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

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更新:2019/2/19 pm3:30
 
2019年新增月定捐×12個月
 
2019年單筆捐款

 
 
20.94%

137,664

167,444

進度:305,108

目標:1,457,272



Hydis工會幹部自盡 台韓跨海悲憤抗爭

2015/05/14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報導

韓國金屬工會Hydis分會前支會長裴宰炯於5月6日於韓國自殺身亡,台灣Hydis支援小組成員近百人,今天(5/14)上午,前往Hydis母公司永豐餘集團總部抗議,丟擲雞蛋、冥紙及潑撒紅色顏料過程中,因為警察意圖抓人,引發連串拉扯衝突,在衝突過後,勞團百餘人繞行總部街區一圈,祭悼曾在這裡與台灣團體一同守夜抗爭的裴宰炯,聲言將繼續同步升高抗爭。

藉機打壓工會,造成幹部自殺,Hydis支援小組將紅色顏料潑撒在永豐餘集團的招牌上。(攝影:孫窮理)

裴宰炯是Hydis工會的重要領導幹部,今年初,工會兩度來台抗爭,都有參與,5月6號,他在韓國江原道雪嶽山上吊自盡,參與聲援Hydis抗爭行動的台灣人權促進會、Hydis支援小組成員顏思伃表示,Hydis關廠後,將廠房出租給兩間科技公司,這兩間公司用自己的設備生產,Hydis提供他們瓦斯、空調及氣壓等設備,僅留下32人維持這些系統的供應,裴宰炯是其中之一。

5月1號勞動節,裴宰炯主張排班的成員一同前往首爾,參與抗爭。目前人在韓國的支援小組成員詹力穎表示,當天早上10點到晚上8點這段時間,沒有人輪班,造成承租公司生產線溫度過高,無法生產,不過並沒有設備因此造成損壞。Hydis韓籍社長向裴宰炯表示,這造成了「上百億」韓元(約三億台幣)的損失,並且要求工會停止抗爭,否則就將向32位尚駐廠的工會會員求償,甚至揚言,將要將資源供應系統外包,將這32人也裁掉。會員甚至已經接到資方要求賠償的信件恐嚇。不過詹力穎表示,事實上,目前兩間公司都還沒有提出具體損失的計算,也還沒有向Hydis求償。

這是一個明顯借題發揮,向工會施壓的動作,對此,裴宰炯認為是自己的責任,在遺書(韓報導新聞翻譯)中,裴宰炯將此事造成資方藉機對工會施壓(因為我一下子的失誤給抗爭澆了冷水)歸咎於自己。在遺書中,裴宰炯提到「都是因為我主導策動,5月1日的事都是我造成的」,這個藉機打壓抗爭的動作,疑似導致裴宰炯自盡的原因,在韓國,Hydis工會昨天(5/13)上午在廠區召開記者會,中午時,憤怒的工會會員與裴宰炯的家屬佔領了社長辦公室,要求社長出面。

在韓國,Hydis工會漁場區的抗爭。(照片提供:Hydis支援小組成員詹力穎)

上午,台灣聲援團體前往永豐餘集團總總部抗議時,韓國的佔領行動還在持續,因此,這一場在台灣的行動,也成為兩地同步的抗議,勞團要求永豐餘及Hydis社長出來面對家屬。而最讓台灣團體憤怒的,是永豐餘公司再台灣竟對媒體宣稱裴宰炯「並非被資遣的員工,也非先前聲援抗議的團體成員」,這句話前一段是利用大家不了解Hydis狀況的閃避之詞,後一段則完全是謊言。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支援小組成員陳秀蓮說,裴宰炯的確不是被資遣的員工,但是永豐餘著眼於Hydis的專利,關閉工廠,最後整個工廠關掉是遲早的事,他說,裴宰炯兩度來台抗爭,3月份的時候,幾天下來,他已經喊口號喊到沒有聲音,3月26號遊行仍是一路高舉雙手,堅持到底,北市產總總幹事陳淑綸也說,就在永豐餘總部的夜宿,裴宰炯就站在他的眼前,沒有媒體與外人,在做「勞動者戰歌」教學的時候,「手肘連一個彎都沒有、眼神直直地看著我」。

這樣的一個人,永豐餘可以隨意說說他不是「聲援抗議的成員」,陳秀蓮憤怒地說,永豐餘這樣對待一個在Hydis待了21年的員工,「說謊、無恥」。

悲憤的支援小組成員向永豐餘總部丟擲雞蛋、冥紙並潑撒紅色顏料,其中潑顏料的動作,引起警方強烈反應,意圖抓人,爆發連串拉扯衝突。之後,勞團圍繞總部街區遊行一圈,紀念這個在一個多月前,還一同在此抗爭的戰友。詹力穎表示,韓國方面,工會佔領社長室的動作,還將持續到社長出面為止,除了要求社長出面面對之外,也要求韓國政府介入,並要求永豐餘負責人何壽川停止造成這個悲劇的關廠裁員政策。支援小組表示,永豐餘不面對問題,跨海抗爭仍將持續,而支援小組也將升高抗爭。

潑顏料後,警方意圖抓人,引發衝突。Hydis支援小組帶著曾經一同在永豐餘總部前夜宿抗爭戰友裴宰炯的遺像召開記者會。(攝影:孫窮理)為裴宰炯遺像掛上「團結、戰鬥」的頭帶。(攝影:孫窮理)支援小組向永豐餘總部丟雞蛋。(攝影:孫窮理)

相關事件頁

超越零碎資訊,掌握事件脈絡,請到《焦點事件》的「事件頁」:

事件頁》韓國Hydis工人來台抗爭

韓國工人試著以行動力,追上跨國流動的資本,並串起了台韓工人的連結;而台灣工運界,組成「聲援連線」,協助韓國工人數度來台,跨海抗爭,拉出階級的認同來挑戰國族的界線。Hydis的幾經轉手,說明了國際資本的自由流動;而台灣的公部門,如警察地方分局、移民署的介入,則呈現了勞工跨國抗爭的不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