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確定你的例假可以隨便調嗎?請務必看這裡…

2018/02/01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孫窮理

民進黨以政治力介入修法,造成《勞基法》體系的混亂,從勞動部此次對「7休1」、「輪班間隔」的指定,就可以看出其惡果。(攝影:孫窮理2018/1/10凌晨,草案三讀時)

昨天(1/31),勞動部公布《勞基法》第34條「輪班換班間距」及第36條「例假七休一」的例外行業及適用範圍,將於明天(2/2)正式預告,2月9日前蒐集各方意見,再送交勞動部法規會討論;新修正的《勞基法》將於3月1日施行,34條、36條例外行業、範圍預計也將於3月1日同步正式公告。

請注意:「7休1」沒有消失,相反,「例假調動」更嚴格了

《勞基法》第36條明定,勞工每7天須有1天例假,且例假的間隔為6天(即所謂「7休1」),今年(2018)1月10日《勞基法》修正,可以挪移例假的要件為「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主管機關(勞動部)皆同意之行業,經工會或勞資會議同意後,可在七日內挪移」,最長可「14休2」,如果兩個例假在這14天的頭尾,就是連續工作12天。

修法期間,勞動部同步發佈了把關機制,須符合「時間、地點、性質、狀態」等四大特殊情形,才可開放「7休1」的調整,而昨天公佈的適用範圍,也就是這個「把關機制」的具體化。

事實上,「14休2」不是今年新出現的事情,合法的「連續工作12天」在實務上一直存在;1986年,勞動部函釋「如遇有必要,於徵得工會或勞工同意後,於各該週期內酌情更動」,模糊的「必要」兩字,使「7休1」幾乎形同具文;2016年廢止1986函釋,同年9月隨即發佈新令釋,訂出「遇年節假日、工作地點特殊、於國外工作」三個例外情況下,任何行業都可挪移例假(參見〈勞動條3字第1050132134號函〉),與1986年函釋相較,對「7休1」調整的限制,是趨於嚴格的。

不過,不管1986函釋,或2016函釋,都是勞動部以行政命令,給《勞基法》裡,規定嚴格的「7休1」開後門的結果,到了1月10號,《勞基法》草案三讀通過,大開「7休1」大門,但是,從昨天勞動部的指定方式來看,「7休1調整」的要件,與1986、2016函釋相較,反而更趨嚴格;在指定了38個行業之外,還加上了各種「特殊情況」,「開放範圍」明確化,也就是縮小了任意調整「7休1」的空間。可以這樣說,修法,是在本來沒有門的牆上,開了一個大門,現在勞動部則用自己搭建的防禦工事,把門又堵了起來。

這一點是如何強調都不為過的:所有看到修法結果後,就忙著改班表的雇主,現在「7休1」不是沒有了,相反,是更嚴格了,而所有勞工也必須認知,你以為「合法」的「7休1調整」,很大的可能是違法的,請注意勞動部的公告!

惡搞「7休1」,勞動部:靠勞檢處理

目前,《勞基法》第36條中,只有三層把關機制:一、「目的事業主關機關同意」,二、「主管機關(勞動部)指定之行業」,以及三、「通過工會或勞資會議同意」,而勞動部的作法,是在「行業」上再加上「特殊性」,如「遊覽車客運業」只有在「因年節等時段協助疏運或配送」這種「時間特殊」情況下,才能「例假挪移」,不是年節的狀況,就算工會、勞資會議同意也不行。

勞動部勞動條件及就業平等司副司長黃維琛說,目前通過的特殊狀況,與之前「3例外」差異不大,外界共識也較高,例如勞工出差在國外,可能就無法落實「7休1」,審查委員對此共識也較高,現在做的是法制程序要讓它完整,未來若有其他行業也想納入,會再個案處理。

但如果遊覽車業者要駕員平日也「14休2」怎麼辦? 黃維琛說,這部分會靠勞檢處理,勞動部勞檢時會看工時紀錄 ,比如說3月時檢查,沒有年節、疏運,但班表卻出現連續工作超過6天的情況,就表示有問題;「他要講清楚,哪個年哪個節配合誰,說不出來、對不上就處罰」。他說,勞動部還會看勞資會議、工會同意,以及備查有沒有完備,若沒有也會開罰。

