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要審基本工資 勞陣籲「弱勢租屋」納指標

2018/07/26

焦點事件記者王子豪報導

芒草心協會秘書長李盈姿表示,部份族群超過低收入補助的標準,就會以最低工資的收入水準進入一般的租屋市場。(攝影:王子豪)

今年(2018)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將在8月上旬召開,台灣勞工陣線在7月26號公佈「六都基本工資租屋能力」調查的部份內容。總結的居住政策建議,除了提出應該發展住宅供給的多樣性、分級租金補貼、取消戶籍設限外,更認為基本工資直接影響了低所得家庭的居住選擇機會。勞陣理事長蔡培元呼籲,應訂立「基本工資法」,將包括居住等基本的生活需求,列入基本工資的審議指標。

勞陣的調查,關注在台北、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六都的低收入家庭。以房屋租金上限不應超過薪資3成的原則,在591租屋網站上收集基本工資22,000元的3成,每月租金6,600元以下的物件。六都中,佔總物件數量26.2%,但分佈極不平均,其中以台南市60%最高,台北市4.9%最低。

6,600元以下的物件,以雅房(共用衛浴)、分租套房(共用大門、獨立衛浴)、獨立套房(獨立大門、衛浴)為主。調查資料中,「頂樓加蓋」的物件僅佔1.5%,但「頂樓」的物件數量卻偏高,勞陣研究主任洪敬舒懷疑是屋主隱匿資訊,把頂加說成頂樓。整體來說,基本工資負擔能力的物件,雙北的問題是廉價物件少、租金偏高、空間狹小、居住品質不佳、風險高;而南部的租屋市場則有較多的身分限制、年齡限制等。

芒草心慈善協會秘書長李盈姿表示,弱勢族群會以兩種方式進入租屋市場:喪失工作能力或部份工作能力的人,會以政府補助的方式進入租屋市場;而較有工作能力的人,很多是超過低收入補助標準,而以基本工資的收入水準入進租屋市場。除了直接經濟上的限制外,李盈姿說,很多房東還會有其它的租屋限制,例如性別、開伙等,許多弱勢族群即使重拾工作能力,仍經常被排除在租屋市場外。因此廉價租屋市場的問題,對弱勢族群的影響非常大。

勞陣認為基本工資所得者有3個居住困境,包括廉價租屋數量不足、高風險居住環境、其它居住限制與排除。對於這些問題,政策建議包括「住宅供給多樣性」,例如興建社會住宅、包租代管、合作住宅等;「分級租金補貼」,對不同收入的人提供不同級距的租金補貼,避免部份族群既超過補助標準、又仍處在經濟弱勢的困境;「取消戶籍設限」,許多房東不願讓租客遷入戶籍,導致租客不符合地方政府政策、補助的條件。蔡培元也表示,對於低收入家庭來說,提升基本工資是最直接增加居住選擇機會的方法。

相關事件頁

超越零碎資訊,掌握事件脈絡,請到《焦點事件》的「事件頁」:

事件頁》基本工資

「基本工資」對於低薪的邊緣勞動者影響巨大,也由於它決定了「替代勞動力」的市場價格,而間接影響所有勞工的薪資,多年來,都是由政府在各種社會力量拉扯下做出決定,在勞資的零和關係下,「社會對話」只是空談;而「移工」與「時薪制」勞工的權益,向來是基本工資的兩大議題,但是,你真的了解「基本工資」嗎?你確定你的薪水符合「基本工資」嗎?花點時間了解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