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二二號機將再轉 帶你鳥瞰兩座核電廠現狀

2018/03/15

焦點事件記者侯百千、孫窮理報導

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主任委員謝曉星(左)、台電董事長楊偉甫(中)、經濟部長沈榮津(右)。(攝影:侯百千)

核二廠2號機於2016年5月完成大修後,即因為避雷器故障而發生短路跳機,隨即停機至今,3月5號,原能會完成台電提出再轉申請的總結報告,結論為同意再轉,不過2016年6月時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員會決議,原能會同意再轉前,需先向委員會專案報告,原能會主委謝曉星今天(3/15)提出報告,在場內在野團杯葛、場外環團抗議下,走完程序。

早上9點,國民黨立委以舉牌佔據主席台及質詢台的方式,阻止謝曉星報告,時代力量立委洪慈庸提出應先到地方進行說明會的動議,也遭到否決;在民進黨甲級動員,排除在野黨杯葛的情形下,謝曉星順利上台完成報告。

根據台電的報告指出,核二廠2號機的再運轉,可增加約3%備轉容量率(98.5萬瓩);列席備詢的經濟部長沈榮津強調,政府實現2025非核家園的決心不變;他說,讓核二廠2號機再轉是為了提升電力調度彈性,是為了因應全球氣候變遷導致氣溫異常極端,燃煤電廠常被要求降載減排,缺電的壓力確實相當大,今年(2018)台灣經濟復甦的趨勢,所以必須要為未來產業用電需求先做好準備,沈榮津說「這3%的供電量,會比較有調度的空間,可算是『關鍵少數』」。

核二廠:錨定螺栓斷裂事件引發安全疑慮

環團方面,「廢核行動平台」與「台灣環境輻射走調團」等團體則分別在立法院外,以及凱達格蘭大道表達訴求。廢核平台強調,不應讓報告草率過關,要求追究此次事故責任,走調團則措辭強硬地批判這個決議「罔顧人民身家性命安全」,要求總統蔡英文「懸崖勒馬,以免成為天譴對象」。

前情提要

在2016年,台電變更護箱裝載池定案前,我們曾經計算過兩座核電廠燃料池容量,與它們的「除役」與「自然死亡」的時間,請參考:〈412大修 核二廠明天起,走上逐漸停擺之路

最讓環團與居民不放心的,是老舊已近除役機組的安全性問題,這一次核二廠2號機跳機,是發生在大修完成初次併聯後35分鐘,也就是在原能會的監督下,完成各項檢修工作之後,立即發生問題,那麼「監督」及「檢修」的確實性成疑。

2011年底,核二廠2號機大修,當時就發現一支反應爐支撐裙鈑錨定螺栓斷裂,在2012年2月6號,原能會製作的〈原能會核二廠二號機第21次大修視察報告〉裡,採台電說法,認為是「單一個案」(見下圖,該視察報告第9頁):

沒有想到,就在隔月,2012年3月份,1號機大修,更發現7支錨定螺栓斷裂,使得大修延後重啟的事件;最後錨定螺栓斷裂斷裂的原因,是斷裂的螺栓為同一爐號生產的鋼錠製成(事實上,斷裂的7支螺栓,有兩支並未能確定生產的爐號),該批鋼錠的成份有問題所至,仍是將結果導向「個案」(原能會說明請見此)。

但在核二廠兩個機組裡,有多少螺栓是有問題的爐號生產的?其他爐號是不是也有問題?台電僅以超音波檢測的方法,是不是能保證能抓出問題?這些在2012年6月,1號機重啟後,都已經被埋藏進密封的水泥塊裡,只等待下一次問題的發生。

核一二廠的續命與終結

在1、2號機2011、2012年的大修後,2016年,兩個機組再度大修,此時都已經面臨燃料池容量不足以讓機組在大修後,將燃料棒退出的問題,如果不解決,大修後,兩個機組未到2021(1號機)、2023(2號機)表定除役時間,就將面臨停擺的命運(乾式貯存、境外處理都已緩不濟急,參考2016/4/11〈412大修 核二廠明天起,走上逐漸停擺之路〉)。

台電所採取的方法,是變更燃料池的原設計,在燃料池過渡性存放的護箱裝載池的預留空間裡,把原來給核四廠用的燃料格架移過去,如此,兩個機組可各多出約440束用過燃料棒的容量,若以機組18個月大修一次、每次退出180束用過燃料棒的量計算,勉強可以支撐到表定的除役時間(相關問題請參考原能會的說明)。

2016年8月,台電提出修改燃料池的申請,2017年4月,原能會同意台電的申請,5月完工、辦地方說明會,5月19號,原能會同意護箱裝載池設置的燃料格架可以使用(原能會的大事記),這也是為什麼,到了2018年的現在,核二廠兩個機組,仍然可以運作的原因。

至於核一廠,兩個機組分別將在今年12月與明年7月到達表定除役時間,1號機自從2014年12月大修,發生燃料棒把手鬆脫事件後(參考),停機至今,台電未提出重啟申請,2號機則是在去年(2017)6月2號,豪雨造成電塔倒塌停機後,至今也未再重啟;距離除役大限一天天逼近,核一廠兩個機組可能已經沒有再運轉之日了。

民進黨委員質詢時,國民黨佔領備詢台舉牌杯葛。(攝影:侯百千)

同一時間,廢核平台等反核團體在場外反對核二2號機啟動。(攝影:侯百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