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與震傷》忽然間 天塌了下來

2017/08/02

焦點事件記者陳品存報導

公司真的要關,我們肯定要找他們拼命,不管他們跑到哪裡,我們不可能不去找公司…

2014年7月,杜希文(假名)在人來人往的地鐵站裡,突然暈了過去,被送進醫院,醫生做了一番檢查,骨髓穿刺、驗血…

過沒幾天,檢查結果出來了,杜希文患的病是慢性白血病。

醫生告訴他,現在有一種藥,進口的,只是藥價高,雖然可以維持一段時間,但這個病說不準,可能哪一天人就沒了。杜希文當下一臉沒事的樣子,但是出了醫院,感覺天塌下來了。

2006年,杜希文18歲,在湖北老家剛從高中畢業,便到深圳來打工,剛開始在生產線的「線外班」,做一些雜工,工資才1,000多塊錢人民幣,有些工人告訴他,如果能到研磨部去磨球,工資一個月可能有個4、5千,他想著多賺點錢,才能往家裡寄錢,就託在後勤工作的堂姐,跟課長引薦一番,就這樣進了研磨部磨球去了。

堂姐後來後悔地說,早知道不讓他去磨球。回憶起當時的工作環境,杜希文說,磨球的時候會揚起大量的粉塵,當時只有棉紗口罩,中午去吃飯把口罩摘下來,鼻子裡都是黑的,於是他後來都戴兩個口罩,再怎麼熱都要戴。

2007年,因為Nike公司要求檢查,工廠就給工人換了防塵口罩,吸塵器也換了,灰塵變少了,味道還是很大,這個味道是有機溶劑的味道。

杜希文解釋著他的工作流程。

「首先把拿到手的毛胚粗拋光,再細拋光、打亮,拋光的過程中還要控制重量、規格、角度,厚一點得再磨,薄一點得報廢,球頭上會有拋光油、蠟沾黏在上面,很難掰下來,還有鐵屑之類的髒東西,必須浸泡在有機溶劑裡才能全部洗掉…」

洗球的時候手套也是棉紗的,裝有機溶劑的鐵桶上貼著丁酯,杜希文說後來才知道裡面不只是丁酯1878-001,還有二甲苯、二氯甲烷1914-002,當時工作等於是直接由呼吸吸入,或用手接觸這些有機溶劑,大家都不曉得這有問題,這個磨球的工位大概有200多個人,旺季趕工,每天工作10~11小時,一天要磨上400、500個球頭。

「每天都非常累,到了吃飯時間草草吃完飯,隨便靠在一旁都能睡」,杜希文說,這樣的活幹了三年,老老實實地工作著,也從來沒請過假,就算當時他還相當年輕,到了禮拜天也累得沒辦法出去,只想在家裡睡覺。

重點提示
「移動與震傷」系列所採訪的,都是高爾夫球具製造廠,台資「大田精密」投資的「奇利田」在職或已離職的工人,關於奇利田,請參閱條目:〈大田精密

到了2009年,杜希文經常感覺全身痠痛不舒服,到醫院檢查了半天也查不出什麼毛病,醫生勸他換個工作環境,杜希文也隱約感覺著再繼續做下去可能身體會出大問題,於是開始在假日時到各地去繞繞,找看看有什麼別的工作機會,後來他找到了一份倉庫物流的工作,便從奇利田離職了。

離開公司五年後才發病,杜希文本來沒想過是當時磨球的關係,離職後他也特別留意不找會接觸化學藥劑或可能危害身體的工作環境。在物流工作期間,他早上工作,半夜苦讀到兩三點,考了物流技術職業證照,杜希文希望到深圳落戶,因此申請了「積分入戶」1914-003,打算將戶口從湖北調到深圳,靠著考上證一下子加了80分,還沒有發病的那幾年間,杜希文在物流業努力工作,希望往香港去跑業務,努力經營在城市落戶的夢想。

發了病後,一切的步調都亂了,杜希文到大醫院住院、去找拿藥的管道,大部份的時間他得自己面對。他進了一個白血病的qq群,跟人討論關於白血病的知識,在群裡面發現有奇利田的工人,也同樣患上了白血病,分別是還在職的紀雲與發病後離職的楊莉。

楊莉在2013年回家過年,突然頭昏高燒,進了醫院沒多久就查出了急性白血病。生病沒辦法再工作的楊莉,給公司發了體檢證明,結清了工資就待在老家休養。

直到這幾個白血病工人聯繫上了以後,湊在一起發現他們工作的工位相同,發的病也都一樣,只是有些是急性,有些是慢性,楊莉說「我們什麼都是一樣的,那怕我坐過的凳子紀雲也坐過。」自此開始他們才意識到這是職業病,一起遞交材料,一起申請鑑定,要求公司負責。

楊莉本來覺得自己生病是遇上了天災人禍,從來也沒聽說過職業病,在發病了以後10個月間作了6次化療,「沒做過的人不知道,每做一次就像死了一次。」頭髮掉光了,每天嘔吐到吃不下飯,全身癱軟連拿一杯水手的抖的不像話。

重點提示
自2013年起,奇利田逐步展開向中國內陸的佈局,將生產重心移往江西,並將深圳的廠關掉,留下職業病的工人,他們擔心就此失去職災的保障。

楊莉是雲南人,本在雲南的醫院治病,在認定職業病之前自掏腰包花了十幾萬,好不容易控制住了病情,但是未來會不會發病,還是未知數,為了向公司爭取職業病待遇,再度來到深圳生活。認定上職業病之後,公司支付了醫療期工資以及認定後的醫療費用,楊莉怕工廠走了,萬一再發病治病的費用怎麼辦,由於可能發病,也沒辦法再工作了,誰來負責他未來的生活?

「公司真的要關,我們肯定要找他們拼命,不管他們跑到哪裡,我們不可能不去找公司。」

  1. 「丁酯」並不是一個準確的名詞,而是一個泛稱,可能是乙酸丁酯或醋酸丁酯,或常見的增塑劑DBP(鄰苯二甲酸二丁酯)等。

  2. 二甲苯、二氯甲烷都可用做溶劑或清潔劑用途,其中二氯甲烷為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認定的致癌物質。參閲國家衛生研究院〈二甲苯〉、〈二氯甲烷

  3. 「積分入戶」是中國實施「農業」、「非農業」二元戶口制度下,為增強屬農業戶口的農民工歸屬感的制度,「積分」的評比標準有學歷、技能、納稅記錄、參與社會保險…等(參考),2011年,深圳開始採行此一制度,到2012年4月,全面取消原有的外來工招調政策,統一採取積分入戶制度(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