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班表過勞 長榮空服員靜坐

2018/01/21

焦點事件記者侯百千報導

長榮航空企業工會理事郭芷嫣指出,減少外站休息時間,雖然替公司省下了成本,但會大大提升空服員過勞的可能,因此才提出改善方案,希望能杜絕這樣有過勞疑慮的班表。(攝影:侯百千)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多次與長榮航空就空服員班表協商無果,今天(1/21)前往長榮海事門口,展開相當於長榮台北舊金山航班工作時長的57小時靜坐行動,希望凸顯長榮空服員輪班飛行的辛苦,同時要求長榮航空立即回應工會訴求,釋出增加外站休時的改善方案。空職工共點出長榮航空六大「過勞航班2225-001」,並以其改善方案作為訴求,希望藉由增加一至兩天的外站休時、簡化服務流程等方式,來改善過勞的情形。

所謂「外站休時」,指的是當空服員飛行到其他國家時,在當地的休息時間,自去年(2017)8月起,空職工就針對班表外站休時不足的問題,多次召開記者會,並與長榮航空進行了兩次協商,但資方仍無動於衷,因此才在今日展開靜坐行動,希望資方能回應工會訴求。

長榮航空也於今日發佈新聞稿回應,表示空服員排班都符合相關法令規範,且對空職工今日的靜坐抗爭行動感到遺憾;長榮航空指出,在過去協商過程中,由於空職工僅一再以包裹式的要求資方全數同意其訴求,才致使協商沒有交集,也無法達成部分共識,但未來仍願意繼續協商。

空職工代表、長榮航空企業工會理事郭芷嫣表示,空職工對訴求並非寸步不讓,也願意隨時與公司實質協商,但是在過去幾次的協商過程中,態度毫無誠意,甚至在會議上說出「過勞是個人感受問題」、「腦心血管疾病才算過勞」等說法,不斷迴避工會的訴求。

郭芷嫣說,公司不願增加外站休時的根本原因,就是因為不願支付空服員在外站住宿旅館的費用,甚至以增加航班的方式,讓原先5天的航班變成3天,大大縮短了空服員在外站的休息時數,以節省更多空服員住宿成本。郭芷嫣指出,減少外站休息時間,雖然替公司省下了成本,但會大大提升空服員過勞的可能,因此才提出改善方案,希望能杜絕這樣有過勞疑慮的班表。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於今日(1/21)前往長榮海事門口,展開57小時靜坐行動。(攝影:侯百千)

  1. 台北舊金山三天班BR08,改為五天班
    台北布里斯本三天班BR315,改為五天班、簡化服務流程
    台北東京當天來回BR192,改為過夜班
    台北東京當天來回BR198,改為過夜班
    台北北京當天來回BR716,改為過夜班
    高雄東京當天來回BR108,改為過夜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