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職災 僱主賴皮 勞團籲設墊償制度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報導

泰國移工拜倫去年(2019)發生職災,雇主卻未支付醫療給付及給付工資,甚至逃避雇主責任,泰倫因龐大經濟壓力及不願拖累子女,於本月跳樓身亡;印尼移工Ann則於2013年發生職災,即使法院在2018年判決雇主須賠償約150萬,卻因雇主脫產,至今Ann一毛都拿不到。

今日(7/22)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希望職工中心於勞動部前召開記者會,呼籲勞動部嚴懲惡質雇主,並設立墊償制度,先由政府代墊,政府再向雇主代位求償。

拜倫的兒子M帶來拜倫的遺照向勞動部陳情(攝影:梁家瑋)

拜倫在桃園三永鐵工廠工作近12年,去年7月16日,拜倫操作起重機過程中被鐵塊撞到,當下無外傷,但晚間開始劇烈疼痛,赴院檢查後,醫生表示,他的身體因受強烈外力衝擊,內臟嚴重損毀,能活著已是奇蹟;拜倫的兒子M說,他父親住院後他就飛來照顧,當時父親大腸已全被撞爛,經歷6次開刀、醫療費用越來越多,雇主卻一次都沒來,也未依法支付薪資、醫療費,後來越來越走頭無路,拜倫身體也越來越虛弱,7月趁M外出辦簽證時跳樓身亡。

希望職工中心督導許惟棟表示,職災後拜倫提出民事賠償,勞團也向勞動局申請勞檢,但雇主完全不承認過失,一開始說是拜倫喝酒跌倒,再來說他自己操作起重機,甚至說他是腸中風,但怎麼可能移工自己無聊操作起重機,腸中風也不可能變成這樣;許惟棟指出,操作起重機需要執照,但三永鐵工廠卻讓移工在沒執照的情況下操作起重機,也沒有安全教育訓練、護具,明顯違法。

Ann則是在2013年3月31日在旭鴻染整工作時發生職災,造成右手掌嚴重殘損,經歷五年訴訟,法院於2018年8月28日判雇主賠償,但雇主卻脫產,使Ann至今拿不到錢;Ann的律師游聖佳說,第一次強制執行到旭鴻後,卻由華震公司出面,強調整個廠房機器都是華震的,旭鴻只是代工,但後續法院仍想查封,華震又主張,所有機械已經賣給華榞公司,機械不能查扣,目前官司都在進行中。

游聖佳說,經過調查她發現旭鴻的帳面資產已好幾年為零,可能是自Ann職災發生後,旭鴻就開始脫產,但為何旭鴻在資產為零的狀況下,仍能持續雇用移工? 她指出,華震的說法是旭鴻營運不善,所以在幫忙他,怎麼可能有公司會這麼好心,自掏腰包幫一家下游公司,且旭鴻資產為零為何能有移工額度,這點勞動部須詳查。

拜倫的狀況是在職災發生後,雇主不願支付依法應給付的醫療費與薪資,而Ann則是在職災民事賠償確定後,雇主卻又脫產意圖逃避,勞團認為,應建議「職災墊償制度」,一旦確定為職災,由政府先行墊付,並代位求償,才能保障職災勞工的權益。

勞團至勞動部陳情(攝影:梁家瑋)

Tags

標籤/事件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