOP」,就是不肯講清楚說明白,在遠雄都審、環評都還未通過的情況下,為何這時就將移樹排上時程...

柯文哲:這樣處理老樹的方法,不是一個文明城市應該有的行為...

讓我們還是先將時間倒回3年前(2014)的4月底,還是由郝龍斌擔任市長的那個時間點。4月23日凌晨,遠雄出動怪手開始推倒老樹,大巨蛋周邊屹立數十年的202棵行道樹面臨生死存亡關鍵,護樹志工或抱樹、或擋卡車,使用各種方式阻擋怪手開挖,但到25日前,202棵行道樹已有80棵遭強行移除。

而當時身為台北市市長候選人的醫師柯文哲,也站出來呼籲大家一起來護樹。26日晚間,柯文哲在護樹志工幫忙拍攝的影片裡說,「如果,我們不能把樹當作樹看待,把樹當作一個生命體看待的話,我們如何建立一個把人當作人看待的社會? 我認為,這樣處理老樹的方法,不是一個文明城市應該有的行為。我也在此呼籲社會大眾來關注這個議題,我們應當讓台北市成為一個比較文明的城市,謝謝各位」。

之後,護樹志工持續不眠不休地肉身擋怪手,而除了阻擋行動外,因當時市府、遠雄移樹理由是,為了因應大巨蛋完工後預期帶來的人潮、車流,要拓寬車道,護樹團體也提出一棵樹都不用移的「民間版道路變更設計方案」,期盼市府、遠雄以路樹原地保留為優先考量。

到了6月,護樹團體已在當地守護老樹超過1個月,北市府承諾在夏天結束前,不會再移樹,也提出只需移兩棵樹地「以路就樹」方案,但到了8月,交通局卻以交通安全由為更改方案,從「只需移兩棵變成僅兩棵保留」,讓護樹團體難以接受,北市副市長張金鶚決議要交通局再微調;後續,雖曾傳出遠雄找日籍「樹醫生」、要以「最高技術」移樹,但最終仍無實際行動,直到年底,「護樹柯醫師」成了「柯市長」。

2015年1月21日,柯文哲與遠雄會商大巨蛋案,達成重新議約、年底完工的共識,對於經歷郝市府時期的移樹抗爭、僅剩的33棵行道路,柯市府表示將以「護樹SOP」確保樹木在移植過程中獲得妥善照顧,但對當時已在大巨蛋紮營護樹270多天的護樹團體來說,「重點不是怎麼移,而是為何要移」;2月6日凌晨2點左右,遠雄出動大批工人在路樹旁架設圍籬,與護樹志工發生嚴重衝突。當時遠雄副理楊舜欽拿出北市體育局公文,表示遠雄行動是已得北市核准的合法施工,副市長鄧家基則在稍晚表示,在遠雄未與護樹團體溝通、重新完成議約、提出全區疏散計劃等四項行動完成前,應暫緩移樹,北市府也廢止原公文。

至此,從2014年4月開始的移樹護樹,暫時告一段落,而下一次的戰場,是在今年(2017)初,但誰也沒料到,這次移樹,卻是由市府發動的。

民團批柯文哲「人無信不立」(資料照片;攝影:梁家瑋)。

柯市府推動、遭詢問又不斷跳針的「移樹工程」

「移樹是柯市長市長室發動的」,游藝說,1月24日,北市府找遠雄開會討論大巨蛋周邊老樹移植作業,會議由市長室專員賴彥霖主持,後續遠雄在市府的指示下提出、並審議通過「現有行道樹移植計畫」,但不管是會議、審查過程,護樹團體都沒被知會,就這樣,北市府在5月4日發移樹許可給遠雄,遠雄也於5月15日正式動工。

而在對外說明此次移樹的理由,柯文哲則是每日一變,14日遭護樹團體抗議時,柯文哲說,「北市移樹有SOP,樹不會就這樣被搬走」,不回答為何移;18日媒體詢問為何同意移樹,柯文哲說,市府沒有幫遠雄移樹,只有允許遠雄移樹;22日,市議會備詢時,柯文哲又改口了,這次連移樹都不承認了,他說,只是讓遠雄斷根 0 ,「斷根也不一定要移」、「我同意他斷根,但沒有同意他移樹」;游藝批評,「如果你覺得自己站的住腳,講清楚嘛!」

雖然柯市長的說法變變變,但在台北市政府的正式的新聞稿中,早已承認此次行動是移植樹木,而用的理由則是「防洪排水」。據市府22日新聞稿,「大巨蛋停工後因防汛期颱風季節即將到來,為避免遇豪大雨或颱風造成周邊地區淹水情況發生,所以本府都發局依據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定及相關規定同意BOT廠商先行報備施作『防災維護工程項目』中『防洪排水系統』一項。且為了因應大巨蛋將來人潮集散及車流量的交通需求,所以基地二側路輻未來必須拓寬,這些行道樹剛好位在未來路型及排水溝的位置,所以必須移植行道樹。目前BOT廠商所施作之行道樹移植工程非屬停工處分項目,所以沒有違反停工處分」。

