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鐵黃家還在》鐵道局成大演講 閃問題 關注組與官員校內追逐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報導

鐵道局中部工程處副處長吳志仁在演講後跑出會場,與舉著布條的「黃春香家關注組」成員在成大「南榕廣場」上追逐。(攝影:孫窮理)

台南鐵路地下化黃春香家還在抗爭中,12月7號,成功大學舉辦的89周年校慶特展,邀請到鐵道局中部工程處副處長吳志仁於成大博物館演講,會後,黃春香家關注組要私下對吳志仁提問關於黃家的諸多問題未果,拉起布條,不料吳志仁快跑離開會場,造成雙方於成大校園內追逐,最後吳志仁避回博物館,之後驅車離去,沒有再回應任何問題。

黃春香家關注組成員李容渝表示,他在會後原本要問吳志仁的問題有幾個,首先是從10月21號開始,黃家就不斷反映,希望接通黃家門外、天橋下的水電,以提供目前黃家人及關心者生活之所需,但一個多月過去,鐵道局都只是回應「要往上報」,接通水電到底需要哪一個層級的同意?

此外,就是鐵道局一再強調「設定地上權」和「改變曲線半徑」以保留黃家樓梯的方案「不可行」,但是卻都沒有提出完整的規劃報告,因此希望吳志仁能夠提供完整的說明,以討論保留樓梯的可行性,另外,更迫切的問題是,黃家的租戶吳雅惠在10月13號離開黃家後,由鐵道局提供兩個月的旅館時間將屆。12月份,吳雅惠即將進行脊椎手術,需要地方靜養,如果搬回黃家,沒有水電,鐵道局是否會繼續負擔旅館的租金?

演講結束後,李容渝等驅前詢問以上問題,但吳志仁以趕著離開為由,拒絕回答,走出演講室後,李容渝等舉起準備好的布條,還沒有展開,吳志仁就說「不要舉布條」、「不可以拍照」,並快速跑出成大博物館會場,關注組成員快步追上,在博物館前的「南榕廣場」上追逐。接著吳志仁忽然折返,快速閃過眾人,進入博物館,博物館迅速將各門緊閉反鎖,關住組成員則分別在各門口把守。大約過了20分鐘,吳志仁忽然由側門快速跑出,驅車離去。

關注組李容渝在吳志仁演講後的提問。(攝影:孫窮理)

吳志仁躲入成大博物館後,關注組成員在各門把守。(攝影:孫窮理)

吳志仁的演講題目為「台南鐵路地下化的規劃與施工」,簡介南鐵地下化計畫,強調鐵路地下化工程解決鐵路平交道的交通瓶頸,與環境、造音等公害、促進都市整體發展、提高土地利用價值……等好處,吳志仁並展示已於11月19號台南市都市設計審議通過,未來的台南站及林森、南台南兩個通勤車站的設計。

吳志仁提到在工程上遭遇的幾大課題,分別是深挖過程中發掘疑似遺構或文物、交通維持計畫,以及台南地區的土壤強度低、加上地層含水量高,造成地層軟弱不易施工。由於主辦單位通知,現場有特別關心文資保存的人士在場,吳志仁也說明了地下化工程對開挖中發掘文資的保護流程。

他強調,在開挖過程,若是發現相關遺構或文資,鐵道局會即刻停工,報請市府文化局文化資產管理處到場現勘,並依現勘委員決議處理。他並羅列出目前工程開挖到的聖功女中遺址(疑似西元前3,000年至2,500年之「大湖文化」遺址)、府城北城垣、火車轉車台遺構、糖灶遺構及府城南城垣……遺構,除聖功女中遺址已於2019年12月搶救發掘完成外,目前如北城垣及轉車盤遺構都在文資審議程序中。

不過,這種官式的說明,顯然無法得到台下關心文資保存者的認同,首先是吳志仁只提到了開挖過程中,地下遺構的保護,但是在南鐵工程中已經消失的地面上文資,如前鋒路張家古井、蘇丁壽醫師故居,以及壽陸橋……多處已消失或瀕危的文資,吳志仁都未提及,當然,在程序上,這些都可以推給市政府沒有保護,但這些文資,都是在地下工工程中,受到破壞,卻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在報告中,吳志仁強調鐵道局與市府、台鐵、交通部有「溝通平台」,並有「推動小組」及「工作小組」兩個層次的會議,可以溝通協調。但是,這是官方內部的溝通,和「與民間的溝通機制」完全是兩回事。而在被問到鐵道局開發前,對於沿線的文資是否做過系統性的規劃,吳志仁說,他是施工階段進來的,就他了解,在設計階段,鐵道局有委託成大做透地雷達,對地下構造物做調查,並反覆強調有讓專業考古團隊進行監測、遇有文資保存問題,會走相關法定程序。

台南交通最繁忙的「民族路(舊名四維路)地下道」上方為日本時代的「壽陸橋」,(攝影:孫窮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