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聚送暖 寒夜不寒 華航工會尾牙 爭年終街頭再戰

2018/01/19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報導

相隔三年,華航勞工再度於總公司前舉辦尾牙,但行動的主體卻已成為自主後的華航企業工會。(攝影:梁家瑋)

前情提要
三年前,華航工會三分會的「憐荒尾牙」:〈寒夜尾牙 華航空服員街頭討年終

「營收破天荒,公司敗光光」 2014年,華航創下兩岸直航以來的營收新高1千5百億,員工的年終獎金卻大幅縮水,閹雞的華航企業工會卻選擇與公司站在一起、不挺勞工,2015年1月22日,以空服員為主的華航工會三分會在總公司前自主舉行寒夜尾牙,討年終,更要華航董事長、工會理事長下台;天寒地凍,油飯、米粉一拿到手就冷掉,卻無法阻止華航空服員高昂的氣勢。

三年後的今天(1/19),同樣的口號、類似的場景在華航總公司前再度上演;去年(2017)華航營收創下歷史新高1,537億元,比過去最高點的2010年增加26億,但年終獎金卻只有四分之一;不滿的華航勞工在公司前舉辦「年終功德餐會」,諷刺公司賺大錢,員工卻做功德,但此時行動的主體卻與三年前不同,三分會不再孤軍奮戰,今晚行動策劃者,已是自主化後的華航企業工會。

三年前三分會「憐荒」尾牙抗爭後,四名三分會幹部遭公司停飛,華航毫不隱諱地承認,「停飛」的處分是針對22號當晚的行動;在三分會會員的力挺與社會的支持下,華航暫停打壓的動作,四名幹部亦陸續復飛。

之後,為突破原有官僚化的企業工會框架,空服員、修護工陸續成立空服員職業工會、修護工廠企業工會,經過一年多的抗爭後,去年(2017),工會內的改革派終於透過選舉取得華航工會的主導權,華航工會擺脫閹雞,過去險遭華航打壓、解僱的修護工會幹部劉惠宗、朱梅雪亦當上工會的理事長及秘書長。

自主化的代價,卻是公司一連串的打壓,工會部幹部朱良駿、張書元、林馨怡一一遭到清算、懲處,多名幹部亦遭公司陸續記過、調職;但雖然工會與公司關係緊張,公司仍創下歷史新高的營收,然而年終獎金卻大大縮水,劉惠宗說,過往年終獎金會議都會開三次,這次只有開兩次,第二次會議時,華航與工會訴求差異太大,無法達成協議,不料會議結束沒多久,華航就直接發布年終獎金發放方式,完全沒再跟工會協商。

工會指出,過去營收最高點2010年時,優等員工的年終獎金可領到6.8個月加上9萬元,但今年卻大幅縮減為1.05個月加上4萬8千元,考績乙等的員工甚至只能領到3萬8千元,獎金明顯縮水;華航的說法是,今年度另有舊機攤提的43億與反托拉斯和解金6億,實際盈餘不如預期,但工會認為,舊機攤提與訴訟是公司財務報表操作、政策失當,不可歸咎於基層勞工,年終獎金發放不應認列業外損失,應該所有員工一視同仁發放18萬定額獎金。

今日尾牙跟三年前的寒流來襲相比,天氣沒有這麼冷,油飯、米粉吃到口中都還是熱的,而今日的行動,也不只三分會,修護工會、五分會、六分會都動員到場,高雄的六分會成員甚至一大早就搭車北上,只為參與尾牙活動;三年前遭停飛的洪蓓蒂、蘇盈蓉亦站上舞台,帶頭領唱陳奕迅「你的背包」改編成的「我的年終」,諷刺公司偷了年終仍在裝蒜。

蘇盈蓉說,三年前因許多人來現場支持,才能創造千人盛況,今天終於可以在企業工會的支持下,舉辦功德餐會,讓她有回家的感動,但是不幸的,今天又是來總公司抗議,不是來開Party,「但我相信團結戰鬥的工會,才是勞工擁有的依靠」。

三年前的「憐荒」尾牙。(攝影:孫窮理)

「何董」教跳過勞操。(攝影:梁家瑋)

華航勞工一起跳過勞操。(攝影:梁家瑋)

蘇盈蓉(左)與洪蓓蒂(右)。(攝影:梁家瑋)

油飯米粉吃在口裡暖在心理。(攝影:梁家瑋)

油飯米粉吃在口裡暖在心理。(攝影:梁家瑋)

工會打字到華航招牌上,諷刺華航賺大錢,員工卻作功德。(攝影:梁家瑋)

年終功德餐會。(攝影:梁家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