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一年》 消防員:承擔隔離、檢疫者的救護需求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報導、攝影

.楊適瑋,35歲,年資12年

楊適瑋所屬的台北市消防局永吉分隊,是台北市四個高級救護隊之一。高救隊單純執行救護職務,比較危險的救護,如心肌梗塞、腦中風、嚴重車禍等,都需要高救隊。而在台北市,防疫由高救隊輪流負責,去年(2020)上半年是在建國分隊,下半年就到楊適瑋所在的永吉,直到今年,才再交回給建國分隊。

楊適瑋說,去年前半年、永吉分隊還不是專責防疫分隊時,整體而言他反而感覺變輕鬆,因疫情影響,消防局高層將很多評核、宣導都先暫停,且台灣過去有SARS經驗,疫情開始後救護量變少,很多平常容易叫救護車案件都不見了。業務減少,使楊適瑋有更多訓練時間,他說,過去上班就是一直出救護,課程能完成的沒幾天,但在去年上半年,因待命時間變長,他能完整跑完訓練流程的次數變多。

而到了下半年,楊適瑋所在的永吉分隊變成防疫分隊,他說,雖然平常就有執行防疫相關的訓練及整備相關器耗材,但突然接到通知要準備接手防疫勤務,其實只有不到一週的準備時間。

談到當下想法,楊適瑋說,一方面覺得有防疫獎金可領,錢應該蠻多的,但另一方面又想到,防疫分隊勤務量很大,他們怎麼在平常勤務量多的情況,額外執行防疫勤務? 是不是完全沒休息時間?

當時永吉分隊大概21、22人,車輛則有三台,消防員做一休一,一梯約10人左右。他們一開始就將一梯的消防員分成四班,一車三人、二車兩人、防疫車兩人,剩下兩人在隊上擔任消毒班,當防疫車回來後要負責清潔、消毒。楊適瑋說,清潔消毒看似較簡單,但這段時間原本可能是那兩人在24小時勤務中唯一空擋,結果就花在不間斷的消毒,可能他消毒完,就要輪到去跑主力車(一車)了,等於完全沒有休息。

楊適瑋說,一開始的時候,他們一般救護勤務照排,一車、二車狂出救護,防疫勤務也是一直出,防疫回來就消毒,等於所有人從早到晚24小時都在忙。兩天下來就覺得,這樣下去分隊會倒,於是改成一般勤務只由一車跑,二車就處理危急案件,其他一般救護讓附近分隊去分擔,爭取輪到二車的兩人,有些許的喘息空間,但就算如此,還是非常忙碌,24小時下來,幾乎沒有待命或休息時間。

談到防疫負責的勤務,楊適瑋說,基本上只要居家檢疫、集中檢疫所的人有狀況,都須由防疫分隊的救護車送院處理,不只呼吸道有症狀的,其他如精神出問題、自殺、懷孕羊水破掉等,也須由專責消防隊負責。

而在這過程中,他們都要將這些人當成COVID-19病患來對待,楊適瑋說,病毒是無形的,只要沒有驗就無法確定,只能用最高規格對待,這也是他們執行勤務時壓力大的原因,回來清潔、消毒,任一環節出錯,就可能把自己暴露在風險中,而在累的時候,有可能就會漏掉東西。

而防疫車內部須進行防疫防護,整部車內部會用塑膠袋、貼膜封住,連冷氣出風口也是,這才能保證確實消毒,而防疫車內不能開冷氣,以預防病毒隨通風系統亂跑。楊適瑋說,一開始執勤時,他們真的非常痛苦,因夏天非常熱、又不能開冷氣,他們穿上防護衣就開始流汗,整個又悶又熱,唯一好處是可讓病人心裏好受;「有些病人會說,為何他們要受到這樣的對待,我們就說,我們也一起承受,他們看到我們這樣,心裏就比較好過」。

楊適瑋說,因他們整個台北都要跑,一趟出去平均就要一個半到兩個小時,尤其是到年底,許多人瘋狂回台灣,案量就一路上去,記得最多的一次,24小時內就有21、22個案子,雖然他們對這種爆大量的案件有啟動建國分隊支援的機制,仍然大感吃不消。在六、七月時,凌晨防疫個案還沒這麼多,但到年底,凌晨一點、三點,同樣有許多個案,他們同樣要派兩人出去。且防疫車輛須不斷消毒,在這半年內,被他們操壞的救護車就有兩台。

除了跑不完的行程外,更讓消防員覺得疲憊的,是上半年暫停的評核、宣導都回來了,還加碼放送;楊適瑋說,疫情剛開始時,蠻多科室將評核、車裝檢等都暫停,大型宣導也因避免群聚而取消,但可能因台灣守的很好,下半年這些都回來了,但若只是回到過去單月量還好,他們感受到的卻不是這樣,感覺是要將上半年沒做的都補回來。他舉例,過去宣導場次可能一個月一、兩場,但到去年下班年,一個月可能就四、五場。

此時很多開會、宣導,都需要消防隊員出去,楊適瑋說,可能早上來值班時,會發現沒有消毒班,或是消毒班只剩一人,甚至二車、消毒班的人都沒了,這就必須防疫車的消防員回來後自己消毒。雖然沒人的情況不常出現,但確實發生過,這讓分隊有點處於進退兩難的狀態,直到12月底,才再由建國接手防疫勤務。

談到去年一整年,楊適瑋說,去年對他來說感覺時間過的很快,上班就一直出勤,隔天下班休息後,馬上就接著上班,非常規律。忙的時候,時間過的快到超乎想像。他說,不可諱言,台灣防疫成績在國際上有點超乎想像的好,回首看來,會覺得原來這一年他們做了這麼多防疫工作,蠻有成就感的,去年防疫成績,是大家一起努力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