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走派遣當解方? 法院判國教院真僱傭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報導

派遣工會召開記者會。(攝影:梁家瑋)

國家教育研究院認定擔任研究助理近10年的蔡翰征是「派遣工」,迴避直接雇主的責任,蔡員去年(2019)遭不續聘後提告,二審法院日前判決國教院與蔡翰征間為僱傭關係。另有11名被台電認定為派遣工的工程師,去年底遭不續聘後也提起訴訟,下週將第一次開庭。今日(12/25)台灣勞動派遣產業工會召開記者會,要求國教院、台電應以不定期契約直接僱用「前派遣人員」,並保障包含年資併計在內的各項權利。

前行政院長賴清德2018年宣示,行政院及所屬機關兩年內「派遣歸零」,期減緩非典型人力濫用的問題;但部分已在公部門工作多年的「派遣工」,卻因此直接丟了工作。

蔡翰征於2018年底接到國衛院通知,表示2019年不再續聘;他提出勞資爭議調解,請求回復原職務,但國教院卻以他是派遣工、兩造間無僱傭關係為由拒絕。蔡翰征表示,台北市、新北市的勞動局調解委員都覺得國教院的處理方式有問題,但國教院仍將所有責任推給派遣公司。

日前二審法院認定,國教院與蔡翰征為僱傭關係。此案律師楊貴智表示,這是國內第一起確立「假派遣、真僱用」的訴訟,雖然蔡翰征簽的是派遣約,但二審法官認定蔡翰征是直接由國教院面試,親自決定人選後,才被要求跟派遣公司簽約。

工會副秘書長林奕志指出,在蔡翰征工作時,實質人事、懲戒、調薪等權利,都掌握在國教院手中,還好蔡翰征過去都有把相關資料搜集起來,這次才能爭取到二審勝訴。但很多法官只看簽約內容,不能期待每個訴訟都會進行實質判定、看到派遣工實質受到的制度性剝削。蔡翰征說,即使派遣歸零的政策立意良善,但像他這樣在過程中喪失工作權的勞工,要如何獲得保障?

台電則是在去年底不續聘200多名派遣工程師,其中11人透過工會提出訴訟,下週將第一次開庭。此案律師蔡晴羽表示,派遣歸零政策的本意是直接僱用,但台電卻在有人力需求的情況下,先資遣,再想辦法填補缺額,根本是本末倒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