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更新:2019/12/12 pm5:30
 
2019年新增月定捐×12個月
 
2019年單筆捐款

 
 
51.23%

124,464

632,513

進度:756,977

目標:1,477,336



移工遊行週日登場 訴求廢除仲介制

2019/12/03

焦點事件記者王子豪報導

2019年移工大遊行將在12/8登場,訴求「廢除仲介制度,要政府對政府直接聘僱」。台灣移工聯盟在12/3舉行行前記者會。(攝影:王子豪)

兩年一度的「移工大遊行」將於本週日(12/8)登場,今日(12/3)主辦單位台灣移工聯盟舉行行前記者會,指出今年遊行主軸為「廢除仲介制度,要政府對政府(G2G)直接聘僱」,由民間仲介業者主導壟斷的移工仲介市場,讓移工被層層剝削,聯盟呼籲政府將移工政策與移工保障視為公共服務的一環,負起應負的責任。

台灣移工聯盟表示,自勞動部在1989年專案引進移工開始,今年是第30年。但在1992年通過《就業服務法》後,確立了以民間仲介管理移工的方向,但仲介又需要僱主手上的配額,在「服務移工」與「服務僱主」上都會向僱主方傾斜,根本不會站在移工的立場,造成移工「付服務費給仲介來管理自己」的奇怪情況,以及各種被剝削的處境。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陳秀蓮表示,現行制度下移工受到多重剝削,先是透過「牛頭」介紹到仲介,牛頭會收取介紹費,仲介公司則收仲介費,仲介費三年共六萬元;她說,移工過去有「三年出國一日」規定,移工每三年需多付一次仲介費,2016年台灣廢除「三年出國一日」的規定,不過移工在台灣續約、轉換僱主管道,仍掌握在仲介手上,並衍申出「買工費」的問題,即使勞動部多次申明「買工費」違法,但在現實中根本無法遏止。

陳秀蓮表示,勞動部在2008年雖推動不經仲介的「直接聘僱」,但成效不彰,對僱主而言,直聘除了有道德上的美名以外,根本沒有誘因,還需要自行負擔相關作業等,若透過仲介,仲介可能還會給僱主回饋金;她說,仲介向移工收取3年6萬元的仲介費,假設一間有100名移工的工廠,對仲介來說就像一張600萬元的訂單,每個移工配額回饋給僱主幾千塊錢,仍是一筆划算的生意。

陳秀蓮指出,移工處境是制度性的問題,在這個制度下,即使有「好的仲介」,也無法真的服務、幫助到移工;聯盟呼籲,移工對於台灣的經濟、公共建設、長照等有很大的貢獻,卻一直處在被剝削的處境,只有建立「政府對政府直接聘機制」,才能真正解決問題。

8日移工遊行預計中午12點半在國民黨中央黨部前集合,遊行行經民進黨中央黨部,預計3點抵達終點勞動部,聯盟在遊行途中會將近期出版、記錄了15位移工的故事書,送給國民黨與民進黨的總統候選人,呼籲兩大黨提出具體政見;陳秀蓮表示,這本書中記錄的故事,有人被仲介利用大筆債務套牢、有人被仲介用不實資訊矇騙、有的來台後被仲介收服務費卻被放生、也有反抗壓迫卻被噤聲等,這些故事不只是15個個人的移動史,更是所有來台移工的共同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