輪班間隔改8小時:限國營事業,還有落日條款

至於《勞基法》第34條,輪班間隔從11小時改為8小時的要件更加嚴格,目前只針對人力不足的國營事業,而且還有「落日條款」,之前爭議甚大的醫護人員,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衛生福利部,還沒有向勞動部提出納入的要求。

「輪班間隔調整」適用範圍分為兩塊,一是交通部所屬之台鐵輪班人員,以及經濟部所屬台電、中油、台糖的輪班人員,適用「8小時輪班間隔」的時間是從2018年3月1日至2019年(台鐵到12/31;經濟部所屬單位到7月31日);黃維琛說,這部分主要是人員進用問題,這些公家單位的缺都是公務員,須先報缺、核定、招考,考完後還要訓練,所以才訂定適用與落日時間。

台電、中油、台水之管線搶修、原料產品生產、輸配送及供銷人員則是第二種情況,於發生「天災、事變及突發事件」時,輪班間隔可由11小時改為8小時;黃維琛說表示,天災事變很難先講,如前兩年台南地震發生在晚上,可能要臨時調後面班次的人支援,這時可能就無法維持三班制固定休息的16小時。

勞動部的「指定」,突顯修法的荒謬性

怎麼看勞動部這次的指定呢?

首先,是這次的「指定」,突顯了修法的荒謬性,若要說「7休1」及「輪班間隔」不夠彈性,那也應該是確立原則,再把「例外」的情況明確化,再入法,但修法卻是原則開放,例外的要件交給主管機關填空;勞動部現在做的,是修法本該做的事,如此造成必須以大量的「違章建築」來組織防禦工事,堵住修法濫開的大門。

像是可調整「7休1」的「特殊情況」,是法律沒有的要件,而且也並未初現在日前公佈的《勞基法施行細則》草案,又如,第32條之1(加班換補休)在「施行細則」中,訂出違背母法「補休期限由勞資協商」的「年度結算」(參考報導),這些都難免有超越「法律授權」的問題、也突顯出政治操作下的修法,造成《勞基法》的體系混亂。

其次,正因為這些「防禦工事」,沒有法律規範,隨時會因為人而異,政治因素作用(好比現任勞動部長林美珠下台了,會怎麼變?)下,任意變動規範的鬆緊,今天,可能勞動部在壓力下,做了較嚴格的規定,明天又馬上不一樣了,今天指定了這些行業及狀況,接下來還會開放哪些行業及狀況,完全是政治問題,也未必再能由官僚的意志所能左右。

更嚴重的問題,還是修法所宣示的「七休一調整」、「輪班間隔11小時」在社會上所造成的錯誤認識,以為這些勞動基準早已崩毀,再無遵守必要,這是勞動部無論如何以行政命令補救,或者用鞭長莫及的勞檢所能挽回的,可以預見的,是在指定範圍外,違法地調動「7休1」、「輪班間隔」,根本防不勝防、檔也擋不住。

法律失效,捍衛勞動基準靠近身肉搏

當然,對於勞動部的此次指定,仍然有需多值得批判之處,例如對電子業等15個行業,設定「因非可預期性或緊急性之需求」可調整「7休1」這種過於開放性的要件,恐怕是為了配合「接單後生產」等工序下,應付「急單」所需而設,當「急單」已經成為常態(也就是「可預期」的)的情況,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客貨運業等「配合年節輸運、配送」的情形下,難道什麼時候年過節是「不可預期」的嗎?在這些情況下,是企業該在人力配置上負擔成本,或者將成本轉嫁到工人的身上?

總而言之,在法律本文棄守的狀況下,未來無論被指定的「行業」及「特殊狀況」,或者沒有被指定的行業,在「7休1」、「輪班間隔」上,勞資間都將面臨更為近身肉搏的拉扯,絕不因修法或指定完成而結束,而勞動基準保障的重擔,因為修法,落在勞動部官僚的手上,這種「人治」的現象,也將使勞動條件的鬥爭,更加上升到政治鬥爭的層面,這恐怕是被稱為「最惡修法」後,所帶來的重要後果。

最後,我們再強調一次,例假不可調動、輪班間隔最少11小時,基本沒變,如果你的班表改了,請看看下面的表:你的行業是不是在裡面,還有很重要的,是否符合下列的「特殊情況」;如果覺得有問題,廢話不多說,去這裡填表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