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壓工會勞權急凍 航空業勞工團結 共禦寒冬

2017/11/29

焦點事件記者陳品存報導

航空業工會勞工今齊聚勞動部前,撐工會幹部,反對勞基法修惡。(攝影:陳品存)

11月28日晚間,桃園空服員職業工會、華航、長榮、遠航企業工會…等航空業工會齊聚勞動部前,舉行晚會,表達反對《勞基法》修惡、抗議裁決委員會不公,並支持正在絕食中、因為爭取權益被資方打壓的工會幹部,要求勞動部長林美珠即刻下台。

空職工副秘書長鄭雅菱說,這次修法中,包含「七休一鬆綁」、「輪班間隔縮短11小時縮短為8小時」、「加班時數上限提高」,都是會嚴重影響勞工的休息時間的「過勞三法」,勞基法若修惡,不僅將使得全台灣1,000萬名勞工休息時間更加不足,航空業勞工更是首當其衝,工會憂將導致接下來的「航空器飛航作業管理辦法(Aircraft Flight Operation Regulation,AOR)」中的休時規定跟著改惡。

目前勞動部宣稱這些鬆綁機制,都可交由「勞資協商」決定,但鄭雅菱強調,從去年的復興航空關廠案,到近日的遠航工會遭打壓的例子中,可以看到即便是工會發展較壯盛的工會,也難以支撐勞工可以有與雇主對等協商的能力,甚至當工會幹部因執行工會活動被懲處甚至解雇時,勞動部裁決委員會也會出現認定不公,無法保護勞工的狀況 。

空職工理事朱良駿指出,去年華航發動罷工後,幹部們屢遭打壓,常因為莫名其妙的原因,就被調職,或是強制參加勞工訓練,甚至解雇,朱良駿說這就是台灣勞資極不對等的實際狀況,勞動部卻以宣稱勞工可以「勞資協商」,強推修法,朱良駿直言只要勞資不平等,協商就不可能。

長榮工會常務理事李瀅在舞台上分享工會成立的心路歷程,她表示從來沒想過長榮航空能夠成立工會,這是去年華航罷工後的影響之一,讓長榮空服員知道,自己也可以組成工會,爭取自己的權益。不過目前長榮航空企業工會也正在面臨挑戰,長榮預計將台北飛舊金山的航班改成過勞3天班,去與回程之間只有間隔24小時,扣除通勤時間與時差,休息時間將嚴重不足。

李瀅強調,這「是把勞工當成機器人一樣的班表」,她也沈痛地說,台灣只有7%勞工擁有工會,她很幸運是其中的一員,即便是這7%的人,面對勞資協商都如此困難,不敢想像其他9成以上的勞工,該如何面對「勞資協商」,說到工會爭取權益的路充滿阻礙,工會屢遭公司打壓,李瀅更是數度哽咽。

無獨有偶,華航公司也開始排出台北飛紐約4天,舊金山、雪梨的3天過勞班表。朱良駿說,工會向公司抗議,但公司卻兩手一攤說一切符合《勞基法》, 朱良駿痛批,《勞基法》在勞工的眼裡只是最基本的地板,公司卻認為是天花板,如果再修惡,後果不堪設想。航空業中的空服員、機場運務人員與修護飛機的員工等輪班受雇者將直接被影響,接下來就是周邊空廚、洗滌及機場地勤人員連帶受影響,受雇者只會愈來愈疲累。

晚會中回顧去年華航的罷工紀實影片,令許多空服員感動落淚,在罷工後華航公司不斷設法賴帳,還向桃園地方法院提出撤銷當時工會透過罷工得來的勞資協議,處處打壓爭取權益的工會幹部,不過即使面臨許多挑戰,華航罷工仍造成許多進步的影響,包含了長榮航空成立工會,從華航企業工會第三分會時期不斷努力的工會改革派終於拿下華航企業工會等成績。

空服員也在台上唱起罷工當時所創作的歌曲,包含「過勞的意義」、「會呼吸的痛」,向勞動部、勞工大眾表達航空業勞工的過勞心聲,鄭雅菱說,政府沒有辦法提供讓工會健全發展的環境,在工會因被打壓求助裁決會的時候,也沒辦法依法給予保護,卻在想要修惡勞基法的時候,將所有修惡的前提綁在「勞資協商」四個字,這是對勞工最大的諷刺,也是送給資方最大的禮物。

空服員齊唱「過勞的意義」。(攝影:陳品存)

工會幹部分享爭取權益的路,數度哽咽,認為被剝奪的休息時間,使得勞工失去了愛人、與為家人付出的能力。(攝影:陳品存)

空職工副秘書長鄭雅菱痛批「勞資協商」是對勞工最大的諷刺。(攝影:陳品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