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臉裁決 華航懲處案 勞動部黔驢技窮

2017/12/12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孫窮理報導

華航內部的「改革派」今年成功拿下了工會,但接下來卻面臨華航一連串打壓。(攝影:孫窮理)

6月23日,華航空服員罷工週年,華航、長榮等運輸業工會齊聚於交通部前,宣示「再戰休息時間」;當天擔任主持、演出行動劇的華航工會幹部林馨怡、張書元、朱良駿應沒想到,晚會結束後,等著他們的是華航一連串的打壓。

秋後算帳

6月底7月初,華航連續對林馨怡、張書元、朱良駿三人進行約談,檢視他們在623行動中的言行舉止;林馨怡、張書元在7月5日「客艙組員評議會」做出解雇建議,朱良駿的懲處則走的較快,6月27日評議會約談、7月5日人評會正式決議一大過兩小過。

事後,工會迅速向勞動部提出「不當勞動行為」裁決,控訴華航違法打壓工會,10月,勞動部裁決會確定華航對三人的約談、解雇做出構成「不當勞動行為」的決定;正當工會鬆了一口氣時,上週五(12/8)下午4點,華航召開林馨怡、張書元人評會,對林馨怡做出解雇決議,張書元則是一大過兩小過兩申誡,只要再一個申誡即可解雇。

在上週五工會將林馨怡、張書元的懲處決議公告上網後,華航一方面表示,此項懲處仍在人評會「建議」階段,總經理尚未簽核,另一方面則在12月10號,向全體華航員工發了一封標題為「拒絕謊言、追求真相」的電子郵件,信件中痛斥員工將個人特權行為披上工會外衣,濫用工會保護傘。

張書元(右)因在623行動將紅色顏料潑在華航制服上,遭公司懲處。(攝影:孫窮理)

華航不甩裁決,打臉勞動部

華航企業工會理事長劉惠宗說,華航「人評會」共有9名委員,扣掉主席共有8票,勞工代表只有他一個,其他都是公司高階主管,上週五的人評會上,林馨怡、張書元都以7比1的票數做成解雇、留校查看之決議;依華航內部規範,確定懲處須經三道關卡,部門評議會、公司人評會,以及最後的「總經理簽核」,目前林馨怡、張書元、朱良駿三人的懲處都在「人評會」做出決議,總經理尚未簽核。

華航工會秘書林芸表示,公司做出解雇決議後卻壓著不發,是意圖恐嚇勞工,讓勞工不敢參與工會活動,今天公司雖說獎懲還沒正式確定、總經理尚未簽核,但「人評會」結果已出來,就是要解雇勞工,這樣勞工上班,根本不知何時會突然被解雇、調職,是否再參與工會活動後,解雇就會正式生效,或再度增加罪狀,公司就是透過這種方式,達成噤若寒蟬、打擊工會的效果。

10月13號,勞動部才做出裁決決定,可是華航完全不理,程序繼續跑,勞動部表示,裁決已確定評議會、人評會的決定構成「不當勞動行為」,華航卻仍開人評會做出懲處,最快下週會開罰3萬至30萬元,而之前裁決亦要求華航將裁決結果全文公告,華航未遵照辦理,將先開罰3萬,連續開罰至華航公告為止。

華航工會痛批華航一連串懲處。(攝影:梁家瑋)

裁決真的有用嗎?

若華航未來確定將工會幹部解雇,現有制度是否能保護勞工? 勞動部建議,工會可以再次提出「不當勞動行為」裁決,然而,工會雖可申請裁決、要求回復原職,但就算裁決結果確立解雇無效,勞工應回復原職,公司仍可針對裁決結果提出訴訟,這一拖,可能就多年過去了。過去已有許多類似案例,如台灣勤航工會理事長鄭盈昇於2012年2月遭公司違法解雇,同年6月,勞動部裁決廷確認解雇無效、鄭盈昇應回復原職,台勤公司卻提出行政訴訟,至今已超過五年,鄭盈昇仍無法回公司任職。

台勤公司主要負責機場地勤服務,2011年底,台勤工會與公司達成加薪5%協議,但後公司反悔,台勤工會於2012年1月5日進行尾牙翻桌抗議,並於1月7日至9日間,發起「拒絕加班、準時上下班」行動;事後,台勤以「糾眾結夥擾亂秩序」、「教唆他人非法怠工」等理由,解雇鄭盈昇在內的四名工會幹部;6月裁決結果出來後,公司先同意其中一人回公司任職,接著提出裁決結果無效的行政訴訟,過程中另外兩人先後回任,但鄭盈昇至今仍在訴訟中。

鄭盈昇說,裁決結果無效的行政訴訟由勞動部勝訴,照理他應立即回任原職,但公司又提出個人僱傭關係不存在的民事訴訟,目前仍在更一審階段,至今已5年,仍不知何時判決結果會確定。他說,因另外找工作會影響到判決,2012年至今他都不能再找工作,一開始還有勞工局的權益基金、失業給付等資源,但這些早就沒了,目前只能靠工會的微薄支助度日,「你也是沒得選擇,只能面對」。

前情提要
工會的絕食行動,以及對「裁決制度」的不滿,請參見〈勞動部前絕食其實是為「裁決」制度 那是什麼?為什麼?〉:【長榮航空】【新海瓦斯】【遠東航空及桃園捷運】【台灣鐵路局】【台灣科慕

12月1號,包括華航工會、空服員工會的幹部,才結束269小時,針對「裁決制度」無法保護工會的絕食行動,他們沒有得到勞動部任何的回應;事情剛過一週,勞動部就被國家經營的華航公司再狠狠打臉,對華航的裁罰,不過顯示出勞動部在制度上的「黔驢技窮」,當《勞基法》修法,官方宣稱資方會「自律」、要勞工自己去協商之際,這種從國營事業單位開始,對工會展開撲天蓋地的反撲,實在已經把國家的矛盾與虛偽,徹底暴露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