市府所說的「非屬停工處分項目」,指的是依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去年(2016)8月判決,遠雄可對大巨蛋有公安疑慮部分進行施工,而遠雄於去年8月底向北市府提出14份防災維護計畫書,市府9月6日核准其中7項,其他項目則在今年4月再次審查時通過。但讓護樹團體質疑的是,若說是為了防洪排水需要,目前斷根作業後,要到明年(2018)1月才能移植,根本無法趕上本市府所謂的「防汛期颱風季節」。游藝也說,這些樹在松山菸場附近已這麼多年,過去颱風豪雨也沒淹水,現在北市府卻說為了防訊要移樹,「這33棵樹跟淹水有什麼關係?」

當然,除了防洪排水外,包含柯文哲議會備詢、市府的新聞稿裡都有提到另一個移樹的重要理由,「路幅未來必須拓寬」,所以要將忠孝東路、光復南路行道樹移走。而這,也是2014年郝市府時期的移樹理由,但因現在大巨蛋只有14項工程可施作,不包含路型變更,只能用「防洪排水」等名義來包裝。游藝說,柯文哲方案跟郝龍斌完全一樣,只是說有一個所謂的移樹SOP,「說我有移樹SOP,拿移樹SOP來當擋箭牌」、「改變個屁」。

貼滿標語與符咒的柯文哲立排(攝於2016不拆蛋就搗蛋遊行;攝影:梁家瑋)。

為何現在要斷根、明年要移樹?

但為什麼要現在就一定要斷根? 柯文哲已多次表明,「移樹有SOP」,斷根後要一段時間才能移樹,照市府規劃,現在斷根,明年1月才能移樹,所以我們該問的是,為何市府那麼堅持明年1月一定要移樹? 他真能確定明年1月遠雄大巨蛋成完成都審、環評、取得建照、復工,進而完成建設嗎?

如照北市府目前一連串的規劃,市府是鐵了心要讓遠雄「一定要通過」審核,「一定能完成」大巨蛋。游藝說,法院判決是遠雄可對有公安疑慮部分施工,但市府核准的14項工程卻只有3項跟公安有關,剩下11項是讓遠雄做外牆、雨遮、屋頂,全都是讓他全面復工的東西,「現在只剩內部裝潢沒核准而已」。他說,市府表面上沒讓遠雄復工,但實際上就是全面復工,從大巨蛋外護樹帳棚就可看到,商場的外牆一直在改變,玻璃帷幕的框都已裝上去了;「遠雄想做的就是這些,把大巨蛋屋頂蓋起來,商場玻璃帷幕做好,外觀外牆都做完了以後,我就只剩內部裝潢」。

你知道陳景峻做過什麼事嗎?
2016/05/02來表決要不要表決!挾「民意」 北市府再推新北投車站遷移
2016/05/02來表決要不要表決!挾「民意」 北市府再推新北投車站遷移
發言結束後,陳景峻忽然表示「議程結束不代表這個案子就這樣結束」,接著將進行表決。文資團體抗議不符議程,陳景峻說,「這是行政裁量權」、「我要拿回去做建議不行嗎?」,並要「想要表決的請舉手」。但贊成表決的人數尚未清點出來,陳景峻看很多人舉手,就說「有贊成嘛」,直接針對新北投車站重組位置進行表決。現場大多數里長舉手贊成車站重組於七星公園中,陳景峻說,「公共議題要聽在地聲音」,他會將「北投人」的意見帶回去,請文化局、都發局用此結果做考量。
閱讀全文:

至於審議方面,大巨蛋要通過台建中心防火避難審查、都審、環評,進而取得建照,才能復工。大巨蛋已在5月初通過台建中心審查,送往營建署,預計1到3個月會送件到北市府進行都審、環評。之前遠雄曾放話不認同都審會的審查,據媒體報導,北市府已考慮讓多次針對遠雄的都發局局長林洲民迴避,改由副市長陳景峻擔任都審會主席;游藝批評,「考生不滿意主考官,教育部就能換一個主考官來幫考生考試嗎?」

從5月15日動工至今,大巨蛋週邊的33棵老樹,忠孝東路人行道的13棵楓香,鋪面已破壞完畢、斷根進行中;光復南路中央分隔島的十棵木棉已斷根;光復人行道的9棵印度紫檀與1棵烏桕則仍在破壞鋪面中。距離大巨蛋周邊最後33棵樹全數斷根,日子已一天一天的逼近了,而這個從郝龍斌時期規劃、最後卻未能完成的「未竟之業」,在柯文哲手上一步一步成真,至於郝龍斌卸任前曾提過的「以路就樹」方案,則彷彿完全沒存在過......

2011年萬聖節前後的「不給綠地就搗蛋」遊行(資料照片;攝影:孫窮理)。

  1. 樹木主要透過根部吸收水分,移植時將根部切斷會阻斷水分來源,可能導致植物缺水死亡。因此大型樹木移植前要進行「斷根處理」,藉由斷根將部分樹根切斷,並誘發新樹根生長,水分的吸收作用才能不中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