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應「反恐」需求 日眾議院通過「共謀罪」 可逮捕預備犯、陰謀犯

2017/05/28

焦點事件編輯小組何友倫

5月23日下午,日本眾議院審理組織犯罪處罰法修正案(下稱「共謀罪」),儘管在野的民進黨、共產黨、社民黨、自由黨反對,然而在自民黨等多數黨的人數優勢之下,法案如預期般通過。

這個號稱「平成的治安維持法」的草案提出後,在日本激起廣泛討論,最主要問題是,共謀罪將犯罪處罰的時間點前置化,過去「罪犯」要實際犯罪後才會受罰,「共謀罪」通過後,只要有兩人以上的「準備犯罪」,政府即可依法逮捕。

一般的刑事處罰多半以行為人著手施行犯罪為切入點,以犯罪行為既遂或未遂來區分處罰的程度。這套思維在多數情況下禁止處罰預備犯(犯罪行為前的的預備行為,例如買刀械以殺人)或陰謀犯(二人以上為犯罪行為實行謀議,且必須達成一致協議),例如我國刑法幾乎未處罰這兩種犯罪類型,只有在特別重大的犯罪才有適用。

不處罰的原因,是因為這些人對於社會或個人可能尚未造成任何傷害,國家貿然介入,有侵害人民自由的疑慮;而共謀罪的立法,正是直接牴觸這樣的思維,反對者認為,此立法會大幅擴張預備犯及陰謀犯的適用,直接將這些行為入罪化。目前眾議院通過的法案,羅列了277種犯罪樣態,且符合下面兩個條件將會適用該法:(1)有2人以上策畫執行犯罪;(2)其中有人「籌備資金與物品」、「勘察相關場所」等的「準備行為」。

除了預備犯入罪外,反對者也認為,政府羅列的277種犯罪,包含許多傳統上無關組織犯罪的行為,例如種植大麻、強姦罪、偽造公文、侵害著作權等,族繁不及備載,無怪乎日本社會多半擔憂會侵害思想自由等基本權利。

日本政府為什麼會在這個時間點提出法案? 執政黨的說法,是因為必須盡快履行《國際組織犯罪防止條約》對於締約國的要求,此外該法的修訂,也是為了因應2020年東京奧運的反恐需求,因此日本政府需要盡快訂定該法。

反對意見如日辯聯(類似我國全國律師公會聯合會)則認為,國際條約的批准,未必需要修正國內法律,日本目前的法律已經足夠,且當前批准通過的國家,只有非常少數的國家因為該國際條約而修正國內法。

另一個需要問的問題,是共謀罪意味著什麼? 2003年開始,日本政府三次提出類似修法,雖然都沒有出國會,但這可能是一個徵兆,暗示著日本政府對於特定行為的零容忍政策。

對這次修法,日本最大在野黨民進黨批評,本次修法將連帶擴大檢方的搜索權限,是監視社會的缺陷法案;此外也有人認為,該法是要取締社會團體,打壓反對政府的力量。從這些批評來看,就不難知道類似的修法對於社會的衝擊有多大,以及潛在造成的影響。

在安全與自由的兩端,國家選擇了安全,但「人民應該有權利決定自己需要的是安全還是自由」,批評者說道。修法雖然還剩參議院這關,不過沒意外的話,會尊重眾議院的決定,因此法案大勢已定,難有轉圜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