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更新:2019/9/20 pm5:30
 
2019年新增月定捐×12個月
 
2019年單筆捐款

 
 
43.57%

187,464

456,271

進度:643,735

目標:1,477,336



香港反送中》「兩百萬+1」人遊行 港人找出路

2019/06/16

焦點事件記者林靖豪報導

616遊行,入夜後的金鐘。(攝影:林靖豪)

經過6月9日的百萬人大遊行與6月12日在金鐘的激烈衝突後,香港民間人權陣線今日(6/16)再度號召香港市民上街遊行,要求港府撤除《逃犯條例》修正案、取消對612抗爭的「暴動」定性、追究港警開槍鎮壓群眾的責任、撤除對612行動對抗爭者以暴動罪等罪名的檢控並釋放抗爭者,並且要求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為強推修法以及鎮壓抗爭下台負責。民陣在晚間11點左右宣布今日上街人數加上昨天(6/15)墜樓過世的梁姓抗爭者為「200萬+1」人,再創香港回歸後上街人數新高紀錄。

晚間8點半左右,香港政府發布回應,稱「反送中」抗爭中「市民一直以平和、理性方式表達意見」,考量到社會有強烈不同意見,政府已「停止」立法會大會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工作,且無重啟程序的時間表。港府也表示,行政長官為政府工作上的不足,令香港社會出現很大的矛盾紛爭,造成許多市民感到失望與傷心而致歉。

對港府的聲明,民陣並未接受,要求港府必須明確表示「撤回」法案,而非僅「中止」審查,並認為港府僅對「政府工作上不足」道歉,並未對強推「條例」與警方的暴力致歉,聲明「繼續為市民服務」,也明示林鄭月娥拒絕為此事下台,重申要求連鄭月娥下台等五大訴求3212-001;而職工會聯盟、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明日(6/17)仍舊會發起罷工行動。晚間金鐘仍有許多遊行市民留守,運動仍在持續。

從憤怒、悲傷到團結行動

從昨日到今日,香港人經歷了激烈的情緒起伏,林鄭月娥在周六記者會上發表的「暫緩」修法決定非但不為香港市民接受,會上林鄭對警方執法「天經地義」的言論更引發香港人更多的憤怒。而當晚在金鐘太古廣場發生的抗爭者梁凌杰墜樓死亡悲劇,更震驚香港人,悲傷與激憤的情緒在網路上蔓延。

在香港的社運行動者之間,瀰漫著一股深深的擔憂,擔心這些事件可能會造成一些市民在悲憤下採取更激烈的行動,而面臨政府暴力鎮壓與檢控的風險,更擔心有人再犧牲自己的生命。有經驗的行動者們立即在網路上發布情緒諮商的指南,並預備在現場支援無法承擔激烈衝突風險的市民安全撤離,以及提供抗議者法律援助。

但在今天,香港人的悲憤並未轉化成衝突,而是召喚了更多市民團結上街。上午在太古廣場梁凌杰墜樓現場,許多市民自發到場獻花捻香,悼念亡者,現場氣氛更多的是沉默的哀悼,以及對於亡者犧牲的共感,縱然到中午現場已經聚集數百人以上,但仍然保持著靜默與秩序。

參與遊行者在太古廣場抗爭者梁凌杰墜樓現場致哀。(攝影:林靖豪)

午餐時間過後,大批香港人湧入銅鑼灣,雖然多個地鐵站停止上下車,香港人仍然從周圍的其他地鐵站不斷往遊行地點會合。我們跟著遊行隊伍,一路從遊行主路線軒尼詩道,曲折轉往周邊的道路,每一條路上都走滿穿著黑衣的香港人,到了金鐘道,兩邊道路已完全被遊行隊伍佔滿,在金鐘政府總部旁,遊行者更佔滿到原本還有車子通行的夏慤道,雖然昨日許多人就預料到今日會有非常多人上街,但如此盛況仍是出乎預期、前所未見。

通往遊行路線的各公共通道擠滿的身著黑衣、參與遊行的人群。(攝影:林靖豪)

前所未見的「團結」讓香港人找到出路

從609到616,這一波行動給香港行動者們最深刻的印象,是參與行動的市民的多元性。

民陣副召集人陳皓桓認為這波行動之所以捲動這麼多人參與,很重要的因素是民陣對社會各團體的串聯,以及民間的自發串聯。3月民陣舉行「反送中」遊行時雖只有約1.3萬人參與,但從這裡開始,民陣不只串聯香港社運團體,也跑遍全港拜會了超過200個區議員,在立法會內也積極拜會,得到了廣泛的支持。

另一方面,從香港的中小學到大專,幾乎大部分的學校都有自發的聯署,從「師奶」到其他專業者也都自發連署,陳皓桓說,這在香港是前所未見的。

在遊行現場,本社記者也遇到香港著名跨欄選手呂麗瑤,她說出國比賽時背負著香港的旗子,這時候就更應該為香港站出來。呂麗瑤也表示,香港政府不顧反對意見,甚至下令警察用不公平的手段對待抗爭者,讓平常不太走上街頭的香港人都走出來,她也會繼續支持運動。

另外一個讓香港行動者印象深刻的是教會在此次運動中的參與,在這波行動當中,教會都在立法會周邊聚集唱著「哈雷路亞」的聖詩,為抗爭者禱告。香港天主教輔理主教夏志誠主教說,此次行動許多香港的天主教、基督教都積極參與,是回歸以來最多教會參加的一次運動,夏主教也表示,從2014年雨傘運動以來,香港教會開始越來越投入社會運動,和社會站在一起,希望能起到標誌性的作用,讓更多人關注香港社會運動。

有許多社運經驗的香港社民連成員陳文威觀察,這次反送中運動相較於香港近年來的社會運動,最重要的差異就是原本對於運動策略或路線持不同意見的人,在這次都團結起來,甚至相互支援。陳文威說,在傘運時,在街頭「唱歌」往往會被人攻擊是沒有用甚至破壞運動力量,被貼上「左膠」的標籤。

過去在網路論壇上不斷攻擊類似唱歌這種「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行動,同時也喜歡在網路上酸基督徒的「連登仔3212-004」,在此次運動中在網路上竟然力挺教會在抗爭現場唱詩歌禱告的行動,當抗爭現場有人要攻擊其他人是「左膠」時,也都會有人出來勸阻,可以見到這次的運動成功團結了過去意見分裂的人們。

20歲剛畢業的李先生,在中學時就曾參與傘運,當時他就反對傘運大台的「和理非」行動,但在香港這幾年從旺角「魚蛋革命3212-002」,到立法會議員被DQ3212-003,再到許多社運行動者被檢控入獄,政府的運動的壓制越來越強烈,他說這確實讓他有著深深的無力感,激烈抗爭似乎也沒辦法讓港府聽到人民的聲音。但在今天,雖然主要的行動只是遊行,但卻號召了非常多過去不關心政治、社運的香港市民站出來,從上周到這周,越來越多人願意站出來表達意見,他說這讓他再次看到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