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與震傷》關廠前的意外禮物

2017/09/04

焦點事件記者陳品存、林靖豪、孫窮理報導

【編按】

7/31、8/2我們刊出「移動與震傷」系列前兩篇報導〈路 就這麼堵在那裡了〉、〈忽然間 天塌了下來〉分別介紹了在中國深圳台資高爾夫球具製造廠奇利田工作,因抗爭遭解雇的手臂振動病工人(),以及罹患白血病的工人()。

在那之後,在深圳,公司與工人間的談判持續進行,而奇利田關廠,也有新的進程,在台灣,奇利田母公司大田精密也注意到我們的報導,並接受了我們的訪問;為了更新第三篇報導,關於被認定「六級傷殘」手臂振動病工人的狀況,我們把這篇報導押後,希望能處理到最新的狀況。

今天開始,我們繼續刊出「移動與震傷」系列其餘的文章。

8月14號,深圳奇利田公司忽然貼出一張「停產整改」的公告,表示依照深圳市環保法規變更產品的塗料後,一直無法滿足客戶的要求,決定逐步停止生產;第二天,8月15日,又向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提報,包括總經理黃啟晟在內的台籍主管交卸職務,公司投資人,由「大田」100%持股轉為「深圳市恆捷泰通實業」100%持股,企業類型也從「外國法人獨資」轉為「(本國)法人獨資」。

種種跡象顯示,工傷工人擔心的「關廠」已經不遠了。

認定工傷路漫漫

在罹病遭開除的陳振和洪滔,以及白血病的杜希文等人外,另一群被困住的工人,現在還住在深圳的職業病防治院1869-011中接受治療。深圳職防院近年剛搬到位於地鐵太安站旁的新大樓,新穎的病房裡,住著在深圳工作,罹患各種職業病的勞工。

「公司在整個診斷的過程中,都不斷地刁難我們。」

2017年6月底,來自湖南,從事高爾夫球桿頭研磨工作七年的楊小波(假名)接受我們的訪問,回想起職業病診斷的過程,忿忿不平地表示。

楊小波說,工作大概兩三年後,就開始出現振動病的症狀,開始的時候是手臂有時會脹痛,天氣冷時會麻木,接著症狀越來越惡化,手掌經常整天脹痛,還不時有一陣一陣像針刺般地疼痛,早上起床後洗臉,或手接觸到冷空氣,常會出現「白指」,手指末梢先是失去知覺,接著就是強烈的疼痛感。來自甘肅的張虎(假名)說,因為北方的天氣比深圳冷上許多,「回到老家,在戶外手根本不能從口袋裡拿出來」。

然而,2015年7月,楊小波與其他工人接受公司安排的檢查,檢查出來的結果卻是「沒有異常」,待3個月後再行複查。由於對檢查結果感到疑慮,楊小波和另外幾個員工便自己到位於廣州的廣東省職業病防治院進行振動病的檢查與診斷。

在廣東職防院診斷的過程中,職防院行文要求公司提供相關的資料,楊小波說,奇利田公司在過程中屢屢刁難,甚至回函給職防院表示「員工向貴院申請職業病診斷,純屬個人行為,並沒有相關的科學依據,懇請貴院駁回員工的申請。」不過,廣東職防院並不接受奇利田公司的說法,仍要求其提供資料,最後,楊小波被診斷為中度的手臂振動病,並且被深圳市勞動能力鑑定委員會判定為「六級傷殘」。

關廠隱憂浮現

按照中國的《廣東省工傷保險條例》第32條,被鑑定為六級傷殘的勞工,在醫療結束後,仍享有保留與用人單位的勞動關係的權利,用人單位應為其安排適當工作,但若難以安排工作,則由用人單位按月發給員工原薪資60%的傷殘津貼,並由用人單位依規定為員工繳納應繳納的各項社會保險費1903-003

從2015年到今(2017)年,多名六級手臂振動病工人住院治療,之後再以申請「工傷復發」的方式,持續住院,依據《廣東省工傷保險條例》第36條,「工傷復發」者,也同樣享有各項工傷的保護1903-004。依照中國現行的法規,勞工得到職業病後,從醫療過程到醫療結束後的職涯,公司都有相當的責任要承擔。

