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和生存的兩件事,兩樣情

2018/08/30

焦點事件記者侯百千報導

大觀社區自救會到新北市中選會陳情,但被擠到角落,他們不是今天的主角。(攝影:侯百千)

今天(8/30)是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民進黨候選人蘇貞昌,到新北市中選會登記參選的日子,而同一時間大觀社區自救會也到現場,希望兩黨的候選人能簽署承諾書,保證在當選之後能協助解決大觀社區迫遷爭議,但並未受到理睬。

民進黨候選人蘇貞昌早上9點準時來到中選會,10點便搭車離開,民進黨議員候選人、支持者也隨即散去;11點,國民黨候選人侯友宜與競選團隊小跑步進場,他笑稱這是為譬喻新北市「跑得跟飛的一樣」,而在兩黨候選人接受採訪的期間,大觀自救會的成員也不斷呼喊著口號。

新北市長參選人蘇貞昌。(攝影:侯百千)

國民黨候選人侯友宜小跑步進場。(攝影:侯百千)

但無論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是候選人或是支持者,還是被太陽曬得滿臉發紅的媒體,似乎都有共同的默契,對大觀居民進行「冷處理」,大家正忙著自己的事,不同選區的議員候選人忙著彼此握手,交換名片,各自合照打卡,或是cosplay,輪流接受媒體聯訪,誰都沒有閒情逸致回應大觀居民。

議員候選人扮裝成漫畫英雄人物。(攝影:侯百千)

大觀社區成員正在抗議,大聲呼喚著候選人;不遠處,議員候選人正在拍照打卡。(攝影:侯百千)

彷彿不存在,自救會「原地安置」的標語被擋在警方人牆之後,與後方的房地產廣告融為一體,被擠到廣場邊緣的大觀自救會成員不斷呼喊著候選人的姓名「侯友宜出來面對!」、「蘇貞昌出面負責!」,但那些口號,也都被現場更大聲的「凍蒜」聲蓋過,甚至混在一起,變成「侯友宜凍蒜!」、「蘇貞昌凍蒜!」...

大觀社區居民到新北市中選會。(攝影:侯百千)

大觀社區自救會成員帶著承諾書,希望國民兩黨新北市參選人可以簽署。(攝影:侯百千)

大觀社區歷史

板橋榮家旁這一塊居民長期居住的土地,變成退輔會急欲收回的標的,請看:〈大觀社區大事記

自救會成員鄭仲皓說,大觀社區的迫遷爭議與2002年通過的「板橋(浮州地區)都市計畫(連結)」有密切關聯,在那個計畫中,大觀社區必須被「清空」當作一塊「社福設施用地」,成為一塊「法定的空地」,但在規劃過程中,卻無視了社區居民早已長年居住於此的脈絡。

這個決策使得社區的土地,從「沒有公用目的」,變成「有公用目的」的國有地,也讓居民在1990年代申購土地的可能性消失(參見報導〈枋橋西╱何地棲》大觀路社區的故事:離散〉),終於導致後續的迫遷爭議,而當時的台北縣長就是蘇貞昌,也因此自救會要求他出面負責;昨日(8/29),自救會成員才到過蘇貞昌競選辦公室,但並未受到正面回應,出面的辦公室主任僅表示「不能代表發言」,接完陳情書就匆匆上樓。

鄭仲皓說,不僅是民進黨,面對地方議題,國民黨候選人侯友宜當了8年副市長,但至今也仍未理睬過大觀居民,而現在他們已寄了「保留方案報告書」給兩黨的候選人,他呼籲兩人應儘速面對大觀社區迫遷爭議,因為就他看來,如何面對大觀社區的迫遷爭議是候選人能否落實「居住正義」的試金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