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太學院說明資遣方案 教師批「意圖清空教職員」

2018/06/05

焦點事件記者侯百千報導

高教工會今(6/5)與立委、亞太老師共同呼籲,亞太應立刻研擬「退場機制」,若退場需「先停招再停辦」,確保校內師生權益不受損害。(攝影:侯百千)

面臨停辦危機的亞太創意技術學院今天(6/5)下午,召集全體教職員舉行說明會,校方提出「優惠資遣費方案」,希望與教師們達成協議,但由於許多人仍有疑慮,協議未成;而在亞太的說明會前,高等教育產業工會與亞太老師、立委,則在早上搶先提出訴求,認為亞太若要退場,應「先停招再停辦」,以保障師生權益。

前情提要

上個月,亞太師生赴教育部前夜宿,要求教育部解決亞太經營問題。〈教育部前紮營 亞太師生救校護權 今晚夜宿

你知道嗎?

目前正處於未來私立大學退場,遊戲規則建立的關鍵階段,亞太的個案,將會是重要的指標,關於大學轉型遊戲規則,以及與校董私利間的拉扯,請參見:〈把大學辦倒是一門好生意? 私校退場的規則和角力

亞太目前尚有千餘名學生,今年(2018)9月之後,將會有約700名學生畢業,還有約300名在校生,需1至2年才會畢業,但學期還沒結束,亞太校方就以「現金不足」為由,從5月份開始積欠老師薪資,讓許多現任教職員心生不安。而校方則在此時蒐集意向書、辦資遣費條件說明會。

在亞太任教的黃惠芝說,今天律師提出「本俸乘以年資、天花板60萬」的方案,並表示若全體有「共識」,全部簽下意向書後才會送上董事會決議,黃惠芝說,律師雖未拿出任何書面文件,也表示僅是「收集意見」,但對於集體資遣的傾向相當明確;另一名教師湯仁宗則說,現在校方的意圖相當明顯,就是要「清空教職員」,要求全校老師一起離開。而若真的被「清空」的話,尚未畢業的學生就沒有專任老師可教,僅能由兼任教師授課。

高教工會祕書長陳政亮說,這對於希望在原校原系畢業的學生並不公平,因為繳了一樣的學費,卻被平白犧牲教學品質;他說,若亞太真的就此停辦,未來財團很有可能依循這樣的先例,先逼走老師,再逼走學生,最後慢慢料理私校校產,若一切成真,亞太案將創下私校退場機制中,相當糟糕的惡例。

至於高教工會的訴求「先停招再停辦」,指的是先停止招生,之後等到學生全數畢業或修業年限屆滿後,再核准停辦。而在這段過渡期間,仍然要保障師資品質、保留足以開足課程的專任教師,不可以用兼任教師充數;另外就是亞太應將現有校產,以融資的方式取得資金,持續辦學,不能以以現金不足作藉口停辦,教育部更應視情況接管。

對於高教工會的訴求,教育部技職司專委柯今尉,認為「不停辦更影響受教權」;柯今尉說,依現行《私校法》第25條,解散董事會,須交由法院來處理,目前亞太董事會沒有違反選舉章程的情形,所以教育部也不會向法院申請解散;柯今尉說,校產抵押借款,教育部不可能通過,因為今年9月之後,亞太300名學生,學費收入不到2千萬,1個月的營運費用就至少需要1千萬,還款能力過於低弱,另一方面,校產抵押借款,僅能使用在推動重大校務發展時,不能使用在償還薪資,或是拿來維持學校營運,否則會有圖利的可能。

柯今尉說,目前亞太唯一繼續辦學下去的可能,只有由董事會自行籌款,無論是募款還是董事自行去借款,若照工會的訴求「先停招,再停辦」,2年保守估計也需要2億,若募不到,「那也只好停辦」,就他看來「不停辦反而更影響學生的受教權」,因為亞太若沒錢,許多校內設備沒有錢營運,學生留在學校裡反而更受影響,認為董事會「有個明快的決定會比較理想」。

陳政亮批評,教育部根本是「自我閹割」,對於接管亞太,或是核准校產用於辦學等選項,從未嘗試,就以置身事外的態度處置,邏輯讓人不可思議,陳政亮說,無論是教育部接管,還是校產抵押貸款用於辦學都是可行的,僅是教育部不願意嘗試罷了。他說,根據亞太學院的財務報表,截至2017年7月,包含不動產,總資產仍有11億1千210萬元,一棟大樓用來讓剩下的學生順利畢業,綽綽有餘,但教育部卻刻意的不作為,等同與亞太董事會合謀,放任其侵吞校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