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性未必不好,不過「逢台必彎」:墮落的「工時銀行」

2017/09/24

焦點事件記者陳品存、孫窮理報導

立法院啟動《勞基法》修法的動作緊鑼密鼓,23號,我們從「工總白皮書」、「工商團體修法建議」,以及立委提案,整理了〈勞基法空襲警報:炸點分析〉,簡單鳥瞰未來修法的可能落點;其中被討論最多的,就是「月加班工時上限」增加,以及在一段期間內,每月工時上限可以跨月運用,這個有的時候,會被稱為「工時帳戶」或「工時銀行」的制度。

「工時銀行」的經驗,我們可以看2016年1月罷工前的台灣高鐵;把(雙週84工時下)每月做超過168小時的工時,不直接發加班費,「存」到下個月,若下個月工作時數不到168小時,就拿上個月超過的時數扣掉,並訂出「1年2,040小時」的總工時,說加班費要用「年結」的方式,最後,根據高鐵工會計算,員工平均一年的工時,超過2,400小時,而且還拿不到加班費,這是工會發動罷工的主要原因(參考〈高鐵罷工,和你不能不知道的「變形工時」〉)。

看起來這個「工時銀行」,工時存進去是有利息的,「2,040小時」變成「2,400小時」,算一下差不多利息就是18%;這個制度真的有那麼糟、完全是為資方的利益而存在的嗎?「工時彈性化」是不是必然的惡?資方希望維持生產的「彈性」,難道工人不希望生活和工作時間的「彈性」嗎?

你知道嗎?
德國的(不是台灣的喔)「工時銀行」制度是什麼

事實上,「工時銀行」本來是一個兼顧勞、資需求而產生的制度,在德國,就已經行之有年;政大法學院教授林佳和說,在德國,「工時銀行」制度有非常細緻的規範,操作的好,勞工能夠放到一段完整的長假,薪水照領,而老闆也可以調度淡旺季人力需求,受到勞資雙方支持。

不過,最重要的一點,是它「必須落實法定基本工時」。

林佳和說,德國法定一週工時為35小時,假設「工時銀行」期間是兩週,前一週工作40小時,下一週則不允許超過30小時,絕不違反法定基本工時的原則。不過,目前這些被稱為「工時帳戶」的提案,全部都是在「加班」,也就是「正常工時」之外的時間上動手腳。林佳和說,台灣目前討論的「工時銀行」,都已經衝破法定基本工時上限,還要把每月46小時的加班時數再往上加,把某一段工作時間變得嚴重過勞,另一段時間也只是沒有那麼過勞而已,這和歐洲講的工時銀行完全不同。

林佳和認為,這些提案只有工時銀行的「樣子」,因為它還是有「提存」的概念,將工時在一段時間內均衡回來。但是他強調,這個制度的本質「不是要讓勞工過勞」,必須嚴格遵守基本工時規範:但是現在看整個修法方向,除了提存加班時間外,希望突破「七休一」的現制,工商團體甚至連出缺勤紀錄都希望有所鬆動。

「德國也不會允許勞工加班時數多到均衡不回來」,林佳和說,在德國,使用電子儀器清楚記錄工時,禁止員工過度加班。台灣讓勞工連續工作12天,打破休例假的規範,逃避加給工資,林佳和批評這是大錯特錯,他強調,在歐洲,即便工時挪移,仍然會保留週休;工時提存要能夠歸零,林佳和說,需要非常細膩的設計,但在台灣從來沒人談這個;「工時銀行必須確保降低工時,而不是用錢來換」,林佳和說,這一點,需要勞資雙方都要有很清楚的認識,工時的提、存有度,才能發揮它好的效果。

在這種狀況下,林佳和直言,依台灣的條件恐怕無法適用工時銀行制度,一來台灣工會力量不夠,勞資無法對等協商,挪動加班時數,只是想要讓雇主應付人力高低峰期,降低加班費支出,僅利於雇主,勞工一直加班的結果,就是工時無法確實降低,最後只能用錢解決。

簡言之,「為工人存在的『彈性化』」並非無法想像,但它有幾個重要前提,首先是工會集體談判的力量,可以在勞、資兩端,談出一個互利的條件出來;再來,是精準而確實地遵守勞動基準,守住法定工時的底限;不過這兩個條件,在「低薪」的環境下,資方和政府利用「加班費」當籌碼,「用錢換假」的策略屢屢奏效,「一例一休」難道不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產物?在「政治正確」風向轉變,面對資方主動出擊的這一次修法,將會是如何的一場浩劫,只怕不難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