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井倉庫上樑 八十八天後見 但 舊山牆無法復原 標誌剩一半

2018/01/19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報導

三井倉庫上樑儀式,由台北市副市長林欽榮(中)、文化局長鍾永豐(右)主祭。(攝影:孫窮理)

在台北市「西區門戶計畫」下,台北市政府以北門廣場週邊交通為由,「異地重建」遷移51公尺的三井倉庫,今天(1/19)由副市長林欽榮、文化局長鍾永豐等共同舉行「上樑」儀式,預計88天後,以「記憶倉庫」、「info house」串連週邊文化資產及博物館的前導資訊站再現;不過三井倉庫最具特色、構造有三井標誌的圓拱形舊山牆卻無法復原,只能於室內重組,作為「展示」之用,三井的標誌也只剩下上半部的殘跡。

林欽榮說,三井倉庫重建完工,將是「西區門戶計畫」的大躍進,未來「記憶倉庫」將串連以北門為中心的鐵道、郵政、台灣博物館…等「博物館群」,他說,當初遷移這個決定,是不得已的,他並以「忍辱負重」形容過程中倍受爭議的人物文化局副局長田瑋,林欽榮說在這個過程裡,不管(對遷移)贊成反對的,「都將是台北市歷史的一部分」;鍾永豐認為,三井倉庫的重建,是文資修復技術的一大突破,而在審議中「專業、透明、協商、對話」的過程,對文資團體和市府內部,都產生重大的影響。

市府方面說明,三井倉庫的修復,在木料方面,有四分之一是用原有的木料,另外有四分之一是將原有的大木料切割為小木料使用;在磚材上,更有百分之七十,是使用原有的磚塊。北市文資委員詹添全特別強調,三井倉庫為台灣第一個使用「隔震」系統的文資,他說,所謂「隔震」系統,是在建築物的RC結構下,加上一層橡膠的構造,使得三井倉庫在重建完成後,可以耐七級的地震。

不過就在官員、廠商等在倉庫門口,於「棟扎」上簽名時,三井倉庫最具特色的圓拱狀山牆就放在他們背後,文化局人員解釋,因為原有山牆因為灰漿老化黏結力不足,所以「功成身退」,拆下來後,在室內重組展示,現在室外的立面則是重新做的,至於舊立面上面「三井」的標誌,其構造為洗石子,在切割拆除的過程中一定會受到破壞。不過仔細看舊山牆上的殘跡,上半部還清晰可辨,下半部卻已幾乎消失。

「三井倉庫歷史建築保存統包工程」由福清營造負責施工、符宏仁建築師事務所設計、陳怡成建築師事務所監造。

副市長林欽榮與頭頂的倉庫天花板。(攝影:孫窮理)

拆除前的舊山牆與三井標誌(圖片提供:搶救北北三連線)

根據台北市文化局的說法,三井倉庫的舊山牆,因為灰漿老化黏結力不足,所以「功成身退」,重組後立於室內作為「展示」之用。山牆上三井標誌的下半部幾乎已經看不到了(攝影:孫窮理)

舊山牆上「三井」的標誌的現狀,只剩下痕跡,下半部則幾乎看不到了。(攝影:孫窮理)

再仔細觀察三井標誌下方,還是可以看到一點點痕跡,但如標誌上下半部洗石子的殘跡全部消失,使得標誌不完整,已無法看出三井的形狀。(攝影:孫窮理)

從倉庫室內看出去的新山牆。(攝影:孫窮理)

林欽榮(前左)、鍾永豐(前右)在倉庫二樓,目視吊裝大樑。(攝影:孫窮理)

二樓的木樑上,還有不少這種用鋼片、螺絲釘補強的痕跡。(攝影:孫窮理)

市府人員說明拆遷保存的過程。(攝影:孫窮理)

88天後,圍籬中的三井倉庫將重建天日,參與北門(遠處)週邊的繁華。(攝影:孫窮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