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國光石化的溼地 光電大舉入侵

焦點事件記者王子豪報導

海精光電預定地。(照片: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提供)

2011年,時任總統的馬英九宣布不支持國光石化開發案,民間團體當時成功守下了濁水溪口北側,這片台灣最大最完整的潮間帶。但十年過去後,政府遲尚未給予這片潮間帶法定溼地身分,如今更面臨著光電開發的大規模入侵。國產署表示,下週將與其它部會會商,看看是否訂出不受理業者申請設置光電的國有地類型。

彰化溼地面臨光電大舉入侵(來源:彰化環盟)

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總幹事施月英表示,彰化環盟1個月前舉辦淨灘活動時,發現有一塊灘地的招潮蟹非常多,於是起了認養這片潮間帶的念頭。沒想到在與國產署洽談的過程中,驚然發現這裡已有數個光電開發案。

而其中最南邊、最靠近溪口的「海精光電」一案最迫在眉捷,現由新加坡資金的美歐亞公司開發,欲設置93.5公頃、99.975MW的光電場,此案已獲得國產署同意函,並已通過能源局電業籌設許可,等著土地變更審查。

國產署副署長游適銘表示,此區目前有3起光電案想使用國有土地設置光電,都是採國有土地「委託經營」的形式,1起已發出同意函、另外2起還在審查中。若國有土地採「委託經營」模式設置光電,是由業者自行規劃,取得國產署同意函後,向能源局申請電業籌設許可,最後國產署再和業者簽定委託經營契約。

對於目前規範不足而引發的爭議,游適銘說,經濟部、內政部、農委會等相關部會下週會進行會商,討論不同意設置光電的國有地類型。除目前農委會提出的高生態爭議區以外,例如潮間帶、涉及白海豚議題的環境……等,看看哪些類型的國有地,國產署能不受理業者設置光電的申請。

濁水溪口灘地變化快速。(來源:彰化環盟 )

施月英則指出,在潮間帶上設置光電,除直接破壞原有環境以外,濁水溪口灘地變化得很快速,災害性很高。例如溪口南側原本也有漁塭、豬舍,現在都被沙蓋掉了。若光電場受損、程度又超過開發商預期,開發商可能選擇賠比較少的方式,丟著不管,這將造成環境更大的污染,且現在光電場的所有權賣來賣去,到時候找誰負責都不知道。

施月英也指出,這片潮間帶的高度變化性,也正代表著它保護內陸土地的角色。這塊潮間帶就是海洋與陸地間的緩衝區,如果開發、或改變環境地貌,勢必會提高內側陸地的災害風險。

養殖戶堆築的土堤,一側為魚塭、海精光電案場;另一側為灘地,於退潮時拍攝,漲潮時,海水會上漲一、兩公尺,蓋過這片潮間帶。(攝影:王子豪)

從海堤向外望,有一大片灘地、甚至設有許多養殖池。地方居民表示,海精案場的土地現況十分複雜,這個地區的土地為國產署所有,但長期以來不斷有人堆土堤來設置養殖池使用。居民說,這些在堤防、在海岸線以外的地方,應該叫作「海」,怎麼會拿來蓋光電?他質疑,政府可能覺得這邊的使用現況複雜又混亂,問題太棘手,政府自己不想規劃改善,就把而不是一整大片丟給業者蓋光電來解決問題。

彰化野鳥學會表示,國光石化的爭議後,鳥會開始在彰化進行長期的監測與調查。2010年到2019年十年調查資料顯示,彰化延海的海岸溼地200種鳥類,而光電看上的濁水溪口一帶就有148種,更包括35種保育類鳥類,是生物熱區熱點,鳥會擔心一但被開發、有任何的地景改變,就會造成無法逆轉的傷害。鳥會強調,海岸潮間帶是非常珍貴的生物寶庫,絕對不是荒地,把再生能源往這些地方丟,是非常錯誤的方向。

環境權保障基金會表示,2010年在國光石化的爭議下,民間發起連署,獲得7萬人支持,願意出錢以環境信託的方式來守護這片溼地。反觀政府卻一直沒有作為,才會讓這片溼地十年後再度面臨開發威脅,呼籲政府盡速將這片潮間帶劃定為法定溼地。

在彰化當地,潮間帶的開發也引起各種意見的交鋒。在26日的地方公聽會上,居民意見不一,有居民關心回饋金分配的問題,痛罵彰化環盟與鳥會又來擋開發,更有村長表示,不要光電,要工業區。但也有居民擔心蓋了光電板後,會對海風、溫度造成影響。亦有居民表示,不是回饋金一年200萬怎麼分配的問題,應該要想一想,在地居民世世代代鄰居的海洋怎麼被使用。

現在爭議逐漸擴大,彰化環盟表示,地方說明會後,開發商來電表示捐了1萬元,晚間彰化環盟的臉書,就開始出現大批殭屍帳號留言漫罵;而民間團體在27日的記者會上,亦有媒體工作者林朝鑫,帶領一票支持開發的群眾,欲闖入記者會而爆發口角。

美歐亞開發總監李昭明表示,要將這片「不毛之地」開發為「太陽能科學城」。(攝影:王子豪)

11月26日,開發商於地方辦理說明會。(攝影:王子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