然而,這兩三年來,奇利田公司準備將深圳的生產線轉移到位於江西省的工廠的消息,早已在員工間傳開;今年2月,奇利田開始將深圳廠的設備運出,還在住院中的幾位員工聽到工廠已經在搬設備,擔心公司一走了之,到場要公司給一個說法,卻被公司的保安強行驅離。

今年5月22日,奇利田主動出擊了;17名罹患輕、中度手臂振動病,正在醫療期間的員工,接到奇利田片面解除勞動關係的通知,然而,在醫療期間解雇勞工是違反中國《勞動合同法》、《工傷保險條例》及《職業病防治法》等相關法律規定的。

六級傷殘的工人,公司依法是不能解僱的,片面解僱的情況下,要解決有兩個選項,一是恢復勞動關係,二是公司承認非法解雇,給予工人「經濟補償」,這個補償是包含了若繼續保有勞動關係的話,工人本來可以領到的傷殘津貼、社保保障等,一次性地買斷。

以法律為籌碼的談判

勞動合同法》第87條明文:「用人單位違反本法規定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的,應當依照本法第47條規定的經濟補償標準的二倍向勞動者支付賠償金」;《勞動合同法》第47條,在雇主未違法的情形下,工人每滿一年的年資有一個月工資的「經濟補償」(若年資為N,則「經濟補償」為「1N」),而在違法的情形下,「經濟補償」加倍(成為「2N」)1903-005

奇利田解雇的態度堅決,在「維持勞動關係」已經不可能的條件下,勞資雙方在「補償標準」上,展開談判,而法律規定的「2N」成為工人談判的籌碼,開始的時候,工人提出「2N+24」,也就是在「2N」之外,再加上2年的薪水。

「我們不是要跟公司要錢,我們要的只是公司妥善的安置,給我們未來的保障。」6月底,在深圳職防院,楊小波對我們說。

幾位員工曾經向官方投訴,而地方的勞動辦明確表示奇利田的解雇違法,並告知奇利田,但在勞資協調會上,奇利田的代表卻說「違法你就去告我」。然而,法律訴訟程序曠日費時,打官司的成本對勞工而言更是相當沉重的負擔,「奇利田根本不想負責」,楊小波無奈地說。

除了「經濟補償」外,養老保險是更大的問題。

今年42歲的楊小波,與同病房的另外兩名三十、四十幾歲的工人,他們在深圳的養老保險金都尚未繳納到退休後能夠領取給付的最低年限15年1903-002,像楊小波這樣,被稱為「農民工」的工人,他們的戶籍,還留在農村,依深圳市的《養老保險條例》,必須要有工作單位幫他們投保養老保險,把不足15年的保險金交完,將來才能在深圳領到給付,一旦工廠關了,又找不到新的工作,未來也拿不到養老津貼,而無法在深圳繼續生活。

楊小波無奈地說,「得了一身的職業病,也沒辦法治好,哪間工廠願意讓我們進廠?老年的生活該怎麼辦?」。

六月,初夏的深圳,站在職防院的陽台上,一眼望出去,低矮的老公寓與高聳的新建商品樓交錯林立。

「不要小看那邊的老公寓,一戶也要上百萬呢。現在深圳的樓價,比你們台北還高呢,在深圳生活越來越困難了。」楊小波與妻子,三個小孩,一家五口都住在這裡,兩個年紀較小的小孩都還在念小學,而本來也在奇利田工作的太太,前陣子也被解雇了。

「一直住院,現在(被解雇後)每個月的工資也沒了,社保也沒了,將來該何去何從呢?」楊小波喃喃問著。

1990年代,為美、日品牌代工的生產線,跟著循廉價勞動力而居的資本,移動到了這裡,數千萬勞動者為了謀生,由農村移動而來,也因而造就了這個華麗的都會。而今,資本與生產線的移動,再度開始它們下一站的行程;資本累積、繼續逐利;而在移動巨力的擦撞下,受到震傷的工人,卻留了下來,在這個自己創造的華麗都會裡,無以謀生。

時序進入盛夏的七月,對「六級傷殘」的17名工人來說,出現了一點轉機。

峰迴路轉,達成協議

公司與工人間的條件無法達成一致,數度談判沒有結果下,碰上中共的「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1903-006」來到廣東,工人試著打電話給他們,好幾個人連著撥了幾天,試了幾次之後,終於打通。

「中央巡視組」接到投訴後,向地方政府了解狀況,表示要進行調查,地方政府接到通知之後,便邀集工人、公司雙方,提出了要求在7月26號會議裡,談妥一個補償的金額,否則要雙方立即恢復勞動關係。

到了這個時候,深圳奇利田關廠已經勢不可擋,對於勞、資雙方來說,恢復勞動關係都有諸多不便之處,在官方的協調下,還沒等「中央巡視組」真正介入,事情就處理得差不多了。

雙方最後談出的條件,已經很難用「幾N加幾」這樣的邏輯看,每個人一次買斷的金額,大約是人民幣40到50萬之間。不過,這是「經濟補償」的部分,有些工人的養老保險已經繳納接近15年,再過幾年就能達到請領養老津貼的門檻,工廠關了,保險也斷了,對工人而言,未來的生活,依然很困難,目前工人仍持續向公司爭取在「經濟補償」外,社保部分的賠償。

這種忽然有一個「中央巡視組」從天而降,造成峰迴路轉變化的情形,其實是非常少見的,「中央巡視組」直屬於中共黨中央,在習近平「從嚴治黨」的政策下,列為「深化黨內改革」的重點項目,對省級政府、國營企業…裡的黨幹部,展開「巡視」工作,2009年開始試辦,到了2015年8月,才頒布《中國共產黨巡視工作條例》,工人利用「中央巡視組」到廣東的幾天,把電話打通,只能說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了。

  1. 職業病防治院,是指以職業病防治、研究、檢測、診斷、治療及職業康復為主要業務的醫療機構,在許多中國城市,都設有職業病防治院,專門處理職業病相關業務;因此職防院本身也是一所醫院,收納了許多職業病的工人在此治療、住院。

  2. 中國養老保險制度,在全國有59個「統籌區」,養老給付中「社會統籌」的部分,由各「統籌區」統籌「繳費」與「給付」;農民工多為離鄉背井,家鄉與工作地分屬兩個不同的統籌區。在深圳工作的工人,若無法在深圳繳滿15年的保費,則無法享有深圳的養老給付。近年,「未繳滿社保」成為勞資爭議的重大議題,奇利田的工人被解雇後,沒有單位為他們繼續繳納社保,將使在深圳未累積滿15年社保年資者未來無法在深圳領取基本養老保險給付。請參閱條目:〈中國基本養老保險〉。

  3. 廣東省工傷保險條例》第32條第1項第2款,被鑑定為五、六級傷殘的工傷者「保留與用人單位的勞動關係,由用人單位安排適當工作。難以安排工作的,由用人單位按月發給傷殘津貼,標準為:五級傷殘為本人工資的百分之七十,六級傷殘為本人工資的百分之六十,並由用人單位按照規定為其繳納應繳納的各項社會保險費。傷殘津貼實際金額低於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的,由用人單位補足差額。」

  4. 廣東省工傷保險條例 》 第36條「工傷職工工傷復發,確認需要治療的,享受本條例第25條、第26條和第28條規定的工傷待遇。」其中,第26條規定為「職工因工傷需要暫停工作接受工傷醫療的,在停工留薪期內,原工資福利待遇不變,由所在單位按月支付。」

  5. 勞動合同法》中的「經濟補償」,概念類似台灣《勞動基準法》的資遣費;《勞基法》第17條,「資遣費」標準,同樣為1年年資1個月工資(1N),但沒有如《勞動合同法》,雇主違法時加倍的規定,而且在2005年「勞退新制」實施後,資遣費依《勞工退休金條例》第12條規定,有提撥勞退的雇主,資遣費減為每一年資½月薪(½N)。在「資遣費」的規定上,《勞基法》遠不如《勞動合同法》。

  6. 「中央巡視組」是中國共產黨中央的機構,對各地方、機關「巡視」後,直接向中共中央報告,目前的領導人是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打貪大將王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