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署的話能聽,屎也吃得

2017/08/28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

美濃人「夜行巴士」,著藍衫打的這一場水資源之戰,一戰二十年。(2017/8/17台中,台水公司,攝影:孫窮理)

 

雖然經濟部水利署署長賴建信親自說明,27號,台水公司在美濃手巾寮鑿井的計畫,在鄉親的動員下仍然受阻;觀察在美濃國中,整個「高雄水資源前瞻論壇」的對答,其實也就是過去二十多年,「反水庫」運動下幾個主題的延伸。

在「降低漏水率」、「開發伏流水」、「再生水利用」以及「台南高雄水資源聯合運用」等「多元供水計畫」上,水利署是有一些得分的,不過,從賴建信「高雄地區蓄水設施不足」的這個前提,仍可嗅出水利官僚始終未放棄以集中式的大型蓄水設施做為取水「預設值」的心態。

而「美濃水庫的興建是為了工業用水」,以及「官僚永遠都會迴避為工業找水的事實,把問題丟給民生缺水,最後製造整個大高雄地區的對立」這些從反水庫運動中建立的認識,也讓美濃人在「反深井」的行動裡,迅速抓到了重點。

事實上,當天水利署報告的依據,是今(2017)年3月,行政院核定的〈臺灣南部區域水資源經理基本計畫 (第 1 次檢討) 〉,抽出目前,以及預估到2031(民120)年,缺水的概況、多元供水方案、各地水資源的調查評估…等,不過只要翻一下「基本計畫」就會發現,水利署漏掉了最重要,也是最受到質疑的事情沒說。

這份報告,分別列出嘉、南、高、屏地區從2014(民103)年到2031(民120)年的(預估)用水需求,我們可以看到,基本上除了屏東地區外,嘉、南、高的「生活用水」用水需求,都是呈現下降的趨勢。

但是一看到「工業用水」的「用水需求」就可以明白地看出,賴建信所說的「用水缺口」是在什麼地方:

在「工業用水」上,嘉義地區從5.1萬噸,增加到13.7萬噸,增幅超過一倍,台南地區從28.6萬噸,暴增到54.1萬噸,也幾乎翻倍,高雄地區則由64萬噸增加到82.3萬噸。我們把上面的兩張表製作成下面這張圖,看得更清楚:

首先,在2017年之前是「實際」的需水量,工業與民生合計,從2014年的日161.2萬噸,到2016年的157.2萬噸,再到水利署說的目前(2017)的日153萬噸,高雄地區「民生+工業」用水的實際需求量,是在逐年下降的,但是在2017年之後的「預估量」,在「民生用水」上,也是依照實際需求的經驗,逐年下降,但是在工業用水的「預估需求量」上,卻呈現驚人的增加趨勢。

與2014年相較,水利署自己的推估,高雄民生用水需求將足足每天下降8.4萬噸,但是工業用水需求每天上升18.3萬噸,導致總需求量的上升,可以這麼說,水利署所謂「用水需求上升」完全是工業用水需求的上升,甚至可以更進一步說,民生用水的下降,給與工業用水需求上升的空間。

要說得更難聽一點,就是水利署費盡心機的這些「降低漏水率」、「開發伏流水」、「再生水利用」以及「台南高雄水資源聯合運用」等「多元供水計畫」,點點滴滴積攢出來的水,全都打算流進現有及新設的工業區裡。

這些工業區是(還是水利署自己說的):

放大一點看:

在「論壇」上,美濃愛鄉協進會理事長劉孝伸強調,政府對人民的說明必須「科學」、「誠實」,語重而心長,回顧美濃反水庫運動,當初興建水庫的目的很清楚,為的是位於台南七股「濱南工業區1959-001」:東帝士的石化廠與燁隆的鋼鐵廠的用水需求,但是在當時國民黨政府將其扭曲為為大高雄民生用水,同樣的,我們也看到,到了2015年5月,國民黨籍立委黃昭順還以「大旱」為由,再重提美濃水庫計畫,這些,都是將護土護水的美濃人拉到「大高雄人」的對立面去。

而今天,從中央的水利署、台水公司,到高雄市,在民進黨的「完全執政」下,台水公司在報紙上登廣告,聲稱鑿井為的昰高雄人的「救命水」,又要再繼續玩弄這一套技倆,從台水公司8月初的「夜襲」違背承諾,動手鑿井,再到以回饋分化里長、用「是否願意接自來水管」的調查,混充假造「支持鑿井」的民意(參考),所有的小動作,一樁樁一件件都是過去二十多年「反水庫運動」所經歷的。

27號,面對近千鄉親,賴建信貌似誠懇的說明背後,其實是把〈臺灣南部區域水資源經理基本計畫〉的重點略去,挑對說服鄉親接受「鑿井」有利的部份說,這與劉孝伸所強調的「科學」、「誠實」,仍然相去甚遠。

是不是要為工業區的開發,提供水資源、該提供多少,不是一個不可以公開討論的議題,而它的背後,更是我們「要」,以及「能」發展什麼工業區的問題?浮濫的工業區開發,早就已經造成嚴重的資源濫用、土地閒置,以及炒作的現象;空中畫大餅的「需求」,實現的可能性有多少?而為了這些空中樓閣,反正水搶到位再說,結果會不會是工業區搞不成,農業水源反而枯竭?

賴建信口稱淨水廠出去的水,民生、工業分不開,一筆「水帳」算不清(參考),恐怕並非完全的事實,真正的「水帳」,只怕不在水利署,而是在工業局、在經濟部、在高雄市、在中央政府不切實際的空想裡面。

水利署的話能聽,屎也吃得。

  1. 「濱南工業區」計畫於1993年最早於提出,,預計在台南縣台鹽總廠七股鹽場土地規劃為工業區,其中石化1,331公頃,鋼廠1,036公頃,工業專用港640公頃 ,1994年底,《環境影響評估法》實施前提出環評計畫。引發由地方到全國的「反濱南」運動,後來東帝士及燁隆前後爆發掏空及財務危機,計畫停擺,至2006年,中鋼集團併入燁隆後再提計畫,不過最終為經濟部撤銷,2009年,七股鹽廠土地被規劃為「台江國家公園」,並在《濕地保育法》實施後,被指定為「國際級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