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巴德,還有帶給家樂福溫暖的台灣

2017/09/07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報導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今年44歲,在法國有「商界馬克宏」之稱的家樂福執行長龐巴德。

今(2017)年7月,法國跨國量販集團家樂福(Carrefour)執行長普拉薩(Georges Plassat)卸任,由法雅客(Fnac)執行長龐巴德(Alexandre Bompard)接任;不過8月30號,家樂福的半年報出爐,集團淨利從去(2016)年前半年的1億2千9百萬歐元,狂跌到今年前半年的7千8百萬歐元,跌掉39.5%,財報出來的第二天,家樂福股價就狂跌12%,創下2013年以來的最低點,很沒有給這個有「商界馬克宏」之稱的44歲企業家面子。

歐洲市場被侵蝕、進軍中國沒有進展,家樂福在全球的獲利下降,股價暴跌。(資料來源:2017上半年,家樂福財報)

家樂福的全球戰爭

在財報中,家樂福的措辭算是保守,在法國本土「在激烈競爭下,獲利能力低」,在歐洲其他地區「特別是由於賣廠的整合,獲利能力的改善暫停」,在拉丁美洲,巴西算不錯,阿根廷就不行了,至於著力發展的亞洲市場,是有「積極貢獻」的,這表現在「中國成本的降低,以及台灣的穩健表現」(Positive contribution from Asia, reflecting cost reductions in China and solid performance in Taiwan)。

事實上,10年來,家樂福在亞洲,就擬定了「坐穩台灣、反攻大陸」的戰略,陸續把新加坡、泰國、印尼、馬來西亞的分店關掉或賣掉,把兵力都集中到台灣和中國的市場,2006年,家樂福把韓國的32家分店賣給韓國衣戀(Eland)集團,引發工會的抗爭,透過「國際服務業及白領工會」(Union Network International, UNI)向法國總公司施壓後,家樂福承諾不會裁員。

不過到了2007年7月,接手的衣戀大量解僱900名契約工,其中有220人,佔領首爾的兩家店面三週進行抗爭,最後在7千鎮暴部隊的強制驅離下,佔領行動瓦解,這也就是2011、「在左邊的亞洲影展」,以及去年台北市勞工影展《外宿》的故事背景(參考朱維立〈派遣震爆社會四分五裂 「外宿」重現工人民主團結〉)。

在亞洲市場的整併下,在財報裡,家樂福現在的版圖是這個樣子的:

到2017/6月底為止,家樂福的全球佈局。(資料來源:2017上半年,家樂福財報)

台灣市場給了溫暖

以賣場的規模區分,最大的是「大賣場(Hypermarket)」,以下是這兩年在台灣積極展店的「便利購(Supermarket)」,以及尚未進入台灣的「便利商店(Conveniece)」,另外還有「現金交易、運輸自理(Cash & Carry)」型態經營的賣場,目前已經在印度設點,但尚未進入台灣及中國。

在亞洲的447家賣場裡,中國255家,佔超過一半,而小小的台灣,則有99家賣場(這是到六月底,目前賣場數已經增加到101家),而在台灣量販賣場中獨霸的家樂福,在中國卻是屢戰屢敗的,2009年,家樂福被台灣潤泰集團旗下的「大潤發」趕過,失去量販業龍頭寶座,之後再被美國的「沃瑪爾(Walmart)」,在店面數和銷售額上,不斷被對手趕過,量販通路要拼的就是一個「壟斷」,一直被人壓著,也造成家樂福在中國的業績不佳,長期處於虧損狀態。

不過,冷酷的亞洲市場總還是有個讓龐巴德感到溫暖的地方,就是台灣,8月底,展店破百,家樂福信心滿滿,認為今年還將維持雙位數成長,全年營收挑戰700億(台幣)、獲利上看創下歷史新高的17億;不過,這樣的「溫暖」是怎麼來的呢?

9月初,新官上任的龐巴德來到了台灣。

忙碌的中元節剛過,家樂福工會要見全球執行長龐巴德。(攝影:孫窮理)

6號,家樂福最忙碌的中元節後第二天上午,家樂福企業工會還有全國自主勞工聯盟、台北市、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等幾個工會來到桃園八德,「廣豐新天地」裡,1月份才開張的旗艦店,在這之前,工會行文台灣家樂福,希望和龐巴德見個面,公司方面回了個文,說「行程尚未確定」後,就沒了下文,工會成員帶著今年9月7日,《蘋果日報》從去年7月1日到今年6月30日,以「違反《勞基法》」為標準的統計,標題大大寫著「家樂福最血汗(原報導)」,要求資方最高層見面溝通、利潤分享加薪、並批判公司常態性違法的現象。

不過工會上午到,龐巴德下午來,兩邊沒碰上,工會成員進入賣場張貼影印的報紙、喊口號繞了一圈之後,家樂福方面也沒有大動作攔阻,行動算是和平落幕。

刀口上的獲利

違法特別多,跟家樂福有個工會,不斷向勞政單位提出檢舉有關,在不斷壓縮成本的割喉競爭下,家樂福的競爭對手不會比它好到哪裡去,工會理事長籃世華說,在工會多年的奮戰後,在2016年「40工時」後,「變形工時」已經不再用了,不過隱形的違法狀況則沒有改善。

「人力不足、遇缺不補是最大的問題」,籃世華說,在像剛剛過去的中元檔期,更改出缺勤紀錄、刷了下班卡後讓員工繼續工作,甚至上班刷卡、下班不刷卡的情形特別嚴重,這些事情都是勞檢查不到的,「中元節的時候,負責網購以及支援的員工,上班到凌晨3、4點,上12小時以上的班的都很多」;而最近家樂福主打的「便利購」,營業24小時,一間就十幾個人,大夜班兩個人,收銀、打雜、補貨、生鮮,那麼大一間店,樣樣都得做。

「會產生這樣的問題,是因為每一間店有它需要達到的營業額、人事預算又有限」,籃世華說,在業績的壓力下,各種怪象於是產生,而在「雙位數成長」的成績下,家樂福的全職與計時工的薪水,卻始終緊貼著基本工資,歷年來不見成長,在給予家樂福溫暖的台灣,「利潤要共享」,這也是工會想要跟龐巴德說的一句心裡話。

走向小型化、社區化的家樂福的「便利購」,要迎戰的,是本土的「全聯」,大規模展店下,又是一場冷酷的戰役,它是家樂福從歐洲到拉美再到亞洲全球戰爭的一環,媒體以「狼性」形容大潤發在中國鬥下家樂福的凶狠,而家樂福在大潤發的故鄉找回一絲的「溫暖」,也不過是家樂福全球佈局下的一組數字、一個籌碼,不知那一天,情勢改變了,家樂福/衣戀的場景,又會在哪裡重現;而量販業的土洋對決,它們無論如何爪牙相向,滋養他們的始終是工人的血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