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罷工是怎麼一回事?

2015/12/10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報導

南山工會於9號起,發動圍堵總公司的罷工行動(相關報導),表面上以「調薪、傭金」以及「考績」為訴求,罷工訴求的背後,工會所對抗的,是南山資方將保險業務「外包化」的動作。我們以以下的圖示,來說明這個現象。

首先,參與工會的業務員,長期以來主張自己與公司,存在「雇傭」關係,相較於資方所主張的「承攬」關係,除了勞健保與勞工退休金的提撥之外,更重要的,就是業務員與公司間更加緊密的組織關係,以及公司對業務員在勞動法令上的各項義務,加上潤成集團入主南山之後,工會對資方經營心態與承諾的不信任,也加劇了雙方的衝突。

在保單銷售的市場上,除了保險公司的業務員之外,還存在著在身份上不屬於任何保險公司,但是樣具有銷售保單資格的「保險經紀人」存在,保險經紀人可以同時與多家保險公司洽簽合約,銷售他們的商品,理論上,保險經紀人是站在保戶的立場,為保戶由多家保險公司的商品選擇出最適的組合(《保險法》第九條)。

保險經紀人需經證照考試,錄取人數有限,人身與財產保險每年及格人數不過數十、上百人(參見保險經紀人公會「統計表」),不過,保險經紀人可以經營經紀公司,此時,也可以聘僱保險業務員,這個時候,這些保險經紀公司所屬的業務員,就成為保險公司業務員的「替代勞動力」。

不過,這些「替代勞動力」比較不一樣的地方,是他們在同樣一張南山保單上的抽傭,跟南山的業務員比起來,是比較高的,兩者之間的「價差」,構成了南山「外包化」的驅動力。

「拿躉售型(一次付清所有保費)的保單來說」南山工會理事長嚴慶龍說,「經紀公司業務員的傭金是4.9%,南山的業務員只有0.5%,差不多差了10倍,在長期(如20年)、短期(如6年)的保單,第一年的傭金,也有類似的情形」,這是讓南山業務員最不解的地方。

而如果就「雇傭」、「承攬」,以及「外部人員」,就如同南山也有業務員主張自己與公司間應該成立「承攬」關係的人,他們強調到南山是來「創業」的,跟公司間的指揮監督與組織關係遞減,理論上,對營業風險的責任也越大,這一次工會並未像過去一樣,特別強調「雇傭」關係,而訴諸關係的「明確化」。

嚴慶龍解釋,既然公司不認為與業務員間是勞雇關係,就應該給予「承攬」的業務員更高的利潤分配,就像不屬於公司的那些保險經紀公司業務員一樣,而內外部之間的落差,造成一個效果,那就是不管是人員或是業務「都想跑出去」,嚴慶龍說「甚至有公司業務員拿到一個case,乾脆給經紀公司的業務員做,抽傭還比較多」。

除了人和case都往外跑的趨力,讓業務外包化之外,公司也在想辦法,把資深的員工趕走,像是資深區經理(其實也就是資深業務員)的考核標準,就是一項武器;不要說是雇傭了,就連承攬,也仍有組織上的責任都想放掉,其實也就是資方真正的意圖,嚴慶龍說。也就是說,雖然這一場罷工,看起來是以「增加傭金」為訴求,究其本質,仍然得放回到南山工會多年以來的軸線,也就是業務員身份的問題來看。

在南山,保險業務員沒有底薪,薪水全部都是由傭金累積出來的,而對新進業務員,南山早就已經在合約上載明是「承攬」關係、沒有勞動法令的適用,而在南山3萬多登錄的業務員中,現在參與工會的這5千多人,可能已經是最後還可以在身份關係上一搏的一群,而這一場罷工,也應當被放到「反非典型勞動」與「反外包」的脈絡上來加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