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護樹兩百餘小時 北市議員批柯挺松菸

2018/01/30

護樹團體要求遠雄停止移樹(攝影:梁家瑋)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報導

前情提要

大巨蛋工程將要移植週邊最後33棵樹,護樹志工再度動員肉身護樹,請參見報導:〈 遠雄要移松菸最後的樹 護樹志工今晨緊急動員肉身阻擋

上週一(1/22)遠雄開始進行大巨蛋周邊最後33棵老樹的移樹工程,松菸公園催生聯盟等護樹團體亦動員到場,雙方僵持不下,最終遠雄與承包商「樹花園」撤離現場,至今未再進行移樹工程,但護樹志工擔心遠雄突襲移樹,徹夜輪班守候老樹已達兩百多小時;週日(1/28)媒體爆料,老樹預計移植地的「北部流行音樂中心」南基地,淹水連日排不掉;護樹團體今日(1/30)則邀請過去連署護樹的北市議員共同召開記者會,再度要求停止移樹,並表示將向監察院提出告發。

據媒體報導,因護樹團體阻擋移樹工程,上週樹花園先至「北流」整地,卻發現現場有積淹水之問題,明明連續數日未下雨,但翻土就滲水;樹花園認為,依北流積淹水情形,僅做單點排水效果有限,建議於「北流」進行「整體排水工程」,或將樹移植到別處,否則老樹死亡風險大。

今日護樹團體上午記者會,邀請過去14位2014年選舉期間簽署「護樹承諾書」的市議員到場聲援,但僅有民進黨籍市議員李慶鋒、阮昭雄、高嘉瑜、王世堅有正面回應,其中李慶鋒、阮昭雄今日到現場聲援;阮昭雄說,四年前大家一起在此點蠟燭、排成心型,就是希望新的市長能帶來公平正義,但市長柯文哲卻讓大家徹底失望,他要求現在仍於歐洲考察的柯文哲於回台後,應親自到大巨蛋現場來面對議題,面對柯文哲四年前許下的承諾。

李慶鋒說,2014年底,在他競選總部成立大會上,柯文哲與松菸公園催生聯盟召集人游藝一起舉著護樹訴求,現在回想起真的非常諷刺。他說,柯文哲常說「該怎麼辦就怎麼辦」,但現在大巨蛋是否可繼續興建仍在未知之數,都審、環評、建照變更都還沒完成,移樹工程根本不應此時進行,除非柯文哲已決定放水,讓大巨蛋能順利過關,不然根本沒理由,在尚未確定是否能興建時就要移樹。

游藝表示,近期將整理出大巨蛋取得建照至今的問題,柯文哲護航遠雄等相關事證,至監察院向新監察委員提出告發,當中包括前柯文哲辦公室主任蔡壁如密會遠雄、蔡壁如與台建中心執行長許銘文「喬蛋」、北市環保局「應開罰而未開罰」等事項。

2009年2月28,松菸護樹抗爭(攝影:左、右:蕭立峻,中:孫窮理)

松菸護樹是一條漫漫長路,光就「抱樹」這件事情來說,最早在2009年2月27號開始,在當時大巨蛋意圖增加量體、環評尚未通過的情形下,台北市教育局就打算把園區裡面最後的樹清走,抗爭者在樹上堅持27小時後,遭到架離,園區內最後一棵老樹也被移走。

到了2014年4月23日,緊接著318佔領立法院之後,大巨蛋工程為了拓寬週邊道路,打算移植光復南路與忠孝東路樹共計87棵樹木,護樹團體發動長期紮營抗爭。4月26日晚間,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來到護樹帳篷,說出「不能把樹當作樹看待、如何建立一個把人當作人看待的社會?」他認為「這樣處理老樹的方法,不是一個文明城市應該有的行為」(看看柯文哲怎麼說)。

2014年11月29號,柯文哲當選台北市長,護樹團體多年緊追的「大巨蛋弊案」也漸漸浮上檯面,趙藤雄、(前北市財政局長、財政部長)李述德分別遭到起訴,但讓人料想不到的是,當初興建大巨蛋的理由之一的世大運也早已結束,無論就過程中的弊端、建築的安全性、未來的使用價值…等等,都不再有存在理由的大巨蛋,卻依然屹立不搖。

護樹志工24小時輪班守護老樹(攝影:梁家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