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航解散》首次協商 資方不認工會代表 勞工不排除走上街頭

2016/11/23

焦點事件記者宋小海報導

工會成員僅約半個多小時即離開總公司,工會副理事長龐閔憶出示執行長劉東明昨日的承諾書,質疑資方今日不肯承認工會成員代表性,可能另有「奧步」。(攝影:宋小海)

你知道嗎?
《大量解僱勞工保護法》的大解程序是什麼?
《大量解僱勞工保護法》的大解程序是什麼?
我國《大量解僱勞工保護法》(下稱《大解法》)制定之需求,肇因於早期惡性關廠的問題,由於立法冗長,行政單位乃以行政措施先行因應,然而這些行政措施並無罰則,且無實質拘束力,造成效果不彰,上述情形無法獲得完全解決,在勞工團體與學者的努力下,參酌美國、德國、日本等規定,2003年《大解法》應運而生。
閱讀全文:
台灣的工會型態有哪些?
台灣的工會型態有哪些?
依據《工會法》第6條之界定,台灣的工會組織可分為企業工會、產業工會與職業工會三種類型。
閱讀全文:

復興航空董事會昨日(11/22)議決解散後,企業工會也在同日取得正式成立證書,勞資雙方原擬在今日(11/23)上午8點半依《大量解雇勞工保障法》進行首次勞資協商會議,然而僅約半個多小時,工會20人即走出復航總公司,表示資方拒絕承認工會提供的與會成員名單,最後並未進行協商,工會成員即離開現場,而未來不排除以走上街頭等方式爭取正式協商對話的空間。

「今日的協商不是破裂,是沒有達成協商、根本沒有協商。」復航企業工會副理事長龐閔憶指出,昨日執行長劉東明親筆簽約承諾,勞方可有20名企業工會成員參與勞資會議,未料今日資方先是一度被阻擋工會成員,質疑勞方提供的工會成員名單,經工會抗議之後才放行進入會場,但該場地卻是只有資方主管使用門禁卡才得以進出的小房間。龐閔憶說,劉東明現身後,卻也同樣不認可工會所提供的企業工會成員名單,就連他昨日白紙黑字的承諾內容也不承認。

龐閔憶說,工會同時要求協商內容公開化,現場錄影、錄音以保障勞資權利,資方卻不認同,甚至有人提出要沒收手機及個人攝影用品。她質疑除了執行長劉東明本人在場之外,在場資方人員將近20人之中,也有人拒絕告知所屬代表,並說自己只代表他個人,對此工會無法瞭解這樣的會議成員有何意義,也令人懷疑公司是否有什麼「奧步」要對付勞工。

龐閔憶表示,勞方一直在等待復興航空對員工釋出善意,工會才會願意進行對話,但今日資方如此對待令人心寒,未來也不排除走上街頭等方式爭取未來的協商及權益。

一名在復航任職6年的吳姓空服員則說,復航歷經兩度空難,所有員工堅守崗位面對旅客及社會輿論,甚至家人也不諒解質疑「復航這麼爛為什麼還要飛」,但他仍相信公司會站起來,現在公司卻把所有事情都怪給空難,如此對待員工。她表示不管是空服員、地勤、機務、機師所有第一線員工,都為公司擋了很多外界的刀,希望公司能夠照顧員工,「不要連最後的再見都這麼難看」。

今日工會提出兩點協商訴求,首先資遣費以年資1年1個基數作為計算,另加50萬元做為補償;其中50萬元補償的推算方式,是包括過去公司要求員工未滿3年賠違約金30萬元,以及復航解散臨近過年期間將使員工謀新職不易,應另加4個月薪資進行彌補員工的生計問題。其次工會也要求依據《大解法》,公司應在60日前預告員工,因此離職日應為明年1月21日。

吳姓空服員指出,公司已經連續兩年未給予員工年終獎金與三節獎金,每個月還從1,800位員工薪資扣除200元交送職福會基金,但像今年職福會只給員工一張空位搭乘機票,如果遇使用班機客滿即無法使用,非常沒有誠意,「這兩年來公司真的欠我們很多該給的」。

復航企業工會成員在總公司前振臂疾呼,未來不排除任何手段要求與資方展開協商。(攝影:宋小海)

欲與資方協商未成的復航企業工會成員在細雨中離開,並又再回望向總公司方向。(攝影:宋小海)

 

支持焦點事件

「焦點事件」已經在內政部完成登記立案的程序;立案名稱為「台灣焦點通訊社」,立案字號「台內團字第1050034472號」;統一編號為「42406930」。你可以在線上設定信用卡每月定額,或者利用信用卡、ATM、超商或歐付寶帳戶,單筆捐款給我們,也可以在線下填寫中華郵政的劃撥單(郵政劃撥戶名:台灣焦點通訊社,帳號:50363139),以臨櫃劃撥的方式單筆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