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未入土的鹿鳴堂 和因此(?)無法出世的台大卓越聯合中心

2018/08/28

焦點事件記者侯百千報導

過去鹿鳴堂二樓做為劇場使用,現在已停用。(攝影:侯百千)

台大鹿鳴堂原訂於今年(2018)7月中拆除,但經文資團體提報新事證後,重回文資審議的程序,8月27日,北市府文資審議會討論後仍對去留無共識,決定「全體委員再次會勘後再審」,台大鹿鳴堂去留仍無定論。

前情提要

文資團體組成「搶救台大鹿鳴堂陣線」,趕在鹿鳴堂拆除前一天(7/11)向台北市文化局提出新事證,得以讓鹿鳴堂重回文資審議的程序,暫不得拆除。〈緊急搶救 重啟文資審議 台大鹿鳴堂暫不拆

鹿鳴堂經50年風霜,前身為「僑光堂」、曾為僑委會辦公大樓,8月24日僑委會也發函給台大與北市府,指出其在僑生政策、華僑團體活動上具備歷史意義,建議列為文化古蹟予以保留;但在會中,文資委員意見不一,有文資委員認為其的確有歷史價值,建議市府成立專案小組討論保存方案,但也有部分委員認為其代表性或建築工法等,並不足以登錄文資,最後在主席副市長鄧家基的裁示下,決定全體委員再次履勘,「充分了解」後再做決定。

台大總務長葛宇甯在會中表示,鹿鳴堂不拆,將會影響到後方「卓越聯合大樓」取得「綠建築標章」與「綠覆率」的合格與否,更進一步影響到「卓越大樓」的使用執照取得,其中新劇場、餐廳、辦公大樓原先預計在下學期啟用,若因為「鹿鳴堂」的文資爭議而無法啟用,將影響學生權益,並非僅是古蹟保存與否的問題而已。

葛宇甯認為,最好的方式應該是拆除鹿鳴堂之後予以「部分意象保存」,才是雙贏的做法;台大學生會、戲劇系學會也出席會議,表達支持校方的立場,台大學生會成員蔡庭熏認為現在台大學生有使用劇場的需求,基於學生權益的角度支持校方的決議,儘速啟用「卓越大樓」。

「綠覆率」問題成爭議

鹿鳴堂保存與「卓越大樓」、「綠色標章」、「綠覆率」的關係是什麼?

2010年時,台大認為「鹿鳴堂」若要修建預算龐大,希望興建「更具多功能的綜合大樓」,替換掉鹿鳴堂的劇場、餐廳等功能,因此有了緊鄰在鹿鳴堂後方的「卓越聯合大樓」計畫。

「卓越聯合大樓」於2015年取得建築執照,並在該年7月開工,花費三年時間,在2018年6月竣工,建成地下二層,地上八層,總樓地板面積一萬五千三百一十一坪的大樓,總預算五億四千萬。(攝影:侯百千)

根據《臺北市新建建築物綠化實施規則》,「卓越大樓」屬於「第一類建築基地」,需要滿足面積百分比70%的「綠覆率」,在原先設計中,台大校方並未將鹿鳴堂設想為「文化資產」,而是將其拆除後,原位置規劃為一片綠地,以滿足「綠覆率」的要求。

但在去年(2017),台大向市府申請拆除執照時,鹿鳴堂49年的歷史,剛好接近《文資法》第15條,建物竣工50年,須經文資評估價值的邊緣,建管處為求保險,向文化局提報,鹿鳴堂因此成為「暫定古蹟」,在審議期間不得拆除。同年9月,文化局決議「不指定古蹟、不登錄歷史建築」,台大因此拿到拆除執照,並決定在今年暑假期間執行拆除作業,如今文資團體又向文化局提出新事證,讓鹿鳴堂重回審議程序。

負責設計「卓越大樓」的建築師謝佳君表示,在原先設計中,鹿鳴堂的位置在建築執照審核時,就規劃為綠地,必須符合原先設計,才能拿到使用執照,且在取得「卓越大樓」的建照時,綠覆率是「列管事項」之一,若鹿鳴堂無法拆除,就算在天花板、牆面等使用植栽來增加綠設,綠化「分數」也不足,將會造成「卓越大樓」無法取得使用執照,呼籲北市府提出解套方案。

另外謝佳君說,由於「卓越大樓」是工程總經費超過5千萬的公有建案必須取得「綠建築標章」的「銀級」標準,若鹿鳴堂不拆,可能僅能勉強達到「合格級」(《臺北市綠建築自治條例》第4條規定,5千萬公有建案,需取得「銅級」以上標章)。

建築師謝佳君表示,原先「卓越」與現今鹿鳴堂連結的位置,預計做一條從地下一樓延伸而上的大階梯,做為劇場的出入口,若鹿鳴堂不得拆除,出入口將僅剩下一旁的階梯,違反當初設計初衷。(攝影:侯百千)

但搶救台大鹿鳴堂陣線成員、文資提報人林怡君表示,這些說法並非拆除鹿鳴堂的理由,因為根據《文化資產保存法》第26條,文資保存是可以不受建築法、都市計畫法等限制,政府若有心保存,當然可以找到不同的方式與可能性,去解決「綠覆率」,或是其他各種問題;林怡君說,僑光堂不僅是過去僑生、僑胞重要的集會場所,也曾經有前總統蔣經國、行政首長孫運璿在此參與重要會議,有重要歷史價值,台大不應該僅是因為怕麻煩,就不願將其保存,草率的要將其拆除,應積極尋求各種方式進行保存。

文史工作者凌宗魁也說,「綠建築標章」是在使用執照取得後再申請的,若是以這樣的理由說要去拆鹿鳴堂,明顯是「先射箭再畫靶」;至於「綠覆率」的問題,凌宗魁說,不只有草皮可以滿足,保留鹿鳴堂,在天花板上面蓋草皮,或是植生牆面…有很多種可能性來解決綠覆率不足的問題,但目前台大的做法就是直接將各種可能性給抹滅,他認為是本末倒置的做法。

到底卓越大樓的「出世」,是不是一定得以鹿鳴堂的「入土」為前提,目前看來還是看法各執一詞。北市建管處說,「綠建築標章」是在使用執照取得之後,才會去檢討其是否達標,這一點是沒有錯的,所以能不能取得使用執照,和「綠建築標章」並沒有關係。

至於「綠覆率」,建管處表示,27號的文資審議後,市府仍在調查中,確定是否鹿鳴堂在原先「卓越」建照規劃中,就是位於「卓越」綠覆率的檢討位置內,如果是的話,的確會影響卓越聯合大樓使用執照的核發,而如果未來鹿鳴堂被設定為文資建物,無法拆除的話,將會要求台大變更設計,以其他方式增加綠設,甚至在台大的其他地區進行重新規劃,以達到綠覆率的要求。

8月13日,北市府文資審議委員前往鹿鳴堂會勘。(攝影:侯百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