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觀迫遷》自救會赴政院控迫遷失當 蛋洗眾官員頭像

2017/04/17

焦點事件記者宋小海報導

大觀居民陳情未獲承諾,在行政院前向官員頭像怒擲雞蛋。(攝影:宋小海)

前情提要
2017/04/10大觀迫遷》同意戶今開拆 現場嚴重衝突 多名學生掛彩
2017/04/10大觀迫遷》同意戶今開拆 現場嚴重衝突 多名學生掛彩

9點開始拆除時,自救會居民、聲援學生和警方發生衝突,四名聲援學生與一位居民被壓制上束帶,移至警備車上管束。12時40分,警方與聲援學生在巷內爆發衝突,起因是工程人員意圖拆除房屋時,同時要求清空周遭房屋,房屋內的學生與警方爆發衝突,優勢警力將學生手腳束帶綑綁,然後壓制在地,學生頭部、手腳明顯流血掛彩。受壓制的學生不斷哭喊「不要再壓了」、「我投降」,警方事後則表示「是因為學生不斷反抗」。

閱讀全文:
大觀社區發生什麼事?

2016/10/12枋橋西╱何地棲》大觀路社區的故事:聚合
2016/10/12枋橋西╱何地棲》大觀路社區的故事:聚合
使浮洲地區開始走上現代化、都市化發展的關鍵事件,是1957年時,國民黨撤退來台後成立的婦聯會,在浮洲建造當時台北最大,共600戶的示範眷村「婦聯一村」。
閱讀全文:
2016/10/12枋橋西╱何地棲》大觀路社區的故事:離散
2016/10/12枋橋西╱何地棲》大觀路社區的故事:離散
自拆期限過後,不久的將來,榮家也許就要在家戶的門上貼上強拆令,在嶄新而充滿光輝前景的榮家反襯之下,大觀路社區的未來,愈加幽暗未明。
閱讀全文:

退輔會與板橋榮家4月10日進行大觀社區第一波拆除作業,引發極大爭議,在地居民及聲援者今天(4/17)前往行政院,控訴退輔會執行拆除作業,造成未點交戶房屋損毀,而當天優勢警力以「非法警械」的束帶留置聲援者,顯見執法過當。行政院官員出面接陳情時,民眾認為應協商國有土地法規問題及安置補償,但官員表示一切依據法院判決處理,會將民眾意見帶回,不滿群眾欲追上離去官員,與警方發生推擠衝突,並蛋洗官員頭像。

目前大觀社區共有49戶未同意拆除、21戶同意拆除並已點交,日前退輔會拆除其中4戶點交戶,自救會指出退輔會將在6月執行全數拆除。大觀社區住戶黃炳勛說,退輔會原先承諾,在協商階段就不會執行拆除,但在2月卻開始針對已點交戶發出拆除通知,不僅毫無誠信,也枉顧住戶安全。

自救會認為,許多未點交戶緊鄰點交戶,而4月10日拆除作業也造成未點交戶的房屋結構損壞,更因為未妥善處電力配置問題,造成一整排住戶電壓不穩、電器燒焦,在住戶發現並自行緊急斷電下,才未發生火災。

自救會並批痛當天板橋分局執法過當,行政院縱容暴力。北大翻牆社成員魏子捷說,由於大觀社區是共壁結構,施工不慎極有可能造成未點交戶房屋受損,當天他與其他聲援者要監督施工安全時,警方卻把所有民眾阻隔在外,甚至把人繫上束帶,這些作為應被檢討。

台灣人權促進會法務王曦表示,警政署曾解釋束帶是警繩,但根據警械使用條例附件,警械包括警銬、警繩及防暴網,束帶實際上不在規範內,另外板橋分局將居民、聲援者留置在警備車達五個小時上,警方卻說不出罪名,聲稱不是逮捕而是要民眾「冷靜」,而當天就連法律扶助基金會的律師要進行協助也被警方阻擋在外,「有賦予警方要讓人民冷靜、拘束人民權利的法源嗎?」

行政院代表出面接陳情時,多位居民表示,早在榮家興建前已居住該地,要求行政院應解決國土法規的歷史問題,或至少提出安置補償方案,不應反指民眾「不當得利」,求償逼死人民。官員僅稱將意見帶回,未給予承諾,現場不滿群眾欲追上離去官員,並高喊「林全出來」,但在大門前遭眾多警力攔阻,最後民眾以雞蛋怒擲內政部長葉俊榮、退輔會主任李翔宙、板橋榮家主任楊長政等5位官員頭像,結束今日陳抗行動。

大觀社區自救會控訴退輔會片面終止協商進行迫遷,而從日前首波點交戶被拆過程,警方執法過當是為了要讓未點交戶心生恐懼。(攝影:宋小海)

大觀社區自救會控訴退輔會片面終止協商進行迫遷,而從日前首波點交戶被拆過程,警方執法過當是為了要讓未點交戶心生恐懼。(攝影:宋小海)

民眾向官員陳情時語帶梗咽。(攝影:宋小海)

大觀社區自救會與警方發生推擠衝突。(攝影:宋小海)

大觀社區自救會與警方發生推擠衝突。(攝影:宋小海)

大觀居民陳情未獲承諾,在行政院前向官員頭像怒擲雞蛋。(攝影:宋